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天助我也
    ,!

    夜色如墨,无月亦无星。

    不知从何时起,天空中开始静静地向下飘落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很快便将整座景阳城笼罩在一片迷蒙之中。

    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将数片雪花吹到了正站在一处屋檐下的郑庸那张干枯瘦瘪的老脸上。

    他抬起手来,随意地抹了一把那些融化后正顺着面颊向下流淌的雪水,唇边不由掠过了一抹狞狠的笑意。

    呵呵,下雪了,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有了这场风雪的加入,那些大内侍卫的耳力和目力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这就正好方便了今夜的这场刺杀行动。

    一边得意地想着,他那双细小而不时闪烁着精光的眼睛,仍紧紧地盯着前方不远处那座高高的宫城。

    这时,立在他身后的那人忽然语声低沉地开口道:“为了等到这位姓金的副将轮值,我等已经足足浪费了两日时光。如今事到临头,他不会突然变卦吧?”

    “独教主但请放心,这位金将军乃是一个十分信得过的人,绝不会做出临阵退缩之事。此刻子时方过,还未到我等约定的时间,教主尚需耐心等待片刻才是。”

    郑庸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独笑穹,同时眼角的余光也扫过了其身后的那十名黑衣人,心中实在有些拿不准,这位赤阳教主心中所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

    早在三日之前,独笑穹便已带着他的亲传弟子——公玉飒颜和公玉飒容两兄弟,以及十名赤阳教高手和十名暗卫司的暗卫,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景阳城外。

    等在那里负责接应的那几名郑庸的手下,带着他们经由一条密道,顺利进入了景阳城中。

    与独笑穹方一见面,郑庸便将自己所制定的那个经过深思熟虑的计划,向这位赤阳教主做了一番详尽的说明。

    按照郑庸的这一计划,今夜的刺杀行动一共要兵分两路:

    一路由郑庸的手下带领公玉飒颜和公玉飒容兄弟二人,以及二十名赤阳教弟子和暗卫,通过济王府与寿康宫之间的密道,进入皇宫。

    出了密道之后,他们就要直接冲进皇帝和皇后所居的福宁殿,执行刺杀冷衣清的行动。

    另一路,则是由郑庸带着赤阳教主独笑穹,从离福宁殿最近的东华门附近摸进去。凭着郑庸对这座皇宫的熟悉,以及他们二人的身手,不难避过宫内的层层警戒,潜入到福宁殿内。

    但他们二人的目标并不是冷衣清,而是那个每夜都守在福宁殿顶之上的皇长子寒冰。

    郑庸与独笑穹两人联手,即便不能杀掉或是伤到寒冰,也定能将他死死缠住,为公玉飒容他们争取时间,完成“刺冷”计划。

    然而令郑庸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完自己的计划之后,独笑穹当即便提出了不同意见。

    这位赤阳教主倒是同意兵分两路,但却提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安排。他非要将公玉飒颜手下的那十名暗卫带在自己的身边,一起由东华门附近杀入皇宫。

    可是大家谁都清楚,以那些暗卫们的武功,根本不可能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翻越由禁军严加守卫的东城墙,然后再突破宫城里大内侍卫的层层戒备,最终到达福宁殿。

    所以显而易见地,独笑穹此举的目的,就是打算牺牲掉那些暗卫。

    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将守卫宫城的大内侍卫都吸引到他们这一路人马的身上,以便为公玉飒容他们制造刺杀的机会。

    而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将公玉飒颜彻底地孤立起来,以防他找到机会,对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下手。

    对于独笑穹这一明显是针对自己的用心险恶的安排,身为暗卫司总司的公玉飒颜当然是竭力反对,坚决不同意将自己的手下交由这位赤阳教主去当作引敌的诱饵牺牲掉。

    但如今已没有那位戎国的皇帝陛下为他撑腰,独笑穹又岂会把他的意见放在眼里。

    最终,面对满眼杀气的师父,公玉飒颜还是不得不乖乖屈从。

    郑庸当然看得出来,独笑穹早已打定主意,是绝对不会让他的这位亲传大弟子及其手下的那些暗卫们,活着逃出那座大裕的皇宫。

    其实,郑庸本人也一直想除掉那个心机狡诈,且又对自己心怀怨恨的公玉飒颜。不过在他想来,这件事情完全可以等到刺杀了冷衣清之后再做。

    因为目前己方的人手本就极为有限,要执行如此困难的一个刺杀行动,自然是多一个人便多一分把握。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郑庸根本就不喜欢独笑穹这个故意暴露己方行藏,将敌方力量吸引过来,从而为公玉飒容他们制造刺杀机会的馊主意!

    独笑穹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裕帝冷衣清。而郑庸则不同,他的主要目标还是寒冰。

    所以,他可不想被独笑穹用作一枚诱敌的棋子,随这位赤阳教主一路闯进皇宫,杀入福宁殿。

    但郑庸绝对不会像公玉飒颜那般,直接出言反对独笑穹的决定。

    他只是多费了一些唇舌,说服了独笑穹,将刺杀行动延后几日。

    然后,他便找到了自己埋在禁军中的那枚棋子——金方河。

    金方河多年前便是前禁军大统领赵展的亲卫,后来又被提拔为一名副将,足可以称得上是赵展的心腹。

    然而赵展一死,那位新任的禁军大统领宋青锋,自然不会再重用像金方河这种与赵展渊源颇深之人。

    在金方河看来,宋青锋一直在故意为难自己,处处打压,动辄得咎。

    故而,他的心中对宋青锋的恨意极深,同时也对自己在禁军中的前程再不抱任何的希望。

    可就在金方河犹豫着是否要离开禁军之际,郑庸却忽然出现了。

    这位前大内总管,同时也是赵展的义父,劝说金方河继续留在禁军里,但今后要听从他的指令行事。

    为此,郑庸给了金方河许多的好处,更还向他许诺了一笔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酬劳,足够让他以后能够逍遥度日。

    于是,金方河便留了下来,时刻等候郑庸的指令。

    郑庸很清楚,这位金副将在关键时刻,很可能会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所以他不会轻易使用这枚棋子,以令其过早地暴露。

    但这一次,郑庸认为,应该是已经到了决定成败的关键时刻,也到了金方河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于是,他给金方河下达了一个指令——

    让这位金副将借值守宫门之机,在子时中左右,将东华门附近那段城墙上负责守卫的禁军引开一段时间。

    而此刻,郑庸所等待的,就是金方河对他的这一指令所做出的回应。

    虽然由于郭士勋身份的暴露,令他不得不将断箭行动提前了一天,但金方河已经得到了消息,按理说应该不会误事的。

    可是眼见已近子时中,郑庸还是不免感到有些心焦,不自觉地又抹了一把落在脸上的雪花。

    就在这时,他终于看到,前方那段城墙上的某处垛口,出现了一抹微弱的火光。

    只见那火光在一明一灭间,接连闪烁了三下,然后就彻底消失了,正是事先所约定的暗号。

    郑庸连忙对独笑穹点了点头,率先向那处宫城的下方潜行了过去。

    独笑穹对身后的那十名暗卫挥了挥手,一起跟在了郑庸的后面。

    以郑庸和独笑穹的身手,自然能够轻而易举地从那段数丈高的城墙上一跃而过。

    而那十名暗卫却要借助事先准备好的飞索,也都有惊无险地翻越过了这段无人守卫的城墙。

    待所有人都安然落地之后,郑庸的脸上不禁闪过了一抹阴险的笑意,再次对独笑穹点了点头。

    随后,他便带着这些北戎刺客,向在雪夜中显得越加静谧的重重殿宇深处飞纵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