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居功至伟
    “洛儿果然聪慧!”

    寒冰这小子口中称赞着,暗中却是手臂一紧,将洛儿往自己拉得更近一些,随后便趁机在她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

    水泠洛的脸上不由闪过一抹羞色,瞪了这无赖小子一眼,又接着问道:“你可知道那条密道究竟在何处吗?”

    寒冰的星眸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懊恼之色,摇了摇头,道:“我只能推测得出,密道两端的出入口分别在南郊和远芳阁的附近。

    但具体位置,恐怕只有问郭士勋本人了。因为这条密道根本就是他亲自修的。

    廖京东曾经说过,远芳阁中原本另有一条密道,但由于燕栖湖的湖水浸入其中,遂被彻底封闭起来。当时是左语松下的命令,由郭士勋带人完成的。

    仔细想来,不过就是封住一条密道而已,居然花费了数月的时间,应该足够郭士勋从旁边另外修建一条新的密道了。

    可惜我当时并未仔细琢磨廖京东关于密道的这段话,只把心思放在了追查郑庸手下的事情上,却没有想到,密道与郑庸的手下,根本就是彼此相关的同一件事情。

    如今北戎刺客想必已经进入了景阳,此时再去寻找那条密道,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那郭士勋呢?我们该拿他怎么办?”水泠洛颇有些不甘心地追问道。

    寒冰的剑眉微微一挑,“这家伙心机诡诈,且又出手狠毒,自然留他不得!他应该是郑庸的心腹,对于那奸宦的秘密想必知道得不少,或许还能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关于北戎刺客的消息。

    我想先稍等一会儿,到了午间,忠义盟总舵里的人应该都会有些困乏,守卫也难免会有所松懈。那时我再悄悄摸进去,如果能捉到活口最好,实在不行,就直接把郭士勋给干掉!”

    水泠洛却马上摇头道:“可是郭士勋此刻并不在总舵之中。听说他一早就进了城,为他的堂侄郭有忠张罗后事去了。”

    “果然是又演了一出猫哭耗子!”

    寒冰的唇边不禁掠过了一抹冷笑,紧接着又颇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他一定是想趁此机会去见郑庸,好向那奸宦禀报忠义盟对这两桩血案的反应,甚至还想为自己邀功。只不过这样一来,捉到这位郭堂主的机会恐怕就不大了。”

    “为什么?”水泠洛不解地问了一句。

    “因为今日你这位洛儿女侠已在忠义盟众人的面前,将这场妄图嫁祸给离别箭的阴谋彻底揭露了出来。此刻,这一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郑庸的耳中。

    以那奸宦的狡诈,想必能够猜到我对郭士勋已经起了疑心。所以,这位土木堂主即使不会被马上灭口,恐怕也不可能再回到忠义盟了。除非——”

    见寒冰突然间沉默了下来,而一双剑眉却在微微皱着,水泠洛不由追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郑庸还有其他的诡计,要由郭士勋来替他完成。”

    说到这里,寒冰陡地转头看向洛儿,神色已变得异常严峻,“洛儿,从现在起,只要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一定要一直与雪盟主呆在一起。如果有忠义盟里的人找你,哪怕是与你再熟悉,都千万不要跟他走。明白吗?”

    水泠洛立即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明白。忠义盟里绝对不会只有一个郭士勋是郑庸的人,因为那条密道不可能是他一个人挖出来的。”

    “不错。土木堂中应该有郭士勋不少的帮手。这些人也许并不知道他是在为郑庸效力,但很可能都已得到过他的好处。所以到了关键时刻,他们还是会成为他的同伙和帮凶。

    而且,郭士勋只是目前刚刚暴露出来的一个,或许在其他的堂主中,也有郑庸的人。这些潜藏的敌人可能不会自己出面,而是利用一个你认为可以相信的人,将你从雪盟主的身边诱开。

    所以在一切还未明朗之前,除了雪盟主之外,你不要信任任何一个忠义盟的人。”

    “我知道了。”

    水泠洛再次点了点头,随即又忍不邹恨地哼了一声,“其实我一直觉得,万横江一定也是郑庸的人!今日他那般蛮横地当众逼迫师祖,想必就是受了郑庸的唆使!”

    对于洛儿的这一说法,寒冰并没有马上表示赞同,因为他并不十分了解万横江这个人。

    虽然廖京东也曾说过,这位刑堂执法可能是郑庸的人。

    但到目前为止,还未有任何确实的证据足以表明,万横江是郭士勋的同伙,并且也参与了郑庸的阴谋。

    不过,洛儿的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寒冰,他方才一直在想着郭士勋和密道的事情,却忘记了向洛儿询问今日忠义盟大堂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于是,他连忙放下了自己的心事,开口问道:“对了,洛儿,你还未告诉我,今日你是如何帮忠义盟的人破解了那两桩血案的?”

    听到他这么说,水泠洛却是俏脸一红,道:“我可不想抢你的功劳!”

    寒冰微笑看着她,柔声道:“怎么是抢我的功劳呢?这一切都是因为洛儿你神通广大,找到辛兄为我们大开方便之门,才让我得以亲自验看吴远和郭有忠的尸身。

    否则的话,我又如何能够发现这两桩血案的关键之处,并找出凶手的破绽所在呢?

    而且,最后还是通过你的一番精彩解说,才让那些忠义盟的人了解到这两桩血案的真相。所以说,在此事上,洛儿你才是居功至伟!”

    被他这般甜言蜜语地一说,水泠洛的小脸上不禁泛起了一个可爱而娇羞的笑容。

    虽然明知这家伙是在故意哄自己高兴,她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当时你又不在那里,又怎会知道我的那番解说是否精彩呢?”

    寒冰的星眸眨了眨,搂着她的纤腰,将她拉得更近了一些,道:“那不如洛儿你现在就全都讲给我听听,可好?”

    水泠洛轻“嗯”了一声,然后便习惯性地将自己的头倚在了他的肩头,开始讲述起刚刚发生在忠义盟大堂上的那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