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巧解谜案
    ,!

    见洛儿这小丫头没有像往常那样旁若无人地直接闯进大堂来,而是在门外先问了一声,可以说是越来越懂规矩了,雪幽幽不禁展颜一笑,温声道:“进来吧!”

    水泠洛立即脚步轻快地来到大堂内,在阶前站定之后,向雪幽幽施了一礼,语声清脆地道:“洛儿见过师祖!”

    雪幽幽轻轻摆了摆手,带了些宠溺与无奈之意地笑道:“免了吧,我等正在议事,你却是有何紧要之事,非得现在来说?”

    水泠洛的大眼睛转了转,立即做出一副乖巧之状,道:“洛儿本是想等师祖您议完事之后,再来打扰的。可是方才等在门外,隐约听到有人提出关于伤口的问题,而洛儿恰巧又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便忙着进来说与师祖听一听了。”

    “哦?”

    雪幽幽不由略带惊讶地细看了洛儿一眼,“你可知我等正在谈论的究竟是何人身上的伤口吗?”

    “当然知道啦!洛儿方才也刚刚去查看过吴远和郭有忠的伤口,所以才会来找师祖您禀报此事。”

    一边一脸认真地说着,水泠洛一边转过身去,向着旁边的万横江施了一礼,“是我一时好奇,便进去看了一眼。事先并未征得万执法允准,鲁莽之处,还请万执法海涵!”

    万横江早就领教过这小丫头的伶牙俐齿,自不愿与她多言争辩。

    再者说,她进去看上那么一眼尸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根本谈不上触犯帮规。

    故而他这位刑堂执法倒也愿意显得大度一些,不在此事上与这小丫头多做计较。

    于是,他颇为客气地对水泠洛道:“水姑娘不必如此多礼。只不知姑娘可认识那两位死者吗?为何会对他们身上的伤口如此感兴趣?”

    水泠洛微微点了点头,道:“我确是见过那个吴远。当初南方出现离别箭时,家师水宗主正带着我在福州游历,也算是适逢其会。

    结果无巧不巧地,竟被我们发现,宫彦与另一个北人密谍公玉飒容偷偷会面,这才揭出了宫彦北人密谍的身份。

    后来,家师与我一路跟踪宫彦,到了泉州。当时与他一起追查离别箭的人中,便有那个吴远。

    不过我方才去查看尸身,并不是因为认识吴远,而是因为我也见到过离别箭留下的伤口,所以想去印证一下,看杀死吴远的人,到底是不是离别箭。

    结果,在看了那两位死者的伤口之后,我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死于离别箭,而是死于真正的利箭!”

    “什么?!这……这绝无可能!”

    一旁的蒋安马上提出了反对意见,“即便那两人可能不是死于离别箭,却也绝不可能死于真正的利箭!此中缘由,属下方才已向盟主解释清楚,那两名死者的伤口上未见明显的撕裂伤。”

    水泠洛眨了眨大眼睛,向着蒋安拱了拱手,道:“这位老伯说的不错,伤口上确实没有明显的撕裂伤。那是因为,凶手并没有从伤口上拔走利箭,所以便不会留下任何撕裂伤了。”

    蒋安听了,却又摇着头道:“可是我已经仔细查验过那两人的尸身,他们所受的并非贯穿伤,而伤口内部也没有任何细小的凶器留下,更别提是明显可见的利箭了。”

    “那老伯有没有注意到,那两位死者的伤口有何异常之处?”

    听水泠洛这一问,蒋安不由迟疑了一下,才答道:“这——,老夫只是一个普通的医者,所接触的死者本就不多,而且那些死者也多是刚刚亡故不久。

    可是吴远他们一个死于前日,一个死于昨日,待老夫今日验看时,他们的伤口均已出现稍许的腐坏。故而老夫也不敢说,这是否属于异常。”

    水泠洛顿时恍然地道:“原来老伯只是验看过那两位死者的尸身,却并未到他们尸身被发现的地方查看过。这也就解释了老伯没有发现异常的原因。”

    还未等蒋安有所表示,一旁的万横江就已耐不住性子,追问了起来:“水姑娘此话怎讲?难道你已去过案发现场?可是有了什么不寻常的发现?”

