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迫在眉睫
    ,!

    当听到洛儿说,雪幽幽被迫当众立下誓言,如果不能让离别箭血债血偿,她这位盟主便要以死谢罪的时候,寒冰的剑眉不禁微微一皱,马上便从中感觉到了那位雪盟主目前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与困境。

    这时,水泠洛忽然叹了一口气,道:“我真是不明白,师祖她老人家为何要立下如此的重誓呢?难道她真想杀了凌大哥吗?”

    “不,洛儿,你应该是误会令师祖了!”

    寒冰拉起洛儿的一只小手,安慰性地轻轻拍了拍,并耐心地向她解释起来。

    “雪盟主之所以立下如此重誓,并不是真的要与离别箭以死相拼,而只是在做出一种姿态,让忠义盟的人不再因此事而心怀不满,以致引起忠义盟的内乱。

    从接连发生的这两桩血案来看,那个凶手郭士勋明显是奉了郑庸的命令,故意在制造矛盾,混淆视听,目的就是为了重新揭出离别箭与忠义盟之间的旧怨。

    而事实上,到目前为止,郑庸的目的可以说是已经基本达到。即便是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吴远和郭有忠并非是被离别箭所杀,但这两桩血案还是成为了旧怨重提的一个契机。

    面对忠义盟内的群情汹汹,满腔愤怨,雪盟主若不能当机立断,彻底平息众人心中的怒火,那么接下来,很可能便会有人借此生事,将众人对于离别箭的仇恨,导向雪盟主本人,对她在追查离别箭一事上的不作为,生出极度的怀疑与不满。

    如今的忠义盟,表面上众人虽然都在听从雪盟主的号令,但实际的情形却是要复杂得多。

    因为其中的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手握重权的堂主及分舵主级别的人物,都还是由左语松提拔起来的。

    他们这些人很可能还在对那位被离别箭所杀害的左副盟主,保持着一定的敬仰与忠心。

    而一旦他们认为,雪盟主只是趁着左语松被杀的机会,打着为他报仇的旗号,进一步攫取了忠义盟的大权。可是在夺权之后,她便不再把为左副盟主报仇之事放在心上,更无意去追查离别箭的行踪。

    那么,这些人必然就会联合起来,共同反对雪盟主。

    如果情势像这样不断恶化下去,雪盟主便会渐渐失去对忠义盟的掌控。而整个忠义盟都会因为内斗而势力日衰,很可能就会被其他趁势崛起的帮派所吞并,最终在江湖上除名。

    雪盟主正是预见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不得不当众表态,向忠义盟的所有人展示她诛杀离别箭,为左副盟主以及其他被杀的分舵主报仇的决心,以此来赢得众人的信服。”

    听完寒冰的这一番解释,水泠洛难过的心情总算稍减,可心中却仍不免忧思难解。

    她轻蹙着秀眉,担心地问道:“可万一哪一天,师祖她找到了凌大哥怎么办?”

    寒冰的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不觉将她柔软的身子揽得更紧了些。

    他自然不敢对洛儿说实话,只能笑着安慰道:“凌大哥去南方找他心爱的人去了,应该不会再回来。雪盟主恐怕是没有机会找到他了。

    再者说,如今隐族人在大裕已可光明正大地生息,不会再遭到任何欺压与迫害,当然也就不再需要离别箭来为他们申冤复仇。因此,凌大哥也不必再以离别箭的身份与忠义盟为敌。

    如果他不再展露出离别箭的功夫,便是洛儿你都认不出他的真面目来,其他人又怎会知道他是不是凌弃羽呢?”

    水泠洛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却又忍不住轻叹了一声,道:“其实我真的想见一见凌大哥的真面目。像他那样的大英雄,一定是长得英武不凡,令人心仪。”

    虽然明知洛儿的一颗心已经完全放在了自己身上,但不知为什么,每当听到她提起凌大哥,甚至是萧玉,寒冰仍是不自觉地感到一阵酸意。

    他的手臂略一用力,竟将洛儿整个人都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而他的口中还带了些沾沾自喜之意地道:“这恐怕是要让洛儿你失望了!凌大哥他绝对不会再回来了!

    其实雪盟主也正是认准了这一点,才会那么干脆地立下重誓。因为她的心里很清楚,忠义盟的人再也不会找到离别箭的任何踪迹,所以她根本就不会有真正面对离别箭,让他血债血偿的一日!”

    水泠洛躺在寒冰的怀中,向上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他眼中的那抹得意之色,不由轻轻撇了撇嘴,道:“即使是凌大哥不再回来,难道我不会自己去南方寻他吗?

