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流言四起
    ,!

    只不过数日之间,一个令人振奋不已的消息,便在景阳城中迅速地传播开来——

    大裕皇帝陛下的长子寒冰,孤身闯入敌国,大展神威。

    先是火烧北戎皇宫,接着又在天桥之上大败北戎禁卫军统领沈云鹏。

    最后,竟连那座北戎人引以为骄,据说是坚不可摧的天桥,也被这位寒冰公子给硬生生地毁成了一堆碎木废铁,而且还是当着无数北戎禁卫军的面。

    在听到这样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之后,大裕的百姓们当然是都感到扬眉吐气、欢欣鼓舞。

    而与此同时,那位一直被公认为是一个十足的浪荡公子的寒冰,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也在一瞬间大为改观。

    于是很自然地,人们就开始把这位刚刚涌现出来的少年英雄,与当年的那位世间第一高手——箭神凌天相提并论起来。

    箭神凌天,顾名思义,以之成名的当然是传说中的离别箭。

    那么寒冰公子呢?他的武功究竟来自何处?又师从何人?

    所以接下来,十分顺理成章地,人们便开始对寒冰的武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而且连带着,关于他的身世之谜也很快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

    然而不久之后,不知从何处,又传出了一种令人难辨真假的流言——

    寒冰其实是隐族人,而且他的武功也与箭神凌天一样,同是出自一种隐族的独门神功——离别箭。

    此等流言一起,便如同瘟疫一般,迅速地向四处扩散开来。

    这一说法之所以被称之为流言,自然是因为还未经证实。

    但既然它能够被众多的人所采信,并且还自发地口口相传,当然是因为其中的确存在着某些令人信服的东西。

    首先,关于寒冰的来历,确实始终都是一个谜团。

    他的生身之父是当今的皇帝陛下冷衣清,那他的生身之母又是谁呢?当年冷衣清究竟是为何原因而抛妻弃子的呢?

    这些疑问早就存在于人们的心头,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而且,自从在远芳会武比中杀了前禁军大统领赵展之后,这位寒冰公子便未再做过什么足以引人注目的事情。

    故而,人们对他的关注自然也就少了,更不会再整日想着他那个根本就与己无关的所谓身世问题了。

    可如今旧事重提,再将之与那个流言,也就是与隐族人联系起来,所有的谜团似乎便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如果寒冰的母亲是隐族人,自然知道生下一头白发的婴儿会彻底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无法再隐瞒真相的她,不得不向夫家人坦白了一切。

    而夫家人因害怕受到连累,便将她一纸休书,赶出了家门。

    但冷衣清却是对这位隐族妻子一直念念不忘,最终找到了她为他所生下的儿子寒冰。

    如此推测下来,一切便都顺理成章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能给这一推测提供有力的佐证。

    那便是,冷衣清成为大裕新君之后,立即为隐族人平反正名。

    如今看来,这皆是因为他与隐族人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种难以割舍的亲情关系。

    当然,寒冰的武功也是另一个绝对不容忽视的证据。

    近百年来,大裕所出现过的真正的绝世高手,只有一个箭神凌天,还有一个无人能够对其武功做出准确评估的离别箭凌弃羽。

    而这两个人,不但都是隐族人,而且还都使的是离别箭。

    如今,寒冰又横空出世,成为了足以与箭神凌天相比肩的另一位绝世高手。

    这就难免不让人联想到,他的武功很可能也是来自隐族,而且,很可能也就是离别箭。

    其实,对于大多数相信并传播这一流言的人们来说,他们并不觉得这里面有任何不妥之处,更是对寒冰没有丝毫的恶意。

    毕竟隐族人从未对大裕犯下任何不可饶恕的罪行。所谓的邪族,不过都是朝廷的说法,普通的百姓对此并没有生出多大的认同。

    所以,无论寒冰是不是隐族人,甚至是不是离别箭,都不会影响到人们对他这位少年英雄的钦佩之情。而这一说法,只是为他在北戎的一番壮举,平添了某种传奇色彩而已。

    然而,当这个流言被越传越广,甚至人们已经对此言之凿凿之后,那些真正清醒的人们,便从中看出了蹊跷。

    寒冰与北戎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的那场天桥决战,乃是发生在将近一个月之前的事情。而且在那之后,其实早就有这方面的消息传回了大裕。

