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血案连发(二)
    ,!

    “什么?!”

    一旁的井元舒突然情绪激动地抢到万横江的面前,急声追问了一句,“万执法,你可是找到了什么确凿的证据?”

    万横江先是看了一眼虽是面露惊诧之色,却沉吟不语的盟主雪幽幽,才沉声答道:“经查验,吴远的伤口与左副盟主遇害时的伤口基本一致。从表面上看,似是被利箭所伤,但却找不到具体的凶器。”

    井元舒一听,更是激动不已,“这……这是不是便能够证明,离别箭又出现了,而且就在景阳城中?”

    “这——”

    万横江不禁又看了一眼犹自沉默不语的雪幽幽,犹豫了片刻,才点头道:“井堂主说的不错,确是有此可能。”

    听完万横江与井元舒的对答,雪幽幽终于开了口:“万执法,你方才说吴远与左副盟主遇害时的伤口基本一致,而非完全一致。想必这两者之间还存在着某些细微的差别,可对?”

    万横江马上肃然道:“不错。那个负责查验吴远伤口之人,也曾经见到过左副盟主的伤口。他的看法是,这两处伤口虽然形状相同,但大型深度似乎又有细微的差别。吴远的伤口,要比左副盟主的伤口稍小一些,深度也浅了一些。”

    “哦?这也就是说,有可能吴远并非死于离别箭之下?或者至少可以说,杀死吴远之人与杀害左副盟主的凶手,可能并不是同一个人?”

    被雪幽幽如此一针见血地追问,万横江一时也有些难以回答了。

    他又迟疑了片刻,才缓缓地道:“确也有此可能。但属下以为,此案的凶手,还是以离别箭的嫌疑最大。故而我已经派人赶赴襄州,去将那个曾经查验过……万舵主……伤口之人叫过来,以做进一步的确认。”

    说这番话时,万横江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明显的黯然之色。

    被迫提到自己那个惨死于离别箭之手的亲妹妹,原襄州分舵主万飞卿,万横江的心里自是难免会感到一阵悲痛难抑。

    雪幽幽不禁微微叹息了一声,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万执法虑事周全,处置得当。今后此案的进一步侦办,便全权交由你来负责吧!”

    万横江连忙带了些感激之意地躬身领命道:“是!请盟主放心,属下定当竭尽全力,及早破案!”

    雪幽幽点了点头,又对仍立在堂下的井元舒道:“井堂主,你也不必心急。待万执法查实,此案若果真是离别箭所为——”

    “离别箭!一定是离别箭!离别箭……”

    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立时打断了雪幽幽的话。

    身为堂堂的一盟之主,雪幽幽当然很不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如此粗鲁地打断自己的话。

    只见她将眉头猛地一拧,极为不悦地看向了井元舒身后刚刚出现的那个人,冷着声音问道:“郭堂主,你这是何意?莫非是对本座的话有何异议不成?”

    刚刚疾步奔入大堂的土木堂主郭士勋,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雪幽幽的这句质问,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大堂中的人都在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突然间,他竟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嘴里仍在不停地重复着那两句话:“离别箭!一定是离别箭!……”

    万横江和井元舒连忙一起上前,将他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而万横江更是毫不客气地,在这位身材矮胖敦实的土木堂主的后背上猛拍了一记。

    结果,这一记猛拍倒真是起了效用,郭士勋在痛呼了一声之后,人便跟着清醒了过来。

    他先是看了一眼刚刚打了自己的万横江,然后又把一颗大胖脑袋转向了那位高坐于大堂之上,正用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盟主雪幽幽。

    陡地哆嗦了一下,郭士勋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在何处,连忙躬身请罪道:“属下无状,还请盟主恕罪!”

    雪幽幽的眉头仍在紧皱着,冷冷地道:“郭士勋,身为一堂之主,自当有一堂之主的威严与担当!岂能遇事便如此手足无措,一副疯汉模样?!”

    “是,盟主教训的是!属下在大堂之上失仪,实属不该,甘愿领罚!”郭士勋颤抖着一身的肥肉,不敢抬眼去看雪幽幽。

    雪幽幽本就对这个处事圆滑的土木堂主颇有些看不顺眼,但因为自己登上真正盟主之位时日尚短,不宜过早地对盟内堂主一级的当权人物进行清理,所以便一直隐忍至今,没有向这个讨厌的胖子下手。

    但今日既然抓住了郭士勋的错处,她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口头上的教训当是轻的,她还要继续问清楚缘由,以便寻机让这位土木堂主栽一个大跟头。

    “领罚倒也不必。只是本座正在与各位堂主商议要事,而郭堂主姗姗来迟,却又语出惊人,不知你究竟为何事慌乱至此?”

    “禀盟主,属下来迟,确是事出有因。今日一早,属下因故进城,结果……结果……却亲眼目睹了一桩血案!”

    听到郭士勋的这番话,这间忠义盟大堂里的人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地说不出话来。

    因为每个人都能想得到,如果郭士勋只是遇到了一起寻常的凶案,应该不至于会表现得如此惊慌失措。

    而且,如果这件案子与忠义盟无关,他也不会急急忙忙地赶回来向盟主禀报。

    更何况,方才他的口中,还一直念叨着“离别箭”一词,分明是在说,这桩新的血案又是与离别箭有关。

    而这,也正是令众人大惊失色的原因。

    离别箭,难道这个消失了数月之久的恶魔又回来了?而且还一回来,就又找上了忠义盟的麻烦?

    虽然大裕新君登基,已经废止了关于隐族是邪族的这一说法,并且宣布裕人与隐族人从此和平共处。

    但是,朝廷的一纸诏令,并不能就此解决江湖上已存在多年的纷争。

    忠义盟与离别箭之间,已彼此欠下了太多的血债,并非是简单地将之归咎于一场误会之后,双方便能够从此握手言和,相安无事。

    也许,这一次,离别箭就是来清偿从前那一笔笔血债的?

    一想到这些,忠义盟众人的心里,既有满腔的愤恨,同时又多少生出了几分惊惧之意。

    雪幽幽的心中也在暗自吃惊不已,但她还是先行稳住了心神,才冷静地问道:“郭堂主,你可知那遇害之人究竟是谁吗?”

    “属下知道。那遇害之人,名叫郭有忠,就是那个在逃的泉州分舵的副舵主。”

    这一下,包括盟主雪幽幽在内的所有人皆把惊异的目光投向了郭士勋,都感觉到这件事的背后恐怕另有隐情。

    可还未等雪幽幽继续追问下去,郭士勋便又急急地开口道:“而且,属下还亲眼目睹,那个杀死郭有忠之人,便是离别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