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血案连发(四)
    随着万横江等人的离开,忠义盟的这座大堂中突然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剩下的人皆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似乎都已被这接连发生的两桩血案给吓得不轻,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其中,那位顺风堂主廖京东似乎更是被吓得不轻,仍在那里不停地擦汗。而他那一双灵活的小眼睛,也在不停地转动,偷偷地观察着其他人脸上的神色。

    其实,在刚一发现吴远的伤口有异时,廖京东便猜到这很可能是郑庸的又一个阴谋,所针对的自然还是寒冰。

    起初,这奸宦是让吴远散布流言,说寒冰就是离别箭。

    如今,他又让吴远死于离别箭,不免就会令人产生一种对寒冰杀人灭口的怀疑。

    而且事实上,关于寒冰是离别箭的流言,在忠义盟内确曾引起过不小的震动。

    不过好在堂主级别以上的人都早已听说过,那个关于寒冰曾饮下毒酒的秘密。因此倒是没有谁真的相信,寒冰是隐族人,自然他也更不可能是离别箭。

    故而虽然底下的人已吵得沸沸扬扬,上面的人却都稳如泰山。结果,这一流言最终便没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但廖京东本人始终有一种感觉,寒冰即使不是离别箭,应该也与离别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且,据他这位顺风堂主猜测,郑庸应该是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如此费尽心机,不惜用两条人命来挑起事端,目的不过就是为了把寒冰给拖下水。

    在这两条人命之中,最起码吴远应该可以算是郑庸的亲信了,却被这样毫不留情地残杀掉,足可见那奸宦的狠毒心性。

    如今在这座大堂之上,若是还潜藏有郑庸的人,不知此刻他们的心里又是做何感想?难道不会因此感到恐惧与心寒?难道他们还愿意继续替那个奸宦卖命?

    遗憾的是,在将堂上的十几个人挨个观察了一遍之后,廖京东还真是没有发觉任何人的表现有何异常之处。

    不过他却发现,盟主雪幽幽的神色倒是颇有些耐人寻味。看来,这位盟主也已看出了这其中所存在的蹊跷之处。

    就在廖京东正自琢磨着,雪幽幽是否已将这两桩血案与寒冰联系起来之际,没想到这位盟主大人的目光突然转向了他,并开口他问道:“廖堂主,既然郭有忠也住在广福客栈,为何你派去负责监视吴远的人没有发现他呢?”

    听雪幽幽这么问,廖京东自然明白,她是想通过那个监视吴远的人,进一步证实郭士勋所说的话。

    可惜的是,他却要让这位精明的盟主大人失望了。

    “回盟主,因为怕被吴远察觉到自己正被人监视,属下派去的是一个年轻的生面孔。此人并不识得郭有忠,想必是只把他当成了普通的住客,根本未加注意。”

    听廖京东解释得合情合理,雪幽幽虽然感到有些遗憾,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这时,万横江与郭士勋又一同回到了大堂之上。

    雪幽幽平静地看了一眼他们脸上的神色之后,才开口问道:“伤口是否也在咽喉?”

    “是。”

    万横江沉声答了一句,“郭有忠的伤口与吴远的伤口完全一致,应该能够确定是出自一人之手。”

    雪幽幽缓缓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郭有忠一案便与吴远的案子一起,皆交由万执法全权负责,以便尽快查明凶手。”

    “是,属下遵命!”

    万横江应了一声之后,却又开口言道:“禀盟主,属下认为,从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接连发生的两桩血案之间实是存在着明显的关联。

    第一个死者吴远,应该就是第二个死者郭有忠对郭堂主所提到的,那个身份特殊的“熟人”。

    他们两人在发现了离别箭凌弃羽的踪迹之后,马上相继被杀,而死因很可能是由离别箭所致。

    所以说,无论离别箭是不是真正的凶手,他都一定是这件事真正的起因。而不久前京城便有传言,寒冰公子会使离别箭。

    因此属下以为,应该派人密切监视这位寒冰公子,即便他不是离别箭,很可能也与离别箭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联。”

    雪幽幽听了,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头,淡淡地道:“万执法怀疑这两桩血案的凶手就是离别箭,除了那个尚待进一步查证的伤口方面的疑点之外,所凭借的依据应该就是郭堂主口述的郭有忠的那一番话。

    那个郭有忠本就是因重罪而被盟中缉拿的要犯,为了能够脱罪,自然是会使尽各种手段。所以本座想知道的是,此人的话,其可信度究竟又有多大呢?”

