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瘟神重临
    才刚过申时,一些迫不及待的客人们,便已纷纷涌入了远芳阁的大门。

    迎宾楼中,那些专门负责接引的年轻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将客人们分别引到各位姑娘面客的雅间之中。

    正自不停地奔走穿梭之际,其中的一位接引在不经意地一抬头间,便看到一对相貌极为出众的少年男女,彼此说笑着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当这位接引定睛细瞧,终于看清楚,那当先走进来的少年居然就是已数月不见的寒冰公子时,他的脸色顿时一变。

    想也未想,他便连忙转身跑上楼,去向老板紧急通报,大事不妙,瘟神驾到!

    那位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因为刚刚被提升为忠义盟顺风堂的堂主,正值春风得意之际,颇有一种从此站上了云端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

    此刻,他正独自坐在一个精致的雅间之中,吃着小菜儿,喝着小酒儿,哼着小调儿,极是惬意地享受着人生的乐趣。

    同时,他的心里还在琢磨着,今夜究竟要去哪个姑娘的闺房内温存一番。

    然而十分遗憾的是,这位廖老板的人生乐趣才刚刚享受了一个开头,便被那个一脸惶急地跑上来的接引,用一种类似报丧的声音所说出来的,一个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要命的消息,给彻底地扫了兴!

    刚一听到那个接引说出“寒冰”二字时,廖京东浑身的肥肉禁不住起了一阵颤抖,随即便瞪着眼睛,低声喝骂道:“你这蠢货!如此慌慌张张地跑上来,岂不是给那小子带路了吗?!赶快给我滚出去!”

    那个年轻的接引立时被吓得一哆嗦,半个字也不敢再多言语,连忙转身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廖京东犹自气咻咻地低声咒骂了一声,一抬眼间,却发现那个蠢货在离开前,竟然忘了关上这个雅间的门。

    他这位大老板不禁更是怒火中烧,赶紧挪动肥胖的身躯,走过去将那扇向内对开的房门给用力地关了起来。

    可谁知,就在他的双手都还未来得及从门扇上拿开之际,那扇门竟又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结果,猝不及防的廖大老板,猛地被一股大力向后推动,踉跄了两步之后,便一屁股坐在地上,直跌了个四脚朝天。

    还未及痛呼出声,他就又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并直接按坐在了一张宽大的硬木椅上。

    这一下,这位廖大老板的罪可真是遭大了!

    只见他猛地张开大嘴,紧接着,一种类似杀猪般的惨叫声,瞬间便响彻了整座迎宾楼。

    “怎么样?廖老板?你怎么样了?尊臀可还完好吗?”

    听见那个极为熟悉的清越声音,所说出的那句极为熟悉的调侃话,廖京东此刻实在是不想睁开眼睛,再看到寒冰那张极为熟悉的可恶面孔!

    见这位胖胖的廖老板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只一个劲儿地不停干嚎,水泠洛顿时被逗得咯咯地笑出了声。

    “看来廖大老板最近果然是运气不佳,仰面朝天地跌倒下去,却把眼睛给摔坏了!只不知这根鼻梁骨是否也很不幸地给摔断了呢?”

    一边冷嘲热讽地说着,寒冰这坏小子一边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牢牢地夹住了廖京东那张扁平的胖脸上唯一还算凸出一些的地方——鼻梁骨。

    廖京东当即便止住了叫声。

    他的心里当然清楚得很,自己决不能再继续这般赖下去了。否则的话,真有可能会被寒冰这个心狠手辣的小子,给生生掐断了鼻梁骨!

    连忙睁开那双本就不大的小眼睛,这位廖大老板哆哆嗦嗦地道:“请寒冰公子……手下留情!从前的那些……事情,我都只是……听命行事。我与公子之间,实是并无任何……怨隙……”

    见廖京东终于肯睁眼开口说话,寒冰当即便收回了自己的那两根手指,并对着他龇牙一笑,道:“廖老板想必是误会了!本公子做人一向宽宏大度,又怎会为了从前那些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来找你算什么账呢?

    事实上,今日我乃是为了捉拿北戎刺客,想向廖老板请教几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冒昧地前来登门打扰。

    实在是没有想到,我已然尽量做得极为客气,却还是让廖老板因此受到了惊吓。失礼之处,还望多多海涵!”

    廖京东坐在那里咧了半天嘴,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声干笑,“寒冰公子真是……太客气了!请教可绝对不敢当,既然是为了捉拿北戎刺客,公子有事尽管相问便是。廖某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廖老板果然是个痛快人!”

    寒冰大力地一拍廖京东的肩膀,立时将他那一身的肥肉震得颤动不已。

    廖京东不禁龇牙咧嘴地哼唧了几声,强忍住自己那只可怜的屁股因震动而再次生出的疼痛,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那个……能否请寒冰公子坐下来详谈……”

    说实话,被寒冰这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廖京东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与不安。

    可寒冰却根本没有理他,而是转头对正瞪着大眼睛瞧得津津有味的洛儿笑了笑,道:“洛儿,门外那群正在偷听的家伙真是十分惹厌,就请你这位岫云剑派的女侠出手,帮我好生教训他们一顿,可好?”

    “理由呢?”水泠洛没有动,还故意调皮地问了一句。

    “妨碍本公子办差!”

    寒冰的唇边挂着一丝冷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挽起了自己的袖子,“既然有胆量敢妨碍本公子办差,那就要多少能够吃得住一些苦头!有时候见些血光也是难免的,便是上了公堂,也还要先挨一百杀威棒呢!”

    水泠洛的大眼睛眨了眨,见寒冰也在向自己眨眼睛,便知道这家伙是在敲山震虎,放话给那位廖老板听。

    她不由轻笑了一声,小蛮腰一拧,“噔”“噔”“噔”,迈着杀气腾腾的步子向房外冲了出去。

    随后,门外先是响起了水泠洛一连串清脆的喝斥声,紧接着,便又传来了一连串某人的哀嚎痛呼声,想必是真的有人被这小丫头给暴打了一顿。

    寒冰只听得嘻嘻一笑,知道洛儿故意将动静弄得如此之大,就是为了配合自己里面的这场迫供。

    他相信,以那小丫头的聪慧,应该会就此替自己守在外面。

    一来可以拦阻那些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经过这里的人,不让他们打扰到他和廖京东之间的谈话。

    二来也是给他充分发挥的空间,可以尽情施展各种手段,来对付廖京东这个滑不留手的家伙。

    听到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寒冰这才冲着廖京东龇牙一笑,随即便抬起一条大长腿,直接蹬在了那张已被这位胖老板挤得满满登登的硬木椅的扶手上,愈加显得居高临下起来。

    他俯下身,盯着廖京东那双已变得慌乱不已的眼睛,笑吟吟地道:“本公子只不过是想问廖老板三件简单的小事而已,想必耽搁不了太久的时间,倒也无须用到坐下来详谈这般麻烦了。”

    廖京东只觉自己便犹如一块已被放在案板上的肉,实是没有再多挣扎的余地。

    唯一聊可安慰的是,自己此刻还能够坐在椅中,而不是跪在地上。

    所以他便也颇为知趣地不敢再多嘴,只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不知寒冰公子想知道的,究竟是哪三件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