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迷花倚石
    ,!

    清晨的薄雾刚刚消散,初冬的阳光便露出了一丝暖意。

    水泠洛练完了一套剑法,额上已见了些细汗,一张俏脸上也多了一层诱人的红晕。

    但她只是稍做休整,便将手中的长剑往旁边的岩石上一放,又从腰间抽出了“追日”与“奔月”一对短剑,映着初升的朝阳,翩翩舞动起来。

    只见她那敏捷柔韧的身子似一只灵活可爱的鸟儿,不停地前后纵跃,起伏飞旋。

    而她手中的一对短剑,便犹如那鸟儿的双翅,伸展自如,飞翔舞动。

    就在她舞至极致,也美至极致之际,一个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偏偏横插一手,竟将她左手中的那柄“追日”给生生夹在了他的两指之间!

    水泠洛一见不妙,连忙抽剑后撤,可那柄追日剑却仿佛已在那人两根修长的手指间生了根,怎么也动弹不了分毫。

    情急之下,她便又将右手中的“奔月”,直接向对方刺了过去。

    结果,不出所料地,奔月剑也被那家伙讨厌的两根手指给夹住了。

    水泠洛立时气鼓鼓地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向这个明显是来捣乱的家伙脆声喝道:“快放开!”

    谁知面前这个惫懒的家伙不但不放开,居然还涎着脸嘻嘻一笑,道:“洛儿你别生气,我只是见你练剑练得辛苦,想让你歇息一下而已。”

    水泠洛却是毫不领情地继续瞪着他,“寒冰公子神功盖世,便是赤阳教主独笑穹都被你打得重伤不起,自然是不需要再练什么剑了。

    可我水泠洛武功低微,内力浅薄,又怎敢再闲散偷懒,毫不长进,以至于到时候都没有资格与你寒冰公子共进退呢?”

    一听到洛儿提起他打伤独笑穹的事情,寒冰这小子的心中顿时暗叫不妙。

    上次分别之前,洛儿就曾追问过,他继续留在新京城中,是否打算做冒险的事情,要给古凝报仇?

    结果却被他故意插科打诨,将这个问题给敷衍了过去,而且还借机向她偷了一个醉人的香吻。

    如今事情败露,看这小丫头的表情,还有这一番赌气的言语,想必是要跟他好好算一算这笔旧账了。

    “洛儿你想必是误会了!我让你暂且歇息一下,是想先给你演示一套我从别处看到的双剑合璧的剑法。或许其中的某些招式,可供你借鉴一番。”

    一边说着,寒冰一边乖乖地松开了夹在指间的双剑,还顺势将水泠洛扶坐在一旁的岩石之上。

    看到寒冰平安归来,水泠洛本已是欣喜不已,虽是出于担心而向他耍些小性子,却也根本没有想与他认真计较。

    此刻听他说得认真,果然是要教自己剑法的模样,水泠洛更是心中高兴,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便将手中的双剑递给了他。

    寒冰接过了双剑,冲着洛儿眨眼一笑,随即便倏地双腕一抖,将那对短剑快似疾雨惊风一般地舞动起来。

    水泠洛顿时瞪大了一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寒冰潇洒的白色身影闪转腾挪、上下翻飞,而他手中的双剑所带动起的无形剑气,亦如两条长长的匹练,在阳光下挥洒出一道道绚丽的光影。

