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无悔无憾
    ,!

    水泠洛正有模有样地比划着寒冰所演练的剑法,却突然感到眼前人影一晃。紧接着,她便又被那个坏家伙给搂在了怀中。

    “你——”

    她瞪了寒冰一眼,随即又眨动着大眼睛问道:“师祖已经走了?”

    寒冰的星眸中闪动着狡黠之色,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水泠洛忍不住吐了吐小舌头,“方才真是好险!若是被师祖看到你欺负我,她定是再也不允许我见你了!”

    寒冰嘻嘻一笑,没敢告诉洛儿,其实她的师祖看到的已经足够多了。

    都怪他自己色迷心窍,以致失了应有的警觉。

    若不是雪盟主心绪波动,呼吸随之加重了一些,正好让他听到,恐怕他至今也还对她的偷窥一无所觉。

    虽然为时已晚,但他仍是赶紧放开了洛儿,并装模作样地与她演练起剑法来。

    他如此做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想蒙骗雪盟主,而是为了对她表示出应有的尊重。

    希望她老人家看在他知错能改的份儿上,放过他这一次,更不要为此责怪洛儿。

    不过他的这些鬼心思当然不能让洛儿知道,否则这小丫头一害怕,从此再也不让他靠近,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此刻他虽是搂着洛儿,却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这里还是岫云剑派的驻地。

    虽然他知道,今日一早,那些岫云剑派的弟子们便与她们的宗主水心英出了城,随自己的舅舅浩星明睿一起赶去了重渊。

    但方才雪盟主的出现,便已是一种警示,此处绝不是他寒冰公子可以放浪形骸的地方。

    看着洛儿那副娇憨可爱的模样,寒冰的内心挣扎了半天,终还是忍不住垂头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将她放开了。

    随后,他便拉着洛儿的小手,两人一起在旁边的岩石上并肩坐了下来。

    水泠洛将头轻倚在寒冰的肩上,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这一生都能够像此刻这般,与他一起静静地度过。

    想着,想着,她的唇边不觉泛起了一抹满足的笑意。

    寒冰见洛儿不说话,以为这小丫头还在为方才的事情感到不好意思。

    这小子不由起了坏心思,想继续逗一逗她,也好能再次欣赏一番她那种不胜娇羞的可爱模样。

    “洛儿,你是如何知道方才躲在暗处偷看的那人就是令师祖?”

    水泠洛一听他又提起不久前的那件尴尬事,便猜到这家伙是故意想看自己的窘状,不由心中气恼。

    她顿时皱着小鼻子哼了一声,道:“能让你这坏蛋立时就变得规规矩矩的人,也只有我师祖了!”

    原本是想使坏,准备看洛儿的笑话,没想到反而被这小丫头给挤兑回来,寒冰只能自作自受地苦笑了起来。

    “我实是没有想到,令师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我还以为,此处只会有你我二人——”

    似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他猛地闭上了嘴,那双明亮的星眸略带惊讶地一连眨了几眨,突然生出一种被人设计了的不妙感觉……

    “洛儿,你每日都在此处练剑吗?”

    “是啊。”

    “那每日,令师祖都会来看你练剑吗?”

    “不是啊。师祖她哪里有时间?一向都是师父她指导我的,不过今日一早,师父便下山走了。但在走之前,她曾叮嘱过我,说师祖今后会亲自指点我的剑法。”

    听洛儿这般一说,寒冰登时便彻底明白过来,自己确实是被那位水宗主给小小地算计了一回!

    今早在城门外送师父、舅舅和水宗主一起离开时,他见洛儿居然没有出现,不禁感到有些奇怪,更是感到无比的失望。

    然后,他就听到那位水宗主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洛儿被她留在山上练剑。

    结果,他这个傻瓜便想也未想,一路跑来找洛儿了。

    不过他也明白,水宗主之所以这么做,并不完全是出于捉弄之意,而是想借机将他与洛儿的关系向雪盟主挑明,免得他们二人因不敢向长辈开口,便一直这般偷偷摸摸下去。

    寒冰他当然不想如此委屈洛儿。

    但他所担心的是,一旦雪盟主作为长辈,追问起他这位寒冰公子的身世与武功,到时候自己又该如何作答?

    说实话绝对不可能,但若是说假话,将来万一真相揭开,他又该如何面对这位一再被自己欺骗过的雪盟主?

    而且以她老人家的那种暴脾气,说不定会在一怒之下,就此棒打鸳鸯,让他这个骗子再也见不到洛儿了!

    正是出于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尽管知道迟早都要面对,寒冰却还是一直在给自己找各种借口拖延,不敢去见雪盟主。

    甚至就算是在知道全部真相的水宗主面前,他也没有勇气承认自己喜欢洛儿。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无法放下一切,全心全意地陪着洛儿,许下守护她一生的承诺。

    但他自己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生,无论再遇到多少危险与磨难,只要一息尚存,他便不会再放开洛儿的手。

    “洛儿——”

    叹息般地轻唤了一声,他转头看向洛儿,却见她也正看向自己。

    “对了,你是如何找到此处的?”洛儿眨着大眼睛,好奇地问了一句。

    寒冰看着她,眼中柔情四溢,轻声说道:“早上我出城去为师父、舅舅和水宗主所带领的岫云剑派弟子们送行。当时水宗主便告诉我说,你自愿留下来,陪着我。”

    水泠洛顿时惊讶地张了张小嘴,“师父她——”

    可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猛地抡起小拳头,照着寒冰的胸膛上狠狠地来了一记。

    “你又在胡说!师父她怎会对你说出那样的话来?!”

    寒冰却将一张无赖的脸凑到她面前,笑嘻嘻地追问道:“那样的话,令师虽然没有对我说过,但是洛儿你却对令师说过了,可对?”

    水泠洛当即羞红了一张俏脸,赶紧转过头去,不让寒冰看到自己的窘态。

    寒冰却猿臂一伸,将她揽在了怀中,然后在她耳畔柔声说道:“此生能有洛儿相伴,我便知足了!”

    脸上虽仍有未褪去的红晕,水泠洛还是转头认真地看着寒冰,一字一句地说道:“尽管我知道,你还是会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但我也还是会一直陪着你,生死与共。”

    寒冰将洛儿往怀中搂得更紧了一些,却只能无言地望着她,星眸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歉疚之色。

    水泠洛自然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便对他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问道:“那这次捉拿北戎来的刺客,你也带着我,可好?”

    寒冰的星眸也不由眨了眨,本想反对,怕会因此给洛儿带来危险。

    可转念一想,如今敌人皆藏于暗处,防不胜防。与其让洛儿呆在并不十分安全的忠义盟中,还不如让她跟在自己的身边。

    只要有自己在,任何的明枪暗箭,也绝不会让其沾到洛儿分毫。

    “好啊,有洛儿女侠从旁监督提点,我做起事来,心里便愈加有底了!”

    听寒冰这一次如此痛快地答应了下来,让自己陪在他的身边,洛儿的脸上不由绽放出一朵无比娇艳绚烂的笑容。

    虽说世事无常,谁也不敢说一定能够终生相伴。但此时此刻,彼此相依相偎、共同进退,便已是无悔无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