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伤口之别
    ,!

    一大早,忠义盟总舵的大堂中便已是人头耸动。

    因为今日要听取刑堂执法万横江对于接连所发生的那两桩血案中死者尸身的最终查验结果,故而平日只有几位堂主与执事级别以上的人物才来议事的大堂内,已聚集了数十位相关人等。

    雪幽幽坐在那张宽大的红木椅上,淡淡地向堂下瞟了一眼,随即便漫声问道:“今日怎么未见郭堂主和廖堂主?”

    一位土木堂的执事连忙上前恭声道:“回盟主,郭堂主让属下代为禀告一声,他今日进城去给那位远房堂侄郭有忠张罗后事,恐怕晚些时候才能回来,还请盟主见谅!”

    雪幽幽微微一挑眉,唇边挂着一丝冷笑道:“看来郭堂主与这位远房堂侄的关系倒真是不错!居然亲自去为郭有忠操办后事,根本不用盟里操心了!”

    那位土木堂执事自然听得出盟主话中的不悦,只好唯唯地应着,不敢再多言。

    另一名顺风堂的执事也连忙上前回话道:“禀盟主,今日一早,廖堂主便被京兆府的段府尹传去问话,想来是与广福客栈的命案有关。”

    雪幽幽点了点头,倒也不甚在意。因为水泠洛已经告诉过她,廖京东其实是陪寒冰去查看广福客栈的命案现场了。

    这时,刑堂执法万横江走进了大堂,身后还跟着一位满面风尘之色的老者。

    万横江先上前向坐在堂上的盟主雪幽幽施了一礼,然后开口道:“禀盟主,属下命人去襄州分舵所寻的那人已经赶到,并且方才他业已查验过吴远和郭有忠的尸身。属下特带他前来,向盟主禀报查验的结果。”

    雪幽幽点了点头,道:“好,有劳万执法了!”

    这时,那名老者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属下襄州分舵蒋安,见过雪盟主!”

    雪幽幽语气温和地说道:“你能这么快赶过来,想必也是星夜兼程,一路辛苦了!万执法说你方才已经验看过那两具尸身,不知结果如何?”

    “禀盟主,经过验看,属下以为,那两人确是死于离别箭!”

    听蒋安说得斩钉截铁,雪幽幽不禁双眼微微一眯,随即不动声色地问道:“莫非那两人的伤口与当年万舵主的伤口完全一致?”

    蒋安却摇头道:“不,他们的伤口并不完全一致。但属下依然能够确定,这些伤口都是由离别箭所致。”

    “理由呢?”雪幽幽淡然地问了一句。

    蒋安沉声答道:“属下曾经查验过万舵主的伤口,方才也查验过吴远二人的伤口。而且在数月之前,属下也曾验看过左副盟主和其他两名亲随护卫的伤口。

    结果发现,无论从创面的大小,还是从入体的深度上来看,在这三桩血案中,凶手所留下的伤口并不完全一致,彼此间皆存在着细微的差别。

    可尽管存在着差别,仍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所有创口的形状,看上去皆是由三翼形箭簇所造成的致命伤。”

    雪幽幽皱眉细思了片刻,方继续问道:“如你所言,伤口的形状看起来皆是由箭簇所造成。那你又如何区分离别箭与普通羽箭所造成的伤口之间,究竟有何不同呢?”

    “回盟主,离别箭与普通羽箭所造成的伤口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创口的撕裂程度。

    普通羽箭的箭簇皆呈三翼形,前窄后宽,而且大部分都有倒勾。在将这种箭簇从伤口中拔出时,必然会再次损伤到周围的肌肉,形成不同程度的撕裂伤。

    而离别箭所留下的伤口则不然。由于离别箭实际上只是一种无形的气箭,在射入身体之后,自然无须拔出,故而便不会造成任何可见的撕裂伤。”

    听完蒋安这一番详尽的解说,雪幽幽终于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吴远和郭有忠的伤口附近,也全都没有可见的撕裂伤,是这样吗?”

    蒋安立即恭声答道:“是这样。正因如此,属下才得出结论,他们也是死于离别箭之手。”

    “明白了。”

    雪幽幽再次点了点头,随即又问了一句,“那依你之见,他们是否全都死于同一个离别箭之手?”

