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血案连发(三)
    ,!

    听到郭士勋的话,大堂里面的众人又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开始互相窃窃私语起来。

    雪幽幽顿时不悦地重重咳了一声,令那些细碎的语声在一瞬间皆消失得无影无踪。

    “郭堂主,当时的实际情形究竟如何,你且细细讲来。在情况未明之前,先不必如此危言耸听!”

    “是,属下知道了!”

    郭士勋立即知趣地应了一声,便开始详细讲述起事情的经过。

    “说起来,这郭有忠本是属下的一个远房堂侄。当初,还是我帮他在韩锐的手下谋了个不错的差事——”

    “韩锐——”

    雪幽幽不由轻声念了一句,因为对于这个名字,她倒还是有些印象的。

    正是为了侦办泉州分舵主韩锐被杀一案,宫彦才由此发觉,原来那位老实憨厚的泉州灵石县捕快季如尘,就是深藏不露的离别箭凌弃羽。

    因此,每当忠义盟中人提起离别箭时,都难免偶尔也会提起宫彦和韩锐一案。

    “是的。”

    郭士勋小心地答了一句,便又继续说道:“自从韩锐被那个离别箭凌弃羽刺杀之后,副舵主郭有忠与新任的泉州分舵主一直多有分歧。他曾写信给我,想让我帮他另谋一个好的去处。

    可谁知,我还未及答复于他,便听到从泉州分舵传回来的消息。郭有忠与泉州分舵主因故发生争斗,结果失手伤人,之后又畏罪潜逃。

    属下在痛心之余,却也是无可奈何,根本不知郭有忠到底去了何处。可没想到的是,今日一早,属下忽然接到了他让人传来的一封书信。”

    说到这里,郭士勋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状的东西,递到了一旁的刑堂执法万横江的手里。

    然后,他又接着说道:“郭有忠在书信里说,他已经到了景阳。而且,他还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所以他想请我去城中一见,听他详细述说一下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属下自然明白,郭有忠乃是盟中要捉拿的要犯,如今我既已知道了他的行踪,便应该将之即刻通报给刑堂。

    只不过毕竟他是属下的堂侄,我便多少存了一些私心,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能够当面劝说他到刑堂自行投案,或许会减轻一些对他的惩罚。

    正是由于抱了此等想法,属下在接到郭有忠的书信之后,便立即进城去见了他。到了广福客栈之后,我果然见到了郭有忠,并听他——”

    “等等——”

    雪幽幽突然出言打断了郭士勋的话,“你是说,郭有忠也住在广福客栈?”

    郭士勋顿时被问得一愣,“对啊——,属下就是在广福客栈中见到郭有忠的。盟主你方才说‘也住在广福客栈’,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人也住在那里不成?”

    听到郭士勋的这一句反问,雪幽幽也不禁怔了怔,随即便想到,吴远的尸身被廖京东带回到总舵时,郭士勋应该已经出发去了城内,自然对吴远也在广福客栈中被杀之事一无所知。

    想明白了这一点,她自然不愿再多浪费时间,对不明情况的郭士勋详加解释,故而只是颇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此事暂且不提!先说你又是如何亲眼目睹到郭有忠被杀的?”

    郭士勋虽仍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既然盟主大人有命,他便也不敢自找没趣,再去问东问西。

    “回盟主,属下见到郭有忠之后,他便向我细述了在书信中所提到的那件‘人命关天’的事情。

    原来,郭有忠前两日就到了景阳。他本是打算回总舵自首,并求我从中替他说情,希望能减免一些对他的责罚。

    可就在他正准备联络我之际,却在偶然间遇到了一位熟人。而那个熟人告诉他说,在景阳城中发现了离别箭凌弃羽的踪迹。于是,他便跟随那人一起,去查证了一番。

    结果,竟真的让他看到了那个曾经杀害过左副盟主,以及其他多位盟中兄弟的凌弃羽!

    所以他便想到,如果能够帮助盟中抓住凌弃羽,或可就此将功折罪,免于处罚。

    听了郭有忠的话,属下也觉得事关重大,便劝说他和那个熟人与我一同回总舵,向盟主亲自面禀此事。

    但郭有忠却说,他昨夜有事外出,等今早回来时,那位与他同住在这间客栈中的熟人已经结账走了。而且,因为那位熟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暂时不便将其真实姓名相告。

    于是我便未再多问,只带着郭有忠一起由南门出了城,准备回总舵向盟主禀告此事。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二人刚出城不久,便遭遇到了杀手的突然袭击。实不知那个杀手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现身便直接向走在我身后的郭有忠出了手。

    我……我……见那人出手凶狠,而自己又……又武功低微,知道绝不是那人的对手,便……便……独自……逃走了……”

    说到最后那几句话时,郭士勋的一张胖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想是为眼见郭有忠遇袭,而自己却转身逃命的行为感到羞惭与自责。

    不过,在那些正听他讲述这段经历的人中,倒也没有谁对他这位土木堂主的怯懦行为表示出任何的不耻。

    因为众人都知道,别说是身手平平的郭士勋,便是他们的那位盟主雪幽幽这样的用剑高手,恐怕都未必能胜得过那个身手莫测的离别箭。

    一想起那位前副盟主左语松,以及他的那六名亲随护卫,就在这座戒备森严的忠义盟总舵内,被离别箭一口气全部杀掉的恐怖景象,众人的心里早已都在惴惴不安。

    扪心自问,如果他们本人遇到了与郭士勋相同的情形,恐怕也都会选择临阵脱逃,而不是愚蠢地冲上去,白白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

    就连一向对郭士勋看不上眼的盟主雪幽幽,这一次也没有对他再过多苛责,只皱着眉头问了一句:“那你可看清楚了那个偷袭你们之人的样貌?”

    郭士勋当即摇着头道:“属下只看到那人一身黑衣,长发披散,还戴了一张银色的面具,完全遮住了整张面孔,根本无从辨识他的样貌。唯一能够确认的,便是此人身材瘦高,动作敏捷。”

    听出郭士勋的这番描述几乎与那个传说中的离别箭完全吻合,雪幽幽知道已经没有再追问下去的必要。

    于是她转过头去,对刑堂执法万横江道:“万执法,速命你的手下与郭堂主一起,去搜寻郭有忠的下落。”

    万横江与郭士勋连忙一起躬身领命。

    虽然寻人的事情一向都是由顺风堂负责,但众人的心里都明白,郭有忠恐怕已是凶多吉少。此刻刑堂的人去了,多半也就是负责收尸而已。

    可还未等万横江他们有所行动,一个忠义盟的属下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

    “禀盟主,外围的巡逻哨刚刚发现了一具尸体。有人认出,那名死者很可能就是泉州分舵的副舵主郭有忠!”

    雪幽幽的秀眉不由微微一挑,沉声道:“知道了。那就请万执法和郭堂主过去看看吧。”

    万横江与郭士勋连忙答应了一声,便与那名前来报信的属下一起匆匆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