    万横江语声镇定地答道:“回盟主,属下以为,郭有忠的话可信度很高。

    属下方才已经查看过郭有忠写给郭堂主的那封信,确如郭堂主所言,其中提到的那件‘人命关天’的事情,很可能就是指吴远被杀的真相。

    因为属下确知一点,郭有忠与吴远应该都见过那个离别箭凌弃羽的真面目。

    郭有忠,是泉州分舵的副舵主,肯定与那位泉州灵石县捕快季如尘相识。

    而吴远,也曾经参与过对韩锐一案的侦办,自然会认得当时随同宫彦一起办案的季如尘。

    如今,这两个见过季如尘,也就是离别箭凌弃羽的人,已相继被杀。而且敲就发生在他们声称在京城中见到了凌弃羽之后。

    这确是不能不让人怀疑到,他们被杀的原因很可能是由于不慎泄露了行藏,让凌弃羽有所察觉,结果便被其抢先灭了口。”

    雪幽幽一直皱眉认真听着,待万横江话音一落,她便十分干脆地道:“即便郭有忠的话属实,凶手确是离别箭凌弃羽,但这又与寒冰何干?仅凭一个纯粹是空穴来风的流言,便指证寒冰是离别箭,实是太过荒唐!”

    这时,似乎已经从惊吓中缓过劲儿来的郭士勋,忽然从旁插口道:“正所谓无风不起浪,虽是传言,应该还是多少有些真相在里面。只要派人监视,或许就会找到些……依……据……”

    看到雪幽幽投过来的凌厉眼神,这位土木堂主还是识趣地闭上了嘴。

    但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十分清楚,而且,从其他的那几位堂主沉默不语的态度上来看,多半也与他抱有相同的想法。

    雪幽幽面色阴沉地坐在那里,沉吟了半晌,才开口道:“此事容后再议。先等万执法从襄州所寻的那人过来,验看过死者的伤口,并得出明确的结论之后,方能决定下一步所应采取的行动。对此,诸位可有何异议?”

    万横江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表示反对,却被那位已不再擦汗的顺风堂主廖京东抢先开了口。

    “属下绝无异议!属下以为,那个关于寒冰公子的流言,很可能就是北人故意散布出来,用以挑拨离间的一个阴谋。

    北戎欲派遣刺客来行刺我大裕的皇帝陛下,这一消息已经多方证实。如今无论是我忠义盟,还是大内侍卫和禁军皆严阵以待。而寒冰公子更是对付那个北戎赤阳教主独笑穹的不二人选。

    在此等关键时刻,突然冒出那些似真似假,令人将信将疑的流言,分明就是祸心暗藏,想就此挑起我忠义盟与寒冰公子之间的矛盾,从而制造混乱,为北戎刺客提供可乘之机。

    盟主高瞻远瞩,及时识破了北人的奸计,以大局为重,令我忠义盟免于陷入被敌方所利用的尴尬局面,实是英明之极!”

    虽然众人皆看得出来,廖京东此举多半是为了溜须拍马,讨好那位盟主大人。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廖京东所言确是极有道理。

    正值大裕与北戎情势紧张之际,忽然在大裕的京城里冒出了这样两桩血案,而且同时把忠义盟和寒冰都卷入其中。

    说实话,这种情形的确是令人心生警惕。也许这一切真的就是北人故意制造出来的,一场意在挑起忠义盟与寒冰之间矛盾的阴谋。

    就在方才,众人还都暗自把盟主雪幽幽对寒冰的维护,看成是单纯地出于一片私心。因为毕竟这些日寒冰与洛儿姑娘一直形影不离,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但现在,经过廖京东一番话的提醒,他们不由也都对这位雪盟主的英明睿智、思虑周全生出了一种敬佩之意。

    于是,包括万横江在内,众人皆心悦诚服地躬身齐声道:“属下等绝无异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