    “案发现场我倒是还没有来得及去,但我已经详细询问了那几个到过现场,并且在那里见过吴远和郭有忠尸身的忠义盟弟兄。而他们的话都证实了我当初的那个猜想,吴远二人应该是死于冰箭之下。”

    “冰箭?”

    万横江不禁惊诧地一皱浓眉,“姑娘是指完全用冰造出来的箭吗?”

    “不错。我曾在北方呆过,听当地的猎人讲,他们有时冬天会用冰制成的箭狩猎。冰箭射中猎物后,会迅速令它们的血液凝结,奔跑不动,可以十分容易地捉到它们。

    而且,由于伤口处的血液被暂时冻结,那些被射中的猎物就不会失血过多,经常在被捉到时都还活着。

    我听那些在案发现场见过吴远二人尸身的人说,他们的伤口处只有极少的血迹,流到外面的鲜血则更少。

    可当时谁都没把这当成一回事,只以为是由于受伤的部位特殊,或者是天气冷的缘故,所以才没有太多的血流出来。”

    蒋安马上摇着头道:“那些人不懂医理,自然不明白,以吴远两人伤口的创面与深度来看,必然会造成大量出血。如果出血极少,应该就是由外因所致。至于说到天气原因,此时应该还未冷到令热血在一瞬间快速凝结的程度。”

    水泠洛接口道:“是呀,如今虽然已经入冬,但景阳昨日的天气还算和暖,怎么也不会将郭有忠的伤口瞬间冻住,以致流不出血来。

    而冰箭则不同。在进入人体之后,它会很快地将伤口处冻结,同时它自身也会渐渐地被融化,最终消失不见,根本无迹可寻。

    由此推断,那枝用来作为凶器的冰箭,其形状应该并不太大,当是由特制的弩弓近距离射出。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凶手与死者应该互相认识,故而凶手才能够出其不意,在近距离发射冰箭,将对方射杀。”

    听完水泠洛这番详尽的解析,众人在惊诧之余,也都觉得这小丫头的话甚为合理。

    因为这样一来,既解释了为何谁都没有听到离别箭应有的箭啸之声,又解释了为何伤口看上去却又与离别箭极其相似的问题。

    这时,蒋安突然向着水泠洛拱手施了一礼,道:“老夫孤陋寡闻,以致判断失误,险些因此错指了凶手。承蒙水姑娘一番指教,不但令老夫茅塞顿开,更是为找到真正的凶手指明了方向。老夫在此谢过姑娘!”

    水泠洛连忙肃然还了一礼,“老伯过奖了!虽然洛儿不是忠义盟中人,但家师祖是忠义盟盟主,而我也曾与忠义盟的弟兄们一起协力抗击外虏。如今忠义盟遇到麻烦,洛儿自是义不容辞,当须尽到自己的一份心力!”

    雪幽幽将洛儿这一番出色的表现皆看在眼里,唇边不由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只觉这小丫头不但模样出落得越来越俊俏,而且武功和智计也是越来越长进。假以时日,必会超越她的师父,甚至还有自己这位师祖。看来寒冰那小子还是十分有眼光的——

    方一想到寒冰,雪幽幽顿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对,洛儿此刻所说的这一切,应该都是寒冰那小子教给她的!

    否则以洛儿的性子,哪里会去做查验尸身,以及向他人询问案发现场这种既麻烦又无趣的事情?

    而唯一能够让她心甘情愿去做这些的,恐怕也只有那个惯会油嘴滑舌、哄人高兴的寒冰了。

    想当初,她这位盟主大人就是被那小子一番花言巧语给说动,居然让古凝仅带着几百人去攻击数万西路军的大营,实可谓是一次极其疯狂的冒险之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