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破局关键
    ,!

    寒冰实是没有想到,自己一下子会看到两具尸体。

    但当他看清楚那两具尸体的伤口时,便想到了廖京东坚持让他亲自查看吴远尸身的原因。

    离别箭!

    吴远和郭有忠的伤口明显都是由离别箭造成的。

    尽管明知道不可能,但寒冰一开始所得出的结论就是,他们二人皆死于离别箭之下。

    如果就连他这个真正的离别箭都生出了这种想法,那些忠义盟里的人,自然也会对此深信不疑。

    而这,应该就是廖京东所要提醒他的事情。

    同时,这也应该就是郑庸的阴谋所在——利用新仇旧恨,再次挑起忠义盟与离别箭之间的矛盾。

    见寒冰在查看过那两具尸身后便剑眉紧锁,水泠洛的眼中也不由多了一丝担忧之色,轻声问道:“你可是发现有什么不对了吗?”

    寒冰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继续盯在那两具尸身的伤口上。

    突然,他的星眸眨了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他立即转头看向旁边一个长相机灵的年轻人,问道:“辛兄,那个郭有忠的尸身送来时,你可曾亲眼见到?”

    这位姓辛的年轻人,名叫辛杰,乃是一名刑堂弟子,而且还是刑堂执法万横江的小徒弟。

    他与水泠洛曾是小时候的玩伴,自然交情不错。

    上一次,水泠洛想找那个据说是被关在刑堂内的萧玉时,便是由辛杰带着她,偷偷地在刑堂的地牢中转了一圈。

    而这一次,为了查看吴远的尸身,水泠洛又找到了他。

    辛杰果然十分讲义气,听了水泠洛的请求之后,丝毫没有犹豫,便将寒冰和她带到了停放着吴远和郭有忠尸身的殓房中。

    此刻听到寒冰所提出的疑问,他当即点头答道:“我当时的确在场,而且师父还命我带人将郭有忠的尸身送到了这里。”

    寒冰马上追问了一句:“那当时辛兄可曾注意到,郭有忠颈上的伤口是否还在流血?”

    辛杰不禁愣了愣,随即目光一亮,道:“寒冰公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刚看到郭有忠的尸身时,他颈上的伤口已不再流血,而且四周几乎没有留下多少血迹。

    当时我的脑中还曾闪过一个念头,莫非那几个最初发现郭有忠的人,竟然笨到先清理过了尸身上的伤口?

    只不过那时家师和郭堂主皆在场,我便未敢多言。后来又忙于他事,我也就没再想过这个问题。”

    水泠洛顿时瞪着大眼睛看向寒冰,知道他一定是有了什么想法,才会向辛杰提出这样一个貌似奇怪,此刻看起来竟真是另有蹊跷的问题。

    见洛儿露出这样一副好奇的神情,寒冰的心中颇有些小小的得意,但他却只是故作神秘地对着她眨眼一笑。

    随后,他又转头对辛杰道:“既然是这样,那能否麻烦辛兄将最初发现郭有忠尸身的那几位忠义盟弟兄的姓名相告?我需要再向他们详细询问一下当时的情景。”

    辛杰当即便说出了几个名字,还非常热心地告诉寒冰,那几人目前可能所在的位置。

    谢过了辛杰,寒冰与水泠洛一起悄然离开了刑堂。

    然后,他们略一商量,决定还是由水泠洛出面,进行下一步的调查。

    于是,水泠洛就按照辛杰所提供的信息,分别向那几个最初发现郭有忠尸身的人仔细询问了一番。

    问完之后,她便马上离开了忠义盟总舵,直接回到后山上,去见正等在那里的寒冰。

    “我问过了那几个人,他们都说并未碰过郭有忠的伤口。最初发现郭有忠时,无论是他的尸身上,还是附近的地上都没有太多的血迹。以至于一开始时,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他颈上的那处致命伤口。