    但是当时知道这一消息的人,只把此事在小范围之内传播过。更确切地说,就是只在一些武林人士之间流传,因而并未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然而这一次,这个已经不算很新的消息,忽然被人在市井之间迅速传播开来,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而且紧跟着,那个流言也迅速泛滥,直接将人们的视线引向寒冰的武功和身世,这其中更是隐藏着某种恶毒的用意。

    仔细想来,这一流言真正想要告诉人们的一共有两点——

    其一,寒冰是隐族人。所以说,当今的皇帝陛下善待隐族人的原因,并非出于所谓的公理大义,而只是因为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就是隐族人。

    其二,寒冰就是离别箭。这一点,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并无任何实际意义。可是对于那些与离别箭结下了深仇大恨的人而言,则是已经点燃了复仇的引线。

    所以毋庸置疑的是,当前这种流言四起的局面之所以会出现,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暗施诡计,更有人在一旁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同时也不难猜测得出,这一切的背后,最大的黑手,便是那个对冷氏父子恨之入骨的郑庸。

    虽然明知道这些,被牵连其中的那两个人——冷衣清和寒冰,却出于各自不同的理由,一同选择了沉默。

    冷衣清自然知道,寒冰不是隐族人,也不可能是离别箭。

    但他却无法向世人公开承认,寒冰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同时他也更不可能昧着良心矢口否认,自己的妻子林芳茵是隐族人。

    而寒冰则是心知肚明,这一流言本就是真相,实在没有任何能够加以否认的地方。

    所以他很快便做出了一个决定,无论情势如何恶化下去,自己都只能听之任之,不承认也不否认。

    反正即便是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来了,也未必真有那个本事,逼自己再使出离别箭。

    在没有任何实据的情况下,流言也只能止步于流言。

    其实寒冰所真正关心的是,如何能够找到这一流言的传播源头,并借此顺藤摸瓜,抓住郑庸的手下或是同伙。

    于是,他暗中又去找了那位忠义盟的顺风堂主廖京东,请其代为追查此事。

    这一次,根本无需寒冰使用任何威胁与利诱的手段,廖京东便毫不犹豫地满口应承了下来。

    这位一向处事精明的廖老板,之所以愿意去做这件看起来完全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倒也不是由于对寒冰的惧怕,而是出自真心地想要帮助他。

    因为早在很久以前,廖京东就曾经觉察到,郑庸与沈青萝私下里似乎多有联络,而那个居中传信之人,便是吴远。

    只不过,当时廖京东并不清楚沈青萝北人密谍的身份,便以为郑庸是在与沈青萝密谋,想寻机夺了雪幽幽的盟主之位。

    但是在郑庸与那个吴远相继消失不见,而沈青萝也突然失踪,最终被证实已经逃回了北戎之后,廖京东回想起自己在暗中的那些所见所闻,心里便多少有了些数,郑庸很可能是在通过沈青萝与北人进行勾结。

    作为一个大裕人,尤其是作为一个极为富有,且又爱财如命的奸商,廖京东自然痛恨那些终日对大裕虎视眈眈,随时准备铁骑南下,在大裕的国土上进行烧杀劫掠的北人。

    而对于那个一直在暗中勾结北人,想要出卖大裕的老太监郑庸,廖京东当然也充满了憎恶与敌意。

    所以刚一听到寒冰的请求,素来谨慎油滑的廖京东竟是未做丝毫的推脱,当即便派出手下的密谍,去详细打探那个流言的来龙去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