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暗香浮动
    ,!

    旭日初升,明媚的阳光照在大裕皇宫顶部那些排列整齐的黄色琉璃瓦上,折射出一道道刺目的金芒。

    肆虐了一夜的北风终于停息了下来,在带着寒意的空气中,竟飘散着一种似有若无的淡淡香气。

    原是盘膝而坐的寒冰,突然十分利落地站起身来,双手叉腰,卓然挺立于福宁殿的顶端。

    他的目光从四周重重的殿宇间扫过,很快便发现附近有一处不大的园子,而那园中的梅林似乎已在一夜之间尽皆绽放。

    今年的冬季来得稍早了一些,就连梅花的花期都提前了许多。

    千万朵犹如火焰般血红鲜艳的梅花俏立于枝头之上,迎着朝阳粲然怒放,热烈之中,又充满了勃勃生机。

    见此情景,寒冰的星眸顿时更加闪亮起来,唇边也泛起了一抹欣喜的笑意。

    只一个纵身,他便飞跃到了另一座偏殿的顶上,随后接连又是几个纵跃,已经来到了那处梅香四溢的园中。

    只见他那飘逸的身影飞快地穿梭于那片梅林之中,很快便折下了几根开满了花朵的梅枝。

    在仔细地将手中的梅枝审视了一番,最终确认它们应该是这片梅林中开得最好的几枝之后,寒冰不由满心欢畅地笑了笑。

    趁还没有被人发现自己的这种盗花之举,他决定尽快离开这个作案现场。

    出了园子,他不经意地回头扫了一眼园门上那块墨绿色的匾额,见上面写着“暗香园”三个字。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确是极为应景。

    可不知为何,这座暗香园竟是让寒冰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可惜那个念头一闪即逝,最终没能让他从中捕捉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就在他打算继续努力回想之际,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人声,应该是负责打理园子的宫人们来了。

    他马上收起心神,展开身形,向宫门的方向逸去。

    离开皇宫之后,寒冰便直接回到了花府。

    方一进府门,就见小安子正站在那里等着他。

    “公子,昨夜廖京东派人过来传信说,他已经找到了那个在京城中散布流言的家伙。那人名叫吴远,目前就住在城南的那间广福客栈中。”

    吴远,果然是这个郑庸的手下!

    寒冰点了点头,刚要赶去广福客栈,却忽然想起手中的那几枝梅花。

    他先是从中挑了一枝留下,然后就把其余的几枝交给了小安子,叮嘱道:“找个花瓶盛了,放到厅中显眼的地方。”

    小安子不禁嘻嘻一笑,道:“若是让老爷看到,便知道公子你昨夜不在府中好好呆着,原来竟是去了宫里盗花。说不定又要有一顿板子伺候了!”

    寒冰当即笑骂了一声,“胡说八道!你家公子我辛苦守卫了一夜皇宫,这几枝花不过是顺便摘来孝敬舅父他老人家的。”

    小安子一双机灵的眼睛却盯着寒冰手中剩下的那一枝红艳艳的梅花,还明知故问地道:“只不知公子手中的这一枝,又是要孝敬给哪一位老人家的?”

    寒冰轻拍了一下他的小脑袋,朗声笑道:“你小子懂什么!”

    说笑间,他的人已出了大门,飞身上了流云,向城南的广福客栈赶去。

    到了广福客栈的大门外,寒冰刚下了马,就见一个中等身材、相貌普通的年轻人从对面的街边快步走了过来。

    当那年轻人经过寒冰身旁时,突然用压得极低的声音飞快地说了一句:“寒冰公子,能否借一步说话?”

    随后,那年轻人又继续若无其事地大步前行,很快便消失在前方的街角处。

    寒冰当即牵着流云,紧随其后,也转过了那处街角。

    就这样,他跟着那年轻人走了整整一条街,才见其闪入了旁边的一条暗巷之中。

    寒冰毫不犹豫地跟进了暗巷内,果然看到那年轻人正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见寒冰到来,那年轻人忙上前躬身施了一礼,道:“寒冰公子,廖堂主让属下代为转告,吴远昨夜已被人在广福客栈中刺杀身亡,凶手尚未抓到。

    廖堂主已将吴远的尸身带去了总舵。临走前,他吩咐属下在此等候公子,并一定要提醒公子一声,那个吴远死的颇为蹊跷,公子最好能够找机会,亲自去查看一下他的尸身。”

    寒冰肃然点了点头,道:“好,请代我多谢廖堂主!”

