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箭啸之声
    ,!

    被雪幽幽在众人面前如此直截了当地批驳他所说的话毫无依据,万横江那两道凶横的眉峰顿时便立了起来。

    他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以一种极不客气的语气反问道:“盟主此言何意?蒋安已经说过,杀死吴远与郭有忠二人的那个凶手,肯定就是凌弃羽。属下方才所言,又哪里是毫无依据了?!”

    “蒋安说杀害吴远与郭有忠的凶手是凌弃羽,全都是根据他对死者的伤口状况,所推测出的结论。他是一名医者,所关心的自然只会是伤口,而不是武功。所以他决不会想到要去询问一下,造成这种伤口的武功究竟有何具体的特点。”

    说到这里,雪幽幽将目光转向了正站在那里低头沉思的撷英堂主井元舒,“井堂主,听说左副盟主遇害之际,你就在附近。不知当时可曾听到了什么非同寻常的动静?”

    井元舒当即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当时属下确曾听到了几下奇怪的箭啸之声,虽然相隔了一段距离,却依然清晰可闻。”

    “井堂主听得不错。离别箭出手,必定伴有尖厉的箭啸之声。可是深更半夜,吴远死在了一家住客很多的客栈之内,却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

    既然那些住客们不可能都是聋子,那便只有一种解释,吴远被杀时,并未传出足以惊动到外人的声响。这也就是说,他并非死于离别箭之下。”

    雪幽幽的这番话一出口,顿时令大堂内的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是啊,大家一直都纠结于伤口所存在的差异问题,却完全忽略了离别箭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那足以惊得人魂飞魄散的箭啸之声。

    万横江在愣了一下之后,却又开口反驳道:“可是,属下也听人说过,一些特殊的武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内力越深厚的人使出,所发出的声响会越小。如果内力达到了一定程度,便可以做到于无声无息之中出招伤人。”

    雪幽幽当即赞同地道:“万执法说的不错。正是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方才本座才特意向蒋安询问,会不会有两个离别箭存在。而他也证实了这一点。

    由他的话可以推测出,杀害左副盟主的那个离别箭与凌弃羽并非同一个人。而且,那个离别箭的武功应该比凌弃羽还要高,内力修为也更为深厚。

    但就算是以此人的高深内力,在出手行凶时,也依然传出了箭啸之声。当时不只有井堂主听到了,还有其他一些盟中的弟兄们也都听到了。

    所以说,无论是哪一个离别箭,其内力修为都还远未达到可以无声无息发出离别箭的程度。

    那么,那个杀害吴远的人,又会是何方高人呢?难道还有第三个离别箭存在吗?

    即便是真有第三个离别箭存在,据蒋安对死者伤口的判断,杀害吴远与郭有忠的那个凶手的内力,应该与凌弃羽相差无几。那么在他出手时,又怎会不发出箭啸之声呢?

    再者说,如果真是还有第三个离别箭,那他必定就不是凌弃羽,而吴远和郭有忠又如何会认出他,并被他杀了灭口呢?

    在所有的这些疑问都还未完全弄清楚之前,万执法就说什么凌弃羽重现京城,还向忠义盟发起了挑衅,这一切的事实依据何在呢?”

    “这——”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万横江,顿时被雪幽幽这番有理有据的逼问给迫得哑口无言。而其他的那些人则更是不敢轻易吱声了。

    见万横江的气势一弱,雪幽幽并没有得理不饶人地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又不咸不淡地说道:“只可惜郭士勋今日不在,否则本座倒是想问一问他,在亲眼目睹自己的堂侄郭有忠被杀时,他这位堂叔是否因为逃得实在太快,以至于根本没有留意到任何的箭啸之声?”

    听出雪幽幽这番话中那种明显的讽刺之意,众人在惊诧之余,心里更是开始纷乱不已。

    盟主这是在怀疑,还是在暗示?

    难道这一切竟真的只是一个阴谋?吴远与郭有忠之死,根本与离别箭无关?

    如果真凶不是离别箭,那就肯定是离别箭的对手或是仇人,企图借忠义盟之手来对付离别箭。否则的话,他为何要费尽心机,将这两桩血案嫁祸给离别箭呢?

    可如此一来,追查的目标似乎竟是直接指向了忠义盟。

    因为自离别箭现身江湖以来,其所树下的敌人,除了官府之外,剩下的应该只有一个忠义盟。

    而那个杀死吴远和郭有忠的凶手,应该很清楚这两人与凌弃羽之间的关联。

    由此可以推断出,那个凶手十分了解忠义盟,最重要的是,了解忠义盟与离别箭之间所结下的仇怨。

    这难免不让人生出一种怀疑,凶手或许就是来自于忠义盟内部。

    若果真如此,那土木堂主郭士勋又是怎么一回事?他是被人利用了,还是根本就参与其中?

    若他真是被人利用了,应该就是被自己的那位远房堂侄郭有忠所利用。可这又如何解释,郭有忠也被人所杀的事实呢?

    而若是郭士勋就是这件事情的参与者,甚至是主谋,那他宁可牺牲了自己堂侄的性命,所要达到的目的又是什么?

    离别箭虽然与忠义盟结下了深仇大恨,但就郭士勋个人而言,似乎与此并无多少牵连。因此也很难让人相信,他会不惜一切代价,非要将离别箭置于死地。

    这一切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而忠义盟又究竟该如何应对?

    看到众人皆是一副惊惧茫然、不知所措之状,雪幽幽的心中不禁暗自得意。

    幸亏昨夜洛儿提醒了自己一句,离别箭原是有箭啸之声的。

    只要能揭破此事是一个阴谋,那就不难将众人的目光引向那个幕后实施阴谋之人。

    如此一来,这次由离别箭所引发的危机,应该就可以顺利解除。

    然而这时,那个蒋安却突然开口道:“盟主,请恕属下多嘴问一句。如果吴远与郭有忠并非死于离别箭之手,那他们身上所留下的与离别箭极其相似的伤口,又该如何解释呢?”

    这一下,雪幽幽一时间也无法回答了。

    堂中众人也都默然无语,对于这种明显是相互矛盾的状况,谁也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就在大堂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沉闷之际,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

    “师祖,洛儿可以进来吗?”

    众人闻声,皆向门外看去,却见一身紫色衫裙的水泠洛正笑意盈然地站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