    我与凌大哥曾有过约定,终有一日,我会认出他的真面目来。到时候,我拉一拉自己的右耳朵,他就会拉一拉自己的左耳朵,承认是被我猜对了。反正我是一定不会输给他的!”

    寒冰听了,眼珠不由微微一转,在洛儿的耳边轻声哄劝道:“洛儿,要不然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找凌大哥,可好?如果你一时不能确定是他的话,我便向他出手,逼他露出真实的武功。你就不难把他给认出来了。”

    水泠洛的大眼睛转了转,心中早已意动,却故意出言拒绝道:“不必了。我虽然没有见过凌大哥的真面目,但却是听过他的声音。

    到时候只要我与他说上一、两句话,自然便会将他给认出来。哪里还用得到你所说的那种笨办法,非要彼此打上一架才见效?”

    寒冰碰了一鼻子灰,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怎么一提到凌大哥,这小丫头的小脑袋瓜就变得这般灵光起来?

    “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要陪你一起去。毕竟我跟凌大哥也是识得的,很久不见了,自然很想念他。而且你一个人去南方,我肯定不放心。

    再说了,南方有许多好玩的去处,我还想与你一起去游玩一番呢。洛儿,我刚刚还教了你一套无敌剑法,你可不能忘恩负义,抛下我一个人,自己出去玩儿!”

    看到寒冰居然露出这种无赖的嘴脸,水泠洛终于忍不住“咭”地笑出了声。

    见她终于不再为离别箭的事情烦恼,寒冰也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尽管明知终会有再也瞒不住的时候,但哪怕能让她这样无忧无虑地多过上一日,也是值得的。

    方才,他对洛儿所说的那些关于离别箭会就此消失的话,的确是出于本心。

    但是他的心里却是清楚得很,即便自己从此不再施展离别箭,还是已经有人知道了自己就是离别箭的秘密。

    当初在那座天桥下,他本打算一举杀掉独笑穹,目的不仅是为了消除一个劲敌,还是为了就此灭口,不让这位赤阳教主有机会将他就是离别箭的秘密泄露出去。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公玉飒容的出现,彻底破坏了他的计划。

    既然这个秘密已经不可避免地要被泄露出来,那么终有一日,还是会传到忠义盟中人的耳朵里。

    正是预见到了情势的发展不容乐观,寒冰才没有直接出面,调查忠义盟中刚刚发生的那两桩血案。

    因为一旦有人趁机当众质问他是不是离别箭,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如果矢口否认,一旦真相揭开,他从此便再也无法面对那些被自己欺骗过的江湖人。

    可如果一口承认自己就是离别箭,必然会让忠义盟的人群情激愤,同时也让盟主雪幽幽进退两难。

    到那时,忠义盟的人根本就不会再相信他对于那两桩血案的调查结果,而且更是会认为他在贼喊捉贼、嫁祸于人。

    如果再被一些别有居心的人蓄意歪曲,他在北戎设计营救忠义盟密谍的举动,都很可能会被误解,甚至是被曲解。

    一些人会将他此举的目的说成是故意示恩,想借此掩饰自己离别箭的身份,或者是打算在真相被揭开时,凭他对忠义盟曾有过的这个恩惠,为自己减轻罪责。

    而他那个所谓皇子的身份,更是会被用来大做文章,藉此牵扯出一大堆关于冷氏父子联手,意图消灭忠义盟的谣言。

    一旦局势失控,只要忠义盟的人与寒冰之间发生任何流血冲突,那么这件事便不再只是一起单纯的江湖恩怨,而是会被作为新君冷衣清打压忠义盟,讨好隐族人的铁证。

    如此一来,大裕出兵解救重渊之围的行动,恐怕就会遭到更多人的反对,最终胎死腹中。

    而趁这踌乱之机,郑庸还会配合北戎刺客,刺杀裕帝冷衣清,进一步造成更大的混乱。

    到那时,重渊失守,大裕内乱,北戎人的铁蹄便可趁机南下,夺取大裕的江山。

    危机已迫在眉睫,即便是聪慧多智如寒冰,也想不出太好的应对之策。

    随着舅舅浩星明睿以及那些隐族密谍的离去,他已经彻底失去了隐族人在背后的支持。

    而郑庸这奸宦却隐于暗处,利用其爪牙在四处埋下引线,随时准备引燃战火。

    寒冰很清楚,自己此刻所面临的形势,实是比在北戎之时更加凶险。

    对此,他并无任何畏惧,因为他早已习惯把一切的困难都由自己一人抗起。

    他只希望,自己的力量足够大,可以保护身边所有的至亲至爱之人,让他们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