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一生时光
    ,!

    看到廖京东那双狡猾的小眼睛一直在不停地乱转,寒冰倒也能够猜到几分,这家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他不由笑了笑,道:“据我估计,以那位禁军大统领宋青锋的雷厉风行,恐怕稍后就会带人前来查看你所说的那两条密道。到时候,廖老板便可以带着那位宋大统领,一起从密道中走一趟,回到忠义盟的总舵。

    如此一来,既可以为你泄露盟中秘密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又可以保证你平平安安地将该讲的话,在雪盟主以及其他几位堂主的面前全部讲出来。”

    他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正中廖京东的下怀。

    见到这位寒冰公子如此贴心地为自己设计出了这一步好棋,廖京东的心中确是生出了几分真心的感激之意。

    “多谢寒冰公子指点!廖某知道该怎么办了。请公子放心,我定会将那两条密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宋大统领再细说一遍。”

    寒冰含笑点了点头,倒也不再多话,只向廖京东略一拱手,便举步向门外走去。

    廖京东见状,连忙紧随其后,出门相送。

    此刻,他对这位寒冰公子的看法已完全改观,不但再无丝毫的敌意,更是多了些许的感激,自然也不会再觉得这少年有任何地方像一个瘟神了。

    而且,在这位廖老板的眼中,那位正站在门外,脸上挂着盈盈笑意的洛儿姑娘,也显得愈加可爱了……

    所以他并没有按照惯常的礼仪,将这对少年男女送到门外便立即止步,而是继续殷勤地将他们往楼下送。

    一边送客,他还一边说着真诚而热情的客气话:“寒冰公子慢走!洛儿姑娘慢走!此处洛儿姑娘虽然不熟,但寒冰公子可是常客,以后——”

    突然间,“啪”地一声响过,廖京东的胖脸上便被某人闪电般地反手甩了重重的一巴掌。

    挨了打的那半边腮帮子立时就红肿了起来,而他那一张招灾惹祸的臭嘴也随之再也张不开了。

    寒冰回头看了他一眼,星眸中寒光四射,皮笑肉不笑地来了一句:“这样看起来,就更像是那么一回事了!”

    廖京东捂着又胀又痛的半张脸,勉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寒冰公子想得周到!这样看上去,廖某的确像是得了不小的教训!”

    “只是看上去吗?”

    寒冰的薄唇微微勾着,仍旧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可不知为何,廖京东还是隐隐地从这少年的那一丝笑容当中,感觉到了一股煞气。

    猛地打了一个寒战,他马上见机极快地连连点头道:“当然不只是看上去,廖某是真的得了教训!得了寒冰公子的教训!”

    他又偷偷瞄了一眼正面带惊诧之色,瞪着一双大眼睛旁观这一切的洛儿姑娘,咧着嘴拱手道:“寒冰公子慢走!洛儿姑娘慢走!”

    话音还未落,他就急忙一转身,扭动着肥胖的身子,转瞬间便逃得不见了踪影。

    寒冰只是干巴巴地嘿然笑了一声,却见洛儿已经步履飞快地向大门外行去。

    他的星眸中不由闪过了一抹惶急之色,连忙紧跟着追了上去。

    待他们出了远芳阁的大门,上马行了一段路之后,水泠洛才转头瞪了一眼寒冰,问道:“方才那位廖老板的话可是哪里有假?否则你为何还要打他?”

    寒冰的目光闪了闪,故作随意地笑道:“廖京东那种人的话,又怎会完全没有假?只不过我最后打他那一巴掌,倒不是为了这个原因,而是特意要做给外人看,表示本公子并没有从他那里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

    水泠洛不禁又瞪了这个分明是在狡辩的家伙一眼,一针见血地道:“我倒是觉得,他说你是远芳阁常客的这句话,绝对是真的。而且,就是因为他说了这句真话,才会挨了你一巴掌的!”

    “那个——”

    寒冰此刻已是再也笑不出来了,脸上的表情竟是比方才廖京东受到他的恫吓时,更加紧张慌乱了几分,“洛儿……其实此事……我也一直想对你说清楚……”

    “不必了!”

    水泠洛斩钉截铁地脆声回了他一句,便策马加快向前驰去。

    寒冰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仿佛也刚刚挨了一巴掌,愣愣地看着前方洛儿那显得极为倔强的背影,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谁知就在他犹自不知所措之际,却见洛儿忽然回过头来,脸上竟满是促狭的笑意,“其实你所做的那些事情,师祖早就全都告诉过我了!”

    这一下,已不只是一巴掌的问题了,寒冰立时觉得自己仿佛又当头挨了一记闷棍!

    看到他这副难得一见的呆傻之状,水泠洛只觉得简直是有趣极了,忍了半天,终是一个没忍住,口中登时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娇笑声。

    随即,这调皮的小丫头便又回过头去,纵马向前跑远了。

    “洛儿——”

    寒冰终于醒过神来,赶紧随后追了上去,同时嘴里还急急地追问道:“洛儿,令师祖都告诉了你些什么?恐怕她老人家是误会了,我真的没做什么事,尤其是在远芳阁里,我真的没做什么事……”

    水泠洛转头看了他一眼,抿嘴笑道:“可师祖却告诉我说,你在这座远芳阁中,倒真是做下了不少大事呢!

    就是在这里,你与宋青锋他们定下计策,让环儿姑娘狠狠地教训了那个无良好色的襄国侯世子严兴宝一顿。

    而且也是在这里,你设计引那位前禁军大统领赵展上钩,立下了比武的约定,最终一举除去了他。”

    “令师祖……真的只对你说了这些吗?”

    见寒冰明显是一副心虚的样子,水泠洛倒是不由一怔,“难道还有别的事情吗?那我回去再问一问——”

    “不必了!”

    这一回,寒冰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一颗脑袋又立时变得灵光起来,“洛儿,其实令师祖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有我在这里,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就好了。保证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了他的话,水泠洛却突然间沉默了下来。

    过了半晌,她才对着他嫣然一笑,道:“其实我知道,无需我问,终有一天,你也会把自己的故事全都讲给我听的。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不是吗?”

    寒冰不由听得动容,猛地长臂一伸,握住了洛儿的一只小手,同时,一双明亮的星眸也紧紧地盯在她那张娇艳的面颊上。

    “你说的对,洛儿!我们还有一生的时光,足够将所有的故事都讲完。而且我还希望能用这一生的时光,与你写下我们共同的故事来。”

    水泠洛的唇边挂着一抹可爱的笑容,大眼睛中却闪着激动的泪光,对着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寒冰那张俊美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清越的声音里洋溢着无比的快乐,“洛儿,我们一起走!”

    就这样,他们两人各自骑在马上,肩并着肩,一起出了城,向着忠义盟总舵的方向行去。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落日的余晖洒在这对年少情侣的身上,似是为他们披上了一层闪着金红色光芒的外衣。

    在那颗不断缓缓沉落的又圆又大的夕阳衬托下,那一双并肩而行的倩影,显得愈加挺拔修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