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天香教主
    ,!

    靳明离开之后,郑庸又站在那里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才转头看向那位一直坐在一旁悠闲地品着茶的客人,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突然出了这种意外,不知凤教主方才的提议可还有效?”

    只见那位客人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眉目微垂着,用一种根本辨不出男女的清冷声音答道:“自然有效。凤某一向不喜欢讨价还价。”

    “好,凤教主果然是个痛快人!既然如此,你我便一言为定!”

    郑庸一边说着,一边满面笑容地回到桌边,坐了下来。

    只见他端起那杯早已变凉的茶,仰头一口饮下,足可显示出此刻他心中的兴奋之情。

    凤嫣也重又端起茶盏,低头喝了一口茶,同时极快地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郑庸,正好看到这老太监脸上闪过的那一抹阴沉之色。

    这位天香教主挺秀的双眉不由微微一挑,狭长的丹凤眼中掠过了一道精光,“只不过,凤某有些好奇的是,郑总管仅仅因为寒冰去见了廖京东一面,便果断地放弃了对这位远芳阁老板的灭口行动。难道你对那个寒冰的顾忌,竟是如此之深吗?”

    听到凤嫣有此一问,郑庸马上便意识到,方才自己故意做出来的那一副胸有成竹之状,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起码是没有骗过这位天香教主那双精明的眼睛。

    既然无法再隐瞒下去,为了不让凤嫣生出不该有的疑虑,他当即便决定对其实言相告。反正目前双方的利益完全一致,应该不会因此影响到彼此间的合作。

    “凤教主真乃是明察秋毫!实不相瞒,郑某确是对寒冰这个狡诈善谋的小子怀有极深的戒惧之心。

    虽然我根本猜不出,他究竟会向廖京东问些什么事情。但我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最怕他会问些什么事情。

    故而此刻,我只能做出一种最坏的打算,假设寒冰已经从廖京东那里得到了我最不想让他知道的那些秘密。

    如此一来,再派人去杀廖京东灭口不但毫无意义,反而会让寒冰更加确信了廖京东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以他的精明,很可能会马上顺着廖京东所提供的线索追查下去,这样就会对我下一步的计划,造成极大的威胁。

    而特别需要考虑的一点是,如果寒冰提前想到了我要杀廖京东灭口,那么他一定会在廖京东的身边埋伏下人手,等我派去的人上钩。一旦被他捉到任何活口,那一切就会变得极为麻烦了。”

    “原来如此!”

    凤嫣微微点了点头,略显苍白的清瘦面颊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看来郑总管果然是思虑缜密,而且也的确是对那个寒冰知之甚深。

    只不过,凤某可是清楚地记得,郑总管曾经对我说过,你之所以一直不杀廖京东,就是为了要等寒冰回来。到时候,正好可以把这位廖老板的尸身作为一件大礼送给他。

    因为杀廖京东之举,并非只是为了灭口,而是一个开启你所制定的那个‘断箭’计划的契机。

    可如今这个契机已不复存在,而郑总管的那个‘断箭’计划,真的就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吗?”

    郑庸的小眼睛接连眨巴了几下,笑着摇了摇头,道:“凤教主无须为此多虑!郑某承认,少了一个廖京东,‘断箭’计划便少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开端。

    但这并不影响后续计划的逐步实施。因为这一计划真正的关键之处,还在于凤教主能否完成你我之间的那个约定,以此将寒冰逼入死局。

    至于一开始的这些布置,不过都是为了扰乱对方的视线,同时激起忠义盟的内乱,以期达到更为令人满意的效果而已。

    没有了廖京东,郑某的手中还有不止一个可以替代他,起到开启战端之效的人。

    只不过如此一来,还得请凤教主再耐心多等上一段时日。待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郑某自会派人通知教主具体的行动时间。”

    凤嫣又轻啜了一口茶,语气淡漠地道:“凤某虽是不缺乏耐心,但有些事情却也等不了太久。如果半月之内,尚无法达成心愿,凤某便会自行离开,将此事彻底放下。”

    郑庸听了,顿时呵呵笑了一声,道:“这一点郑某自然清楚,亦请凤教主且放宽心。

    虽然半月之期确是稍显仓促了一些,但如若计划得当,进展顺利,应该不会误了教主的大事。而且,若能再多等上一些时日,更是有机会让教主的心愿得偿!”

    听到郑庸特意将“心愿得偿”四字咬得极重,凤嫣不由挑眉一笑,“莫非郑总管已经得到了什么确切的消息,这一次公玉飒容肯定会来?”

    郑庸的小眼睛中立时闪过了一抹狡诈之色,点头笑道:“的确是已经有了准信儿。这件事情之所以被耽搁了这么久,究其原因,也都是寒冰那小子惹下的麻烦!

    据说,在寒冰离开北戎之前,竟然孤身潜入了赤阳教总坛,并还将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打成了重伤。

    阴太后为此震怒不已,怀疑是公玉飒颜与寒冰互相勾结,里应外合,做下的这件事。结果一道懿旨颁下,那位暗卫司的总司大人便立刻被夺职拘押了起来。

    然而刑部一连审问了数日,也未能找到任何确证,足以将那个极为油滑的家伙定罪。后来,由于戎帝宇文罡出面干预,公玉飒颜便又被平安无事地放了出来。

    但经此一闹,宇文罡的那个‘刺冷’计划便被迫向后一拖再拖。直至几日前,才最终确定,仍是由公玉飒颜和公玉飒容兄弟带人前来裕国,行刺冷衣清。

    估计此刻,他们都已在赶来景阳的路上,最迟十日之内便可到达。”

    “好,如果公玉飒容能来,那本教主此行倒真可以称得上是一举两得了!”

    凤嫣似是自言自语地轻声说了一句,一双冰冷的眼眸中波光流转,却正瞥见郑庸那老太监在用一种审视与探询的目光盯着自己。

    这位天香教主当即唇角一勾,回了他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