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可是真的
    ,!

    “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不是找到凤嫣,而是找出是否另有一条密道的存在。否则的话,无论是凤嫣,还是北戎刺客,随时都可以经由密道进入到皇宫之中。”

    寒冰明亮的目光依然盯着那些在寒冷的冬夜里显得异常沉寂的殿宇,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朱墨立刻颇为赞同地道:“大皇子所言确是有理!只不过这座皇宫里有数千间宫室,想从中找到一条被刻意隐藏的密道,恐怕至少也须得花费十数日的时间。”

    “不错。所以最为可行的一个办法,就是以皇帝陛下所居的福宁殿为中心,向外逐间搜索。”

    想了想,寒冰又沉吟着补充道:“另外,搜寻密道一事,还是放在日间进行比较合适。因为刺客在晚间出现的可能性较大,须防他们会趁乱动手。”

    朱墨的浓眉不由皱了皱,有些迟疑地道:“若是密道就在福宁殿内,那今夜——”

    “不会的!”

    寒冰笑着摇了摇头,“这座福宁殿和旁边的那座毓秀宫,我都已经仔细搜过,除了通往济世寺的那一条,绝对再无其他的密道。”

    朱墨沉默了一瞬,又陡地嘿然干笑了一声,道:“有大皇子坐镇于此,我等确是无需如此费心!”

    寒冰没有去看他脸上的神色,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朱统领所护卫的,是大裕的皇帝陛下。而我所护卫的,是自己的至亲之人!”

    听他如此一说,朱墨心中那丝被人越俎代庖的别扭感觉,立时便消失不见了,更不由生出了几分惭愧之意。

    “大皇子,朱某——”

    寒冰微微一摆手,打断了朱墨的话,“朱统领还是用以前的称呼,叫我寒冰吧。”

    随即,他便转移了话题,道:“毓秀宫虽然与福宁殿相邻,但毕竟中间还隔着几道宫墙与一条巷道。一旦刺客来袭,护卫力量便不得不分散两处,恐怕会有顾此失彼的情况发生。不知朱统领可有何应对之法?”

    朱墨自然明白寒冰的意思,但他却有些无奈的摇头叹了一声,道:“朱某确是曾建议过皇帝陛下,让惺子暂时移居福宁殿内。

    可是皇帝陛下在与皇后商议之后,认为那些北戎刺客的目标只是皇帝陛下一人,所以还是让惺子继续呆在毓秀宫中,会相对安全一些。”

    寒冰一时间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当然能够理解那位父亲大人及其夫人的想法。

    为人父母者,当然都会本能地把他们的孩子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然而当他们意识到,危险只是冲着他们本人而来时,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呆在一个远离危险的地方,以免受到波及。

    事实上,就连寒冰目前也不确定,世玉会不会成为敌人下手的目标。故而他也不知道,对于世玉来说,毓秀宫和福宁殿,究竟哪一个更为安全。

    既然世玉的双亲已经对此做出了选择,那么他这个所谓同父异母的哥哥,似乎便没有什么置喙的立场了。

    他不觉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目光却投向了毓秀宫的方向,心中又想起世玉瞪着乌黑的大眼睛,一脸严肃地问自己——

    哥哥,你不是说,永远都是我的哥哥吗?却为何又不把你自己当成我的家里人呢?

    家里人——

    不错,世玉永远都是他的家里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世玉受到任何的伤害。

    “寒冰公子,你确定这一次独笑穹也来了吗?”朱墨忽然闷声问了一句。

    寒冰转头看了他一眼,肯定地点了点头,道:“他来了!因为他不得不来。

    这个所谓的‘刺冷计划’,并非宇文罡一时兴起所想出来的任性之举。可以说,无论是这位北戎的皇帝陛下,还是那位阴太后,都对这次的刺杀行动志在必得。

    而要确保这一计划成功,北戎第一高手独笑穹必然要参与其中。

    再者说,这位赤阳教主对公玉飒容颇为器重,肯定不愿让自己的爱徒跑来大裕白白地送死,同时也是让赤阳教从此失去一个最理想的继承人。”

    朱墨听了,浓眉不禁挑了挑,双拳也不自觉地紧握了起来。

    寒冰见状,立时心念一转,忽然想起舅舅浩星明睿曾经提起过的一件事。

    二十多年前,独笑穹带领数十名北戎高手,前来行刺当时大裕的皇帝陛下浩星潇启。

    结果,这次刺杀行动以失败而告终。除了独笑穹之外,所有刺客悉数伏诛。

    但是在此役中,朱墨的父亲,当时的大内侍卫统领却身受重伤,险些丧命于独笑穹之手。

    “我与独笑穹曾经数度交手。而每一次交手,他的武功都比上一次精进许多。这很可能是与他所修习的嫁衣功有关。”

    寒冰一边说,一边颇具深意地看着朱墨,“嫁衣功本就是一门邪功,专门靠吸取其他习练者的内力来提高自己的修为。所以,独笑穹随时都可以让自己增加几十年的功力。

    这一次,如果我与他缠斗上,恐怕便顾及不了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尚需朱统领掌控全局,保护好皇帝陛下一家人的安全!”

    朱墨闻言陡地一震,马上意识到,寒冰应该是已经看出了自己想与独笑穹一战的心思,所以才会出言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身为大内侍卫统领所肩负的责任。

    他紧紧地盯了寒冰许久,最终还是默然点了点头。

    随后,他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可刚走出去没两步,他又突然转回身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寒冰,问道:“那个流言……可是真的?”

    寒冰知道,这才是朱墨今夜找上自己的真正原因。

    当初,那三杯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正是面前这位统领大人亲自送到相府之中,并亲自陪着寒冰喝下去的。

    如果寒冰真是隐族人,喝下三杯毒酒便足以致命。

    朱墨从前肯定是对此深信不疑。然而那些流言,还是令他的心中起了一丝疑虑,更是产生了极大的困扰。

    虽然不愿相信,他却还是忍不住想知道真相。

    看到朱墨脸上那抹纠结与矛盾之色,寒冰不由笑了笑,神色淡然地反问了一句:“此刻我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你这位统领大人的面前吗?”

    朱墨沉默了半晌,又忍不住问道:“那郑庸故意散播这种流言的目的何在呢?”

    “那奸宦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挑起忠义盟与我的矛盾。一旦我们之间的矛盾加剧,甚至是发生冲突,那便谁都无暇再去顾及其他的事情。如此一来,郑庸就可浑水摸鱼,而北戎刺客也会趁乱闯宫,刺杀皇帝陛下。”

    朱墨听了,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面孔上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可惜那奸宦算得再精,也绝不是寒冰公子的对手!”

    寒冰朗笑了一声,道:“那奸宦又何时斗得过朱统领了?”

    朱墨不由哈哈一笑,随后便转身离去了。

    望着那个消失在黑暗中的魁伟背影,寒冰脸上的笑容慢慢凝结在了唇边。

    虽然明知道郑庸此举的目的何在,但他却还未想出,这奸宦的下一步究竟会怎样走,才能一步一步地达到其最终的那个目的——将他逼入死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