    她就这样坐在那里,一直痴痴地看着,早已被这套精妙绝伦的剑法,当然更是被寒冰潇洒绝伦的身法,给吸引住了全部的心神。

    待到寒冰将一整套剑法使毕,收剑回到了洛儿的身旁时,却见这小丫头仍然瞪着一双大眼睛,犹自沉浸在方才那一片如玄幻般的剑影之中。

    寒冰不由略带得意地微微一笑,知道自己这一次又能成功地蒙混过关了。

    果然,水泠洛方一回过神来,便急着让寒冰教自己这套神奇的剑法,显然是已经忘记了要继续找这小子算旧账的事情。

    寒冰方才演练的这套剑法,本就来自于当初得到这对短剑时,也一同得到的一本剑谱。

    还在七、八岁的年少之时,他便已将这套剑法习练纯熟。只可惜自藏涧谷一役之后,双剑分散,而他自己也被废去了内力。

    从此以后,这套剑法就未能再现于世间。

    在将那柄奔月剑送给了洛儿之后,寒冰本就打算将这套绝世的剑法也传给她。

    只不过考虑到在这套剑法之中,有一些过于刚猛的招数,恐怕不适于洛儿习练。

    于是,他便仔细琢磨了一番,对剑法进行了稍许改进,使之变得更加飘逸灵活,甚至还带了些婉约柔美。

    而他更是多花了一番心思,将自己所改换的那些招数,都分别取了一个婉约柔美的名字。

    事实证明,他的这一番心思绝对没有白费。洛儿不但被这套精妙的剑法所吸引,更是被他所特意改换的那些动听的名字而深深地打动了。

    所以一开始学剑,她便让寒冰专挑那些名字好听的招数,先行教给她。

    寒冰对此倒是绝无异议。

    因为他很清楚,这些招数都是自己专为洛儿而改,对于她来说,应该比原有的那些招数更为上手易学。

    先易后难,当是教习之道。

    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寒冰说起来完全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然而在这一做法的背后,其实还藏有另一层颇为隐晦的心思,而他这坏小子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

    这些有着婉约柔美名字的剑招,施展出来自然也是极为婉约柔美。

    看到洛儿那婀娜曼妙的身姿在自己面前飞旋舞动,寒冰的一对星目中早已是异彩连连。

    结果,一个失神之下,他这个陪练便“极不小心地”将自己的一双魔爪向洛儿伸了过去。

    水泠洛完全没防到他会有此浑招,急忙闪身后退。

    谁知因练功过久,内力消耗过度,以致下盘虚浮,她竟然脚下一软,整个身体都向后倒了下去。

    可就在她的身形方倒下一半之际,一双坚实如铁的手臂便已将她牢牢地揽在了怀中。

    半躺在寒冰充满男子气息的怀里,水泠洛不禁羞红了一张俏脸。

    她瞪了一眼这个显然是因为奸计得逞而正自欣喜不已的坏家伙,口中恨恨地道:“你这坏蛋!一定是故意教错了我!这招‘迷花倚石’想必不应该是这么使的!”

    “怎么会呢?这可真是太冤枉我了!”

    寒冰的星眸中尽是难掩的得意之色,“洛儿你看,像现在这般,我‘迷花’,你‘倚石’,明明一点儿也没有错呀!”

    一边说着,他这坏小子还故意将洛儿柔软的身子往自己的怀中紧了紧。

    水泠洛的俏脸上不禁更添红霞,口中轻啐了一声,便想挣扎着站起身来。

    可寒冰这小子早就蓄谋已久,又怎会轻易放过这个自己已盼了许久的良机呢?

    只见他的双臂稍一用力,将洛儿的身子固定在自己的胸前,而他却慢慢低下头来,向洛儿靠得越来越近……

    水泠洛自然知道这无赖小子又要故伎重施,虽然不愿意承认,其实此刻她自己的心里,也已生出了某种期待。

    眼看寒冰的一张俊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水泠洛终是害羞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就当她紧张得一颗心儿都已快跳出腔外之际,却感到寒冰的手臂突然一僵。然后,他便快速地松开双臂,扶着她重新站直了身体。

    水泠洛不禁睁开眼睛,有些迷惑不解地看着寒冰。

    却见这小子正一脸窘状,咧着嘴对她道:“洛儿姑娘,这一招可不是这样使的。幸亏我及时出手,才没让你摔倒下去,误伤了自己。”

    这一下,水泠洛干脆就是莫名其妙了!

    这时,寒冰又赶紧轻咳了一声,继续一本正经地道:“我再把这招给你演示一遍,这一次你可要记清楚一些。”

    一边说,他一边迅速弯腰捡起就连水泠洛自己也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双剑,竟真的开始老老实实地演练起那招“迷花倚石”来。

    水泠洛先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可突然之间,她猛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大眼睛中全是惊慌之色。

    不过此刻,她也看清了寒冰正在对自己使眼色,终于会过意来,连忙学着寒冰所演示的动作,自己也在那里照样比划了起来。

    远处的一块岩石后,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的雪幽幽,却是禁不住摇头一笑,悄然向山下退去。

    没想到自己这种多少是有**份的偷看之举,居然这么快就被寒冰那小子发现了。

    距离这么远,而自己只不过是因为看到他对洛儿似有轻薄之意,以致心绪稍有波动,便被他当即察觉出来。

    足可见这小子的武功,确实已接近了一种天人之境。

    而最为难得的是,他尚存一颗侠义之心,所行所为皆是令人赞佩。

    洛儿喜欢上他,眼光倒是不错!

    虽说这小子不免有些放浪形骸,但江湖儿女,又正值青春年少,倒也不必对此多加苛责。

    想当年,自己不是也经常任性而为,闯出一件件让浩星潇宇那莽撞小子都自叹弗如的祸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