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臭味相投
    ,!

    与洛儿相依相偎地坐在一起,互叙了一番别情之后,寒冰便带着她下了山,两人一起骑马去了东郊。

    沿途见到大批的禁军封锁了各处道口,水泠洛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怎么只封锁了东面?”

    寒冰笑着解释道:“不只是东面,景阳城周边的大小路口均已设卡封锁,对往来行人严加盘查。因为城南是忠义盟的地盘,所以雪盟主已与禁军大统领宋青锋谈妥,南面的路口皆由忠义盟负责把守。”

    “怪不得在那边连一个禁军的影子也未看到。”

    水泠洛向四周看了看,又追问道:“这里到处都是禁军,到底哪一位才是宋大统领啊?”

    寒冰对她眨了眨眼,狡黠地笑道:“我与他约在前面的那处山坡上见面。这家伙素来都有早到的毛病,估计此刻已经坐在那里想着怎么编排我的不是了。一会儿洛儿你若是见到他,可千万别相信他所说的那些关于我的鬼话!”

    水泠洛当即便从中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瞪着大眼睛问道:“你怎能猜到,他一定会对我说那些关于你的鬼话?”

    “那家伙所有的坏毛病里还包括这一项,就是喜欢出卖兄弟,尤其是喜欢当面揭人的短儿。所以我总是告诫他,人生在世,不谈窘事,更不谈祸事。”

    寒冰一边状似无奈地摇着头,一边还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

    水泠洛不禁皱了皱小鼻子,哼了一声,道:“怪不得环儿姑娘会对我说,你与宋青锋这对兄弟,才真的是臭味相投呢!”

    环儿姑娘!

    乍然听到这个颇为令人头疼的小丫头的名字,寒冰的心中立时响起了警讯。

    但他知道,此刻绝不能为自己多言辩解,否则很可能会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以致引火烧身。

    于是他暗自眼珠一转,故意微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环儿姑娘?洛儿你说的是哪一位环儿姑娘?”

    “自然是敬国公府的夏环儿啊,她不是你所收的大弟子,而且还是宋青锋未过门的夫人吗?”

    水泠洛眨着大眼睛,一脸奇怪地看着寒冰,“难道你还认识别的环儿姑娘?而且还收了别的弟子?”

    这一下,寒冰终于知道,可真的是大事不妙了!

    “我……我自然是只认识一个夏环儿。可我没想到的是,洛儿你也认识她,还以为你所说的是哪一位我不认识的环儿姑娘呢。”

    这小子一边在极力辩白,一边也在努力回想着,自己过去的那些糗事,宋青锋到底知道多少?而这家伙又告诉了夏环儿多少?

    那个,自己曾经寄居青楼,并且与那位远芳阁的青萝姑娘逢场作戏的事情,好像他们两个都知道吧……

    就在这小子的心中犹自不停地打鼓之际,却听洛儿语气轻松地说道:“我也是几日前在东郊骑马时,才认识环儿姑娘的。

    当时她也在骑马,见到我马上所配的那副北人女子的马鞍很别致,便生出了兴趣,遂与我多聊了几句。

    听到我提起你的名字,她就说了是你的大弟子,还说宋青锋与你是臭味相投的好兄弟。”

    “原来是这样,那可真是太巧了!其实我收环儿姑娘做徒弟,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真正教给她武功的,却是宋青锋。结果时日一久,我的徒弟便被这家伙给教成了他自己未来的夫人。”

    此刻寒冰总算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心想,好在这两个小丫头只是闲聊了几句,应该还没有多谈。所以今后一定要严防死守,最好是不让她们之间再有任何说话的机会。

    这小子一边暗自打着鬼主意,一边继续与洛儿有说有笑地催马前行。

    不过片刻工夫,他们便来到了寒冰与宋青锋相约的那座山坡下,也就是这两个好兄弟第一次相约赛马时的会面之所。

    只见山坡下,宋青锋的爱驹,大黑马乌雷正在不远处独自闲荡。当它突然看到了老朋友流云,还有漂亮的红衣时,不由发出一声欢快的嘶鸣,立即小跑着赶过来迎接。

    寒冰与洛儿双双下了马,放流云与红衣它们去与乌雷一起玩耍。

    随后,寒冰便拉着洛儿的小手,向正闲适地坐在坡上,微笑看着他们的宋青锋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们二人走到近前,宋青锋便已站起身,大步迎了上来。

    “宋兄,这位是岫云剑派的洛儿姑娘。”

    寒冰将洛儿拉到宋青锋的面前,丝毫没有避嫌的意思。

    水泠洛赶紧轻轻挣脱了他的手,向宋青锋抱拳施礼道:“水泠洛见过宋大哥!”

    宋青锋也连忙抱拳回礼,同时客气地道:“早就听说过岫云剑派洛儿姑娘的大名,幸会!”

    随后,他又上前重重地拍了两下寒冰的肩,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口中更是忍不住朗声开着玩笑道:“今日你这位寒冰公子倒是骑着马过来的,看来这次没有挨板子!”

    寒冰不由咧了咧嘴,冲着洛儿苦笑了一下,“洛儿你看我没有说错吧?宋兄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水泠洛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抿着小嘴笑道:“宋大哥说的话,我自然要当真!”

    宋青锋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洛儿姑娘果然是机敏聪慧!我看也只有姑娘你,才能制得桩冰这小子!”

    水泠洛又脆声一笑,道:“那宋大哥你便给我讲一讲那个某人挨板子的故事,可好?”

    宋青锋不禁再次哈哈一笑,刚要继续揭寒冰的老底,却听这小子在一旁阴恻恻地来了一句:“宋兄说话最好小心些,洛儿可是跟环儿姑娘认得的……”

    宋青锋的大嘴立时便紧紧地闭上了。

    他尴尬地挠了挠头,满脸为难之色地看着水泠洛,憋了半天,才挤出了一句:“那个,洛儿姑娘,实在在抱歉得很,人生在世,不谈窘事,更不谈——”

    “更不谈祸事!”

    水泠洛登时脆生生地接了一句,随即便绷起了一张俏脸,瞪了面前这两个明显是在沆瀣一气的家伙一眼,“环儿姑娘说的果然没有错,你们两个,就是臭味相投!”

    说完,她便故意气鼓鼓地一转身,独自到坡下痛快地骑马玩去了。

    留下那对臭味相投的好兄弟,继续去谈他们自己的事情。

    望着洛儿婀娜挺秀的背影,寒冰的星眸中尽是掩藏不住的宠溺之色。

    宋青锋看在眼里,不由暗自笑着摇了摇头,知道在自己这位好兄弟的心中,从此也与自己一样,有了更多的牵挂与羁绊,却也有了更多的甜蜜与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