    那年轻人也不再多话,再次施了个礼,便转身消失在暗巷深处。

    寒冰站在那里略一思量,随即便翻身上马,直奔南城门的方向而去。

    出城之后,他又策马奔行了一段路,前面忠义盟的总舵已经遥遥在望。

    但寒冰并没有直接进入忠义盟的总舵,而是下了马,由旁边的小路上了后山。

    他来到洛儿平日练剑的地方,果然见她还在挥舞着一双短剑,练习刚刚学完的那套剑法。

    今日,这小丫头穿了一身鹅黄色的衫裙,整个人在飞旋舞动间,犹如春风中轻摆摇曳的嫩枝,柔美而又充满绚烂的生机。

    寒冰这小子只看得心痒难搔,一个起落间,便已蹿到了洛儿的面前。

    他将手中的那根梅枝轻轻一挥,直接攻向了洛儿剑招中所露出的破绽之处。

    水泠洛见寒冰出现,俏脸上不觉闪过一抹欣喜之色。

    可是当她看到,这家伙所攻过来的这一招极为刁钻,敲封住了自己的全部退路时,她的神情又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开始聚精会神地全力迎敌。

    就这样,凭着手中的一根梅枝,寒冰陪着洛儿将那一套双剑合璧的剑法完整地演练了一遍。

    见洛儿白皙娇嫩的面庞上已多了一层红晕,寒冰当即便停了手,同时伸袖为她轻轻拭去了额上的细汗。

    而此刻水泠洛的目光,却已完全被他手中那根开满娇艳花朵的梅枝所吸引。

    “这附近的梅花可没有如此浓烈的颜色,你是在何处找到它的?”

    寒冰连忙献宝似地将梅枝递到了洛儿的手中,嘻嘻笑着道:“大裕皇宫。恐怕整座景阳城中,也只有那一处地方能找到如此特殊品种的梅花。洛儿你若是喜欢,我明日再多采些给你。”

    水泠洛将那根梅枝放在鼻端,轻嗅着花儿淡淡的清香,脸上不禁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我自然很喜欢这些红梅。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秋姜。”

    “洛儿——”

    听到洛儿提起自己曾经送给她的那些秋姜花,寒冰的心头顿时涌起了一丝甜蜜滋味,不由温柔地问了一句,“明年秋日,我们一起去采秋姜,可好?”

    水泠洛含笑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见寒冰的鬓边落下了几缕零乱的发丝,她便十分自然地伸手为他理了理乱发,同时口中关切地问道:“昨夜刮了好大的风,一定非常冷。你莫非就在那座皇宫的外面守了一夜?”

    寒冰咧嘴笑了笑,道:“敌暗我明,既然敌人躲在暗处龟缩不出,我就要在明处招摇过市。待他们习惯了我一直在明处,终于肯露出头来采取行动的那一刻,我却是正在暗处等着他们!”

    水泠洛不禁有些心疼地叹了一口气,拉起了他的一只手,轻声道:“你还没有用过早饭吧?我这就去给你做一些来,总不能让你终日饿着肚子去杀敌。”

    一听说洛儿要亲自给自己做早饭,寒冰立时心花怒放起来,“吃了洛儿所做的饭菜,便是有再多的敌人,也都不是我的对手了!”

    见他虽然说得夸张,但欣喜之情已溢于言表,水泠洛感到既得意又满足,可嘴里却忍不住笑骂了一句:“油嘴滑舌!言不由衷!”

    寒冰握着她的小手,认真地看着她道:“怎会言不由衷呢?现在洛儿你也跟师父和舅舅他们一样,都是我的至亲之人。有你们在我的身后,前面便是有千军万马,我也无所畏惧!”

    水泠洛也认真地看着他道:“可我不想总是躲在你的身后,而是要站在你的身边。无论情势有多凶险,我都会与你共同面对!”

    寒冰激动地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星眸中闪着坚定之色,道:“好,我答应你洛儿,无论何事,我都会与你共同面对!”

    “那吴远的案子,我也与你一起查,可好?”水泠洛眨着大眼睛,突然问了一句。

    寒冰不由微怔了一下,“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水泠洛得意地点了点头,道:“廖京东一大早便赶了过来,我当时正在与师祖用早饭,自然就听到了一些。

    而且我还猜到,这件事很可能与你有关。因为那日在远芳阁我听见廖京东说,这个吴远应该是郑庸的手下。如今他突然被人杀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

    “果然不愧是英明神武的洛儿女侠!”

    寒冰的星眸中闪着赞赏的光,并借机在洛儿柔嫩的面颊上偷香了一口。

    趁洛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便马上放开了她,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又一本正经地转入了正题。

    “要调查吴远这件案子,我的确是需要借助洛儿之力!起码在查验尸身这一项上,便得由你这位岫云剑派的女侠出马,替我打通一下关节。”

    水泠洛俏脸微红地瞪了这个装模作样的坏家伙一眼,唇边却不觉漾出了一抹笑意,“好,那个吴远的尸身应该是停在忠义盟的刑堂内。既然你不想惊动忠义盟的人,我便找人悄悄带我们进去,保证不会被其他任何人发现。”

    寒冰点了点头,星眸中露出一种深思之色,“既然廖京东让我亲自去看一看那具尸身,想来必是有他的理由。也许由此便能够推测出,郑庸究竟在耍什么阴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