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城中密道
    ,!

    敬国公府内,寒冰和宋青锋一起毕恭毕敬地给夏老公爷施了个大礼。

    夏老公爷捋着颌下长长的白髯,用一双布满皱纹却依然神光十足的老眼,细细打量着面前这两个如玉树临风一般的少年郎,直笑得合不拢嘴。

    此刻他老人家的心中正在想,自己那个宝贝孙女的眼光果然不错!这两个少年人全都是身姿挺拔、气宇不凡,真是哪一个做自己的孙女婿都没的挑!

    “你们两个少年人可是闲来无事,怎么忽然想到跑来这里陪我这老人家说话了?”

    宋青锋连忙恭声答道:“今日晚辈等乃是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想向您老人家请教,故而才冒昧前来叨扰。”

    夏老公爷点了点头,含笑道:“这人老了,所知道的事情虽然多,却也都是从前的一些旧事了。莫非你们两个年轻人想知道的,便是哪一件早就被人遗忘的陈年秘辛?”

    “您老猜得不错。晚辈等想向您请教的便是,这座景阳城中,都有哪些府邸是在前朝时就已兴建,又经历战火幸存至今?”

    听到宋青锋忽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来,夏老公爷的一双老眼不由微微一眯,捋须思索了片刻,才徐徐答道:“不错,你们倒的确是问对了人。对于这件事情,所知者本就寥寥无几。

    工部或许尚存有一些相关的旧档,但其中有些府邸几经转手,又几经翻修,便是留有记载,怕也是语焉不详,多有错漏之处。

    更何况你们所要找寻的那样东西,在那些旧档之中,应该是连一个字都不会提到!”

    宋青锋闻言,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您老知道我们在找什么?”

    “密道。”

    夏老公爷的目光在一直未说话的寒冰身上打了个转,“虽然从前的那座相府之中也有一条密道,但想必是新修不久。而你们所要找的,是那些历时久远,几乎已无人记得的密道。可对?”

    宋青锋不由看了一眼寒冰。

    寒冰马上躬身答道:“您老说的不错。晚辈等就是想找到一条,甚至是几条与敬国公府中的那条一样,可以直通城外的密道。

    像这样的密道,本是极难修建,不但要有精于地纵术的能人,还需要有雄厚的财力支持,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做得极为隐秘。

    自大裕立国以来,朝廷对京城中各重要府邸皆已登记造册,监控极严。想必无人有此胆量,敢私自修建密道,以示不轨之心。

    便是以文山公府地处偏僻之利,也只能修几个可以藏人的密室,却不敢修一条可供逃亡的密道。

    故而晚辈等推测,在这座景阳城中,若真的有密道存在,也应该是在前朝战乱时期,一些高门府邸为逃命而修建的。”

    夏老公爷听了,不由捋须一笑,道:“环儿那丫头的口风再是不紧,也不会这么快便将我老人家的这点儿秘密泄漏给你们听。

    而你们仅从她独自出现在东郊一事,便能够推断出我的府中藏有一条通往城外的密道,并且还举一反三,想到要查出这城中所有的密道。单凭这份心机与智谋,便已是令人不得不佩服了!”

    寒冰连忙再次躬身道:“晚辈等惭愧,老公爷实是过誉了!宋兄身为禁军大统领,负有护卫京畿之责。

    如今既知北戎派遣刺客,欲行不轨,禁军自然要严阵以待,加强警戒。而宋兄则更是殚精竭虑,尽力寻找安防方面可能存在的各种漏洞。

    方才见到环儿姑娘突然出现于城外时,晚辈等便猜到了密道的存在。并由此想到,也许像这样的密道不只在贵府之中有,在其他类似的府邸中也都可能有。

    晚辈等所担心的是,如果这座城内真的有多条通往城外的密道,那么很可能至少其中的一条,已被敌方用作与城外联络的通道,同时也会成为北戎刺客进入城内的一条捷径。”

