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三江帮主
    ,!

    “你说什么?.冰今日去了远芳阁?!”

    被郑庸那拔高了的尖细声音直刺入耳膜,那个正躬身肃立一旁的高瘦中年人不禁微微一抖,连忙恭声答道:“是的,总管大人。属下亲眼所见,寒冰与水泠洛一起进了远芳阁的大门。”

    “他可是去见了廖京东?”郑庸又面色阴沉地追问了一句。

    “是的。”

    那个高瘦中年人再次恭声答道,“属下怕被那里的人认出来,便派了一个生面孔跟在寒冰他们的后面,进到远芳阁中查明情况。

    结果,寒冰刚进去就直接找上了廖京东,声称是为了捉拿北戎刺客,而且还一上来便借故将那位远芳阁的老板打得不轻,然后又对他逼问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只不过当时那个水泠洛一直守在门外,我派去的人始终无法靠得太近,便没有听到寒冰与廖京东之间具体都谈了些什么。”

    “向廖京东逼问关于北戎刺客的事情……”

    郑庸在口中念叨了一句,便站起身来,背着手,开始在屋内来回地踱起步来。

    那个高瘦中年人想是早已见惯了他这副思考事情时的模样,仍是默然肃立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因此打扰到这位总管大人的思绪。

    如此过了将近一盏茶的工夫,郑庸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眯缝着小眼睛,向那高瘦中年人吩咐道:“靳明,你派人速去通知吴远,取消今夜的行动。同时还要提醒他,立即放弃那条通往城外的密道。”

    “是。”

    那个叫靳明的高廋中年人应了一声,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可我们还留在城外的那些人怎么办?”

    “既然萧天绝和那些隐族人都已经离开了景阳,我们的人便不必再躲藏在城外。除了负责接应北方来客的那一组人继续留下待命外,其他人全都撤回到城中。”

    “是,属下遵命!”

    靳明再次肃然应了一声之后,刚要离开,却被郑庸举手阻住了。

    这老太监的一双小眼睛盯在他的脸上,口中阴恻恻地道:“你方才说,怕被远芳阁中的人认出你的身份。这倒是提醒了我,当年你这位三江帮的帮主确也曾是江湖中的风云人物。

    如今三江帮因受济王谋逆之累而被官府剿灭,并且你这位帮主大人也从此成为了朝廷张榜通缉的重犯。所以说,你的这张面孔恐怕还是会被一些有心人记得。”

    靳明听了,身体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心中更是泛起了一阵深深的惧意。

    当初济王举兵谋反,他这位将自己亲妹妹嫁给济王为妾的三江帮主,确实也曾参与其中。

    结果,济王兵败被杀,而三江帮也就此灰飞烟灭。

    靳明在侥幸逃脱之后,便一直四处躲藏。

    后来,他辗转得到了一个消息,自己那个嫁给济王的妹妹仍被关在天牢中,而且,她已怀了数月的身孕。

    为了救出自己的妹妹,靳明只身潜回了景阳。谁知几经尝试之下,他却是连那座戒备森严的天牢的边儿都沾不上。

    正值一筹莫展之际,有人忽然找上了他,还给他带来了郑庸的一个口信。

    郑庸承诺,会派人帮他救出妹妹。而交换的条件是,他从此听命于这个老太监。

    靳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郑庸的条件。

    因为他其实与郑庸一样,心中都是怀着某种复仇的念头。

    另外,靳明还暗暗地存了一份不小的野心。

    妹妹腹中所怀的若是男胎,那这个孩子就是浩星氏唯一的血脉,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只要除掉了冷衣清,大裕的江山难保不会再回到真正的皇室——浩星氏的手中。

    到了那时,他扶保自己的亲外甥坐上皇位,让自己的妹妹成为皇太后。

    而他这个皇上的亲舅舅,便可一手掌控大裕的朝政,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重人物。那将是何等风光的一番景象!

    至于那位前大内总管郑庸,靳明其实还是没太放在眼里的。

    在他看来,这老太监不过就是仗着那位年老昏聩的皇上浩星潇启的宠信,才当上了大内总管,权倾一时。

    如今浩星潇启失去了皇位,不过就是一个糟老头而已。而郑庸更是被人追得如丧家之犬,风光不再。

    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郑庸的头脑再精,手段再高,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一个无后的太监罢了,除了复仇,根本成就不了什么大事。

    所以,当靳明答应投靠郑庸时,这位前三江帮主的心里真正所打的主意是,要让郑庸最终为己所用,助他除掉冷衣清,复辟浩星氏的皇权。

    然而很快地,靳明就意识到,自己完全是打错了算盘!

    郑庸确实遵守了诺言,让人救出了他的妹妹。可是,人刚一被救出来,便从此没有了踪影。

    郑庸给出的解释是,已将人妥善安置在一个极为隐密之处,以免被官府的人找到。

    但这个极为隐密之处究竟在哪里,却是连靳明都一无所知。

    他顿时就明白了,郑庸其实早就看透了他的那份野心,故而先下手为强,将他的妹妹作为人质,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成为反制他的最为有效的工具。

    事到如今,靳明才终于认识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郑庸这个老太监的对手。

    于是,他再也不敢去想自己那份不切实际的野心,只能任由郑庸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听凭驱策。

    而且,跟在郑庸的身边越久,靳明越清楚地知道,这老太监不但奸诈阴狠,更是疯狂可怖。

    说到底,郑庸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彻底摧毁冷氏父子,为他的儿子赵展报仇。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这老太监已是无所不用其极。在他的眼里,任何人都只是一枚可供利用的棋子而已,随时可以被放弃,也随时可以被牺牲。

    正因如此,当郑庸唇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奸笑,缓缓说出上述一番话来时,靳明立刻便感到了一种明显的威胁,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下一个被其除掉的目标。

    他的心中开始狂乱地转着念头,是束手就戮,求得一个痛快,还是奋起反抗,冒着失败后被折磨至死的风险,以搏那一线生机呢?

    就在他这个毫无决断的懦夫尚在犹豫之际,却听郑庸突然奸笑了一声,道:“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少露面的好。今后与外面的一应联络,便不要你去做了。”

    “是。”

    靳明赶紧应了一声,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心中反而更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果然,他的感觉没有错。

    郑庸只稍许停顿了一瞬,便又用一种极为阴冷的声音说道:“既然寒冰已经回到了景阳,那么从明日起,便由你负责,开始执行‘断箭’计划。”

    靳明的心顿时接连狂跳了几下,虽是竭力抑制着,他的声音却还是泄露出了此刻心中那莫大的恐惧。

    “总管大人,以属下的功夫,怕是……怕是……会失手……”

    “放心吧,一切我都已安排妥当。你所要做的,不过就是替我向那个人传达动手的指令,并负责在暗中监视,根本无须亲自动手。”

    郑庸含笑拍了拍靳明的肩膀,一双小眼睛中却不由闪过了一抹阴狠之色。

    话已至此,靳明也不敢再多推脱,连忙躬身施了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