    但当时他们都以为,可能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血还没有流出来,就被冻住了。所以谁也没有对此提出疑问,更是没有想到把这一异常之处告诉刑堂的人。”

    听水泠洛说完,寒冰竟然点了点头,道:“他们的这种想法也不无道理。凶手应该就是考虑到了天气的原因,才做出了如此的设计。”

    水泠洛却立即反驳道:“但今日并不是很冷啊!就连昨夜结下的冰都已融化了不少。”

    寒冰的唇边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不错,这也正是凶手的失算之处!他应是没有想到今日会如此和暖,但在昨夜杀了吴远之后,阴谋便已经开始实施,无法就此停止下来。

    所以,他不得不按照自己原定的计划,杀死了郭有忠。也许他的心中尚存有一丝侥幸,以为这处细微的破绽并不会被忠义盟的人发觉。那样一来,这依然可以算是一次成功的暗杀行动。”

    “这一切肯定都是郑庸那奸宦所设下的诡计!他这么做,应该就是想嫁祸给凌大哥,甚至是把凌大哥给引出来。”

    听到洛儿提起凌大哥,寒冰的心不由一动,终于想到了破局的关键——离别箭!

    虽然凌大哥与自己同样使的都是离别箭,但由于内力上的差别,所发射出的离别箭又各自不同。

    自己的离别箭是无声的,可凌大哥的离别箭却是有声的!

    一想到这里,对于解开这两桩血案,寒冰的心中已有了十足的把握。

    但他还是暂时按捺住了自己的兴奋之情,却在一旁偷偷瞄了一眼洛儿脸上的神色。

    见这小丫头虽是柳眉微皱,却并未盯着他看,应该是还未想到,把这件事情与他联系起来,也就是没有把离别箭与他联系起来。

    寒冰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些流言还未传入洛儿的耳中。

    想想也是,她白日里都与他呆在一起,当然不可能让她有丝毫机会听到那些他不想让她听到的东西。

    而洛儿其余的时间也都是与雪盟主在一起,以雪盟主的精明,应该不会将那些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流言告诉给洛儿。

    想到这里,寒冰的唇边偷偷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当即便一本正经地对洛儿的话大表赞同地道:“洛儿你说的不错,这件事背后的主谋一定就是郑庸。

    不过你也无需为此担忧。既然已被我们发现了这奸宦计划中的破绽,便可趁势反击。不但令他的阴谋难以得逞,而且还可以顺藤摸瓜,揪出他那些隐藏在忠义盟中的手下。”

    “莫非你已经发现了什么可疑之人?”水泠洛不由兴奋地追问了一句。

    寒冰微微点了点头,道:“虽已有了明确的怀疑对象,但还需进一步找到实据,所以目前还言之尚早。”

    水泠洛的大眼睛眨了眨,忽然问道:“既然你已经知道忠义盟中有郑庸的人,为何不直接把这件事告诉给我师祖,让她老人家来处置呢?”

    “其实根本不必我多言,雪盟主应该早就意识到了这一情况。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即便知道了究竟谁是郑庸的人,她这位盟主也不可能马上动手将其铲除。

    因为如今忠义盟的内部正面临诸多的问题,此时实在不宜于再挑起事端,激化矛盾,进而导致忠义盟分崩离析。”

    水泠洛认真地想了想,方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也就是当初师父她没有为止血丹的事情与那个万横江过多争执的原因。师祖现在的处境也很困难,我们只能暗中帮忙,而不该给她添乱。”

    “确是如此。所以这一次,我们就要帮助雪盟主,揭出这两桩血案的真相。即便暂时不能揭出真正的凶手,却也可以证明,杀死吴远他们的并不是真正的离别箭。”

    水泠洛的眼睛立时一亮,追问道:“莫非你已经有了什么好主意?”

    寒冰笑着点了点头,星眸中却闪过了一道凌厉的光芒。

    既然郑庸已经开始出手,自己必须予以反击。可以想见,接下来的,将会是越来越激烈的一场较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