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不满情绪
    见万横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语气极为不善地将矛头直接指向了盟主雪幽幽,大堂内其他的人都暗自心头一紧,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一场怎样的冲突。

    不过,虽然明知情势紧张,众人却都存着一种观望之意,并无任何一人站出来,指责万横江的这一不恭之举。

    因为此刻身在这座大堂内的这些人,心中其实多少都与万横江一样,对于一直以来,盟主雪幽幽对追查离别箭之事不闻不问的这种做法,生出了一种强烈的不满情绪。

    尽管在场的人中,除了刑堂执法万横江和撷英堂主井元舒之外,其他大多数人都与离别箭之间并无什么深仇大恨。

    而且说实话,如果不是近日关于寒冰就是离别箭的那个传言,以及忠义盟内又接连发生了两桩与离别箭有关的血案,致使旧事重被提起,恐怕他们这些人也都开始渐渐忘记了那个离别箭。

    然而,旧日的伤疤既已被重新揭开,他们的心中在感到疼痛的同时,一股夹杂了些许恐惧之意的怒火,也就此被重新点燃。

    这种时候,不会有人对自己曾经的冷漠和健忘感到任何自责,却只会十分轻易地迁怒于人,把责任都往别人的身上推。

    而此刻他们所迁怒的那个人,自然就是这位忠义盟的盟主雪幽幽。

    雪幽幽却仍是一脸沉静地坐在那张红木椅中,似乎根本未听到万横江的质问,更是丝毫也未感觉到堂下众人间所涌动的不满情绪。

    因为此时,她的心中正在思考的,乃是另外一件事情。

    雪幽幽忽然想起了,在左语松刚刚遇刺后,她与古凝之间的那一次谈话。

    当时他们就都在怀疑,凌弃羽另有同伙。但却谁也没有想到,还有另一个离别箭的存在。

    故而他们便都认为,杀左语松之人是凌弃羽,而去悦来客栈中给古凝送解药之人,应该是凌弃羽的同伙。

    结果,他们猜测到,寒冰应该就是凌弃羽的那个同伙。

    依据便是,古凝从那人的身上闻到了金创药的气味,并由此推断出,那人受了外伤。而寒冰那日在与赵展比武时,确实是受了不轻的外伤。

    可最终,古凝并没有从寒冰的身上找到任何实据,因为寒冰所用的金创药,与古凝所闻到的那种金创药的气味并不相同。

    于是,这件事情便从此不了了之。

    如今看来,当时她与古凝都想反了。

    凌弃羽确实有同伙,便是那另一个离别箭。

    但在刺杀左语松一事上,那另一个离别箭才是真凶,而凌弃羽如果真的参与了,也只是充当了一个同伙的角色。

    这样一来,金创药的事情便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凌弃羽在与襄州分舵主万飞卿拼斗时,可能已经受了伤,所以他身上当然会擦有金创药。而这种气味,凑巧被古凝闻到了。

    既然解开了这个谜题,那么另一个离别箭究竟又是谁呢?

    凌弃羽的武功,应该并不在她这位忠义盟的盟主之下。

    而根据蒋安的推测,那另一个离别箭的武功,竟然还在凌弃羽之上。

    放眼当今大裕,就目前已经展露出身手的武林人物而言,似乎唯有一个寒冰具此功力。

    而且,从与左语松所结下的仇怨来分析,似乎也是寒冰的嫌疑最大。

    莫非,那个关于寒冰是离别箭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不,这绝不可能!

    早在数月之前,当时的顺风堂主沈青萝就曾经向盟内传回过一个消息

    皇上浩星潇启怀疑寒冰是隐族人,遂命侍卫统领朱墨亲自去到相府,逼着这位左相之子喝下了三杯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最终,寒冰却是安然无恙。

    无论是作为忠义盟顺风堂主,还是与郑庸勾结的北人密谍,沈青萝都没有任何理由编造出这样的一个消息。

    而且,雪幽幽还特意向自己的徒儿水心英询问过,证实确有此事。

    这便足以说明,寒冰根本就不是隐族人,自然也就更不可能是离别箭。

    难道那些在大裕的隐族人中,还有尚未暴露出来的绝世高手?

    而这个武功还在凌弃羽之上的离别箭,会不会也是浩星明睿的手下呢?

    一想到这里,雪幽幽不禁大感后悔。

    自己先前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向心英,或是直接向浩星明睿问清此事呢?

    追根究底,主要原因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两个离别箭!

    “蒋安,既然当时你便怀疑有两个离别箭,却为何从没有把你的这一怀疑,向本座或是万执法提起?”

    蒋安闻言,不由愣了愣。因为他完全没有料到,盟主会根本不去理睬万执法的那句质询,却直接向自己提出了这样一个似乎并不十分要紧的问题。

    耳中听到四周传来不少的抽气声,蒋安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那位明显已是怒火中烧的万执法。

    但在踌躇了一瞬之后,他还是恭声答复了盟主的问话。

    “回盟主,左副盟主遇害以后,负责为其查验伤口之人,乃是一名京兆府的仵作,据说是由那位大内总管郑庸专门指派过来的。

    而属下当时只是凑巧来总舵办事,惊闻噩耗,便赶去参与了对尸身的验看。

    在发现了其中的某些蹊跷之处以后,属下也曾向那名仵作提起过自己心中的怀疑。

    但那仵作回答说,伤口的大小与深浅往往取决于凶手当时出手的方位与所用内力的大小,故而出现这些细微的差别,并无任何奇怪之处。

    属下本是一名医者,只因接触伤患多了,便积累了些许这方面的经验。但与衙门里的仵作比起来,尚算是一名外行之人。

    所以在听了那名仵作之言以后,属下还以为是自己少见多怪,便未再去想过此事了。

    然而这一次,万执法特意派人去襄州找到属下,原因便是也发现了伤口间的不同之处。属下这才重又想起自己当时的怀疑,而又恰逢盟主问起,这才斗胆直言,还请盟主明鉴!”

    雪幽幽缓缓地点了点头,这才将目光转向了犹在那里虎视眈眈的万横江。

    “万执法,本座方才之所以没有答你的话,不是因为你的态度太过无礼,而是因为你的话根本就毫无依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