    听完寒冰的这一番解说,夏老公爷的面色立时变得凝重起来。

    他眯着眼沉吟了片刻,马上吩咐下人取来纸笔,开始将自己所记得的那些前朝留存至今的府邸,都一一清楚地写了下来,还特意在后边标明了其具体的位置。

    敬谢过这位年高德勋,难得思虑又如此清晰缜密的夏老公爷,寒冰与宋青锋连忙告辞出来。

    刚走出这座敬国公府的大门,宋青锋便忍不住将方才夏老公爷所写的那份清单细看了一遍。

    见到清单上面所列出的府邸竟有十几座之多,他的剑眉不由微微一皱,心知此事并不易行,恐怕得多耗费一些时日才能完成。

    将清单收好之后,他便飞身上了马,准备进宫去向内阁禀明此事,以便尽快拿到内阁钧令,才能对那十几座府邸展开彻底的搜查。

    可是他刚一扯动缰绳,却又忍不棕头看了一眼,见寒冰那小子正悠闲自在地斜靠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似在闭目假寐。

    “寒冰,你是如何猜到夏老公爷竟然会知道这么多关于密道的事情的?”

    寒冰勉强睁开了一只眼睛,斜睨着他道:“夏老公爷的先祖曾任过前朝的工部尚书。而他的父亲,曾经追随大裕的先太祖皇帝打江山,因其善长奇门遁甲、机关布阵之术而立下大功,后被晋封为敬国公。

    夏老公爷虽是荫封袭爵,并未担任过任何朝职,但此乃家传绝学,当不会随意丢弃。”

    “哦——”

    宋青锋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可转念一想,就连自己这个未来的孙女婿都不知道有关夏老公爷的这些经历,为何寒冰这小子对此却如数家珍一般?

    “那个,夏老公爷的这些事情,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寒冰顿时哼了一声,翻着白眼道:“自然是听苏问秋那只老狐狸说的!”

    宋青锋不禁怔了怔,心想这小子果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对当今皇帝陛下的泰山,也就是那位国丈大人直呼其名,更还称之为“老狐狸”!

    不过转瞬间,他便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寒冰被迫男扮女装,粉墨登场,在苏府的寿宴上所唱的那出《鹊桥会》,应该就是因为中了苏公的诡计。

    这小子一向自负狡黠多智,没想到却被孟老和苏公那两只老狐狸合谋,用一坛柳叶雪给引诱上钩,心中想必大感憋屈,却又拿那两位老人家毫无办法,只敢在背地里痛快一下嘴而已。

    一想起当时那位名动京城的七仙女,在台上那一副妖娆多姿的模样,宋青锋顿觉心中大快。

    于是,这位统领大人竟然就那么毫无风度地,在人家堂堂的敬国公府的大门前,放声大笑了起来。

    望着宋青锋在狂笑中纵马而去的背影,寒冰不由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记得自己初次见到这家伙时,还觉得他有些憨直得可爱。可如今怎么竟也变成了这样一副专门喜欢幸灾乐祸、十分讨人嫌的模样?

    古语有云,近墨者黑。

    看来古人诚不我欺也!

    就在他这小子多少带了些自鸣得意地摇头感叹之际,却见洛儿脚步轻快地从敬国公府的大门里走了出来。

    寒冰本是让洛儿去向环儿姑娘多打探一些关于府中密道的事情,也好对这种密道的出入口所设计的大致位置,能有个初步的了解。

    此刻一见洛儿出来了,他便连忙猴急地跑上前去,准备听些有用的消息。

    可谁知,还未等他开口询问,洛儿便已瞪着一双大眼睛,脆声问道:“原来你还扮过七仙女,登台唱过戏,怎么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

    寒冰顿时咧了咧嘴,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

    之前为何只想着寻找密道的事情,却把环儿姑娘知道自己糗事的这个茬儿给彻底忘了呢?

    “我……我也是被逼的……”他只好无奈地小声嘟囔了一句。

    水泠洛一听,不由更加来了兴趣,连声追问道:“究竟是被谁逼的?他又是如何逼你的?难道这京城里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吗?”

    寒冰不禁再次咧了咧嘴,心知如果任由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那自己在洛儿心目中英明神武的高大形象,就要被彻底毁了!

    “那个,洛儿,我们现在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去办。刚刚发现,郑庸很可能在利用城中的密道与城外保持联络。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这条密道,就此掐断北戎刺客进入景阳城的路径。”

    这一屡试不爽转移话题的招数,果然还继续管用。

    水泠洛一听到寒冰的这番话,便将自己的那些疑问全都抛诸脑后,立即与他一起上了马,往城南的方向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