    这一次,蒋安却是被问住了。

    他不自觉地捋了捋颌下的白髯,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才道:“这却是十分难说了。正如同一个人使剑,因出剑的速度不同,注入内力的大小不同,在同一部位所造成的伤口便可能大有不同。

    正因如此,属下才没有将伤口的大小与深浅作为离别箭唯一的衡量标准。不过经盟主一提,属下倒是想起,自己的心中确曾也生出过类似的疑问。

    属下曾经仔细对比过万舵主与左副盟主两人的伤口,发现左副盟主伤口的创面更大一些,而且深度也增加了近一倍。据此看来,凶手在杀害左副盟主时,所施的内力应是更强。

    但是,属下曾向亲眼目睹万舵主遇害的两位盟中弟兄,仔细询问过当时的情景。

    那个离别箭凌弃羽以一己之力,对抗二十几人的围攻。最终他虽是在偷袭之下杀了万舵主,但他自己似乎也受了伤,所以才会马上落荒而逃。

    由此可见,凌弃羽当时已是拼尽全力,应该不会对自己的武功再有任何的保留。

    而根据左副盟主尸身倒下的方位来看,他遇害时,应该是坐在地上的。就此推断,他当时已经基本失去了反抗能力。可他喉间所中的那枝离别箭所造成的伤口,却是要比万舵主的伤口深许多。

    按照常理而言,凶手实在没有必要向一个已不会再对自己构成任何威胁的人施以全力。故而最大的可能是,他并未用全力,但因其内力过于精纯,仍是留下了极深的伤口。

    正是由于想到了这些蹊跷难解之处,属下才会有所怀疑,也许杀害万舵主与左副盟主的,并不是同一个人。那也就是说,有可能存在两个离别箭。”

    听到蒋安的这一番话,不但雪幽幽立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就连大堂内的那些忠义盟中人也都一个个无语地面面相觑,只觉事情已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居然会有两个离别箭!

    而且一个比一个的武功高!

    既然蒋安说这三起杀人案中死者的伤口各不相同,那么有没有可能,还存在第三个凶手,也就是第三个离别箭呢?

    那样的话,事情可就更加复杂了。

    最终,还是万横江率先打破了沉默,向蒋安问出了那个盘踞于众人心头的疑问。

    “那杀死吴远和郭有忠的那个离别箭呢?是第三个离别箭,还是那两个离别箭其中之一?”

    蒋安沉吟了一下,方恭声答道:“回万执法,虽然这先后三次所发生的案子,凶手所留下的伤口各不相同。但是仅从死者伤口的相似度来判断,杀死吴远和郭有忠的凶手,其内力修为应该与杀害万舵主的凶手不相上下。

    据此推测,属下以为,杀害他们的凶手很可能是同一个人,也就是那个凌弃羽。”

    多次听到自己惨死的妹妹被作为一个冰冷的案例,不断地在众人面前提起,还将她的致命伤处拿出来与其他的死者进行比较,万横江的心中便犹如针扎一般地锐痛不已。

    而这连绵不绝的疼痛,又渐渐化为了一股滔天的愤怒,令他不禁对自己生出了极大的恨意。

    他恨自己无能,至今也没有抓住那个凌弃羽,给妹妹报仇雪恨。

    但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也暗暗生出了一股对盟主雪幽幽的怨恨之意。

    当初她执意让古凝当副盟主,所提出的理由便是能够更有效地组织人手,抓捕杀害左副盟主的离别箭。

    可结果呢?她只是利用古凝来实现自己控制忠义盟的野心。

    自她正式掌权的数月以来,居然一次也未在这座忠义盟的大堂之上,向古凝询问过对于离别箭的追查情况。

    如今,古凝也不知还回不回得来,追查离别箭之事,则更是再也无人问津。

    而自己妹妹的仇,恐怕今生都无法得报了……

    一想到这些,万横江的两道浓眉不禁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用一种极力控制下仍显得有些激动的语调开口道:“如此说来,凌弃羽已经再次出现,并且再次向忠义盟发起了挑衅。难道盟主对此就没有任何看法吗?”

    随着这句明显带着质询之意的问话,他的一双虎目也笔直地投向了坐在大堂之上的雪幽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