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雪飞箭啸
    ,!

    望着走在自己前方的那个模糊而高大的背影,公玉飒颜那颗一直在惶恐不安的心,多少还是找到了一丝安慰。

    因为他知道,只要有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在,师父就不会对自己下手。

    虽然自己的这位兄弟,至今仍在为当初寒冰打伤师父的那件事情,对自己耿耿于怀,但是公玉飒颜相信,飒容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这位兄长送命的。

    那一日,公玉飒颜带着寒冰偷偷摸上赤阳山,本打算是要借这少年之手,一举将自己的那位师父独笑穹给干掉。

    谁知眼看寒冰就要得手之际,公玉飒容却从一个赤阳教弟子的口中得知,陆远风正在被郑庸追杀。

    急于救师父的他便想马上冲出去,用这个消息将寒冰引走。

    但公玉飒颜绝对不想功败垂成。于是,他就死死地按住了自己的兄弟,阻止他从病床上下来。

    结果,公玉飒容命令其他的赤阳教弟子将自己的兄长强行拖开。而他自己则由人扶着下了病床,支撑着走到门外,终于成功地用陆远风的消息引走了寒冰,救下了身受重伤的师父。

    为此,公玉飒颜险些被那位对他恨之入骨的阴太后给宰了,幸亏有皇帝陛下出面替他求情,才算是又饶过了他这位总司大人一回。

    公玉飒容背上的伤口也因强行起身而被再度撕裂,但他却仍是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跪在独笑穹的病榻前,苦苦哀求师父再给自己的兄长一次机会。

    最终,公玉飒颜得以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只不过却是暂时的。

    因为阴太后已与戎帝宇文罡谈妥了条件,在执行这次“刺冷”计划的行动中,公玉飒颜及其手下的暗卫们,必须完全听命于赤阳教主独笑穹的调遣。

    这也就意味着,进入裕国之后,公玉飒颜的一条性命便彻底地被攥在了独笑穹的手中。

    结果不出所料的,在今夜的刺杀行动开始之前,独笑穹可谓是极为蛮横地夺走了公玉飒颜的全部手下。

    公玉飒颜自然明白,师父这是要让自己变得孤立无援,只能依赖兄弟公玉飒容的保护。这样一来,自己便没有能力去刺杀冷衣清,更没有胆量去伤害唯一能够保护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

    而事实上,公玉飒颜原本就没有冒险向冷衣清下手的打算,更是半点儿也没有要伤害自己兄弟的念头。

    自从那次公玉飒容从古凝的玄铁匕下舍命救了他之后,公玉飒颜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世上唯一一个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这个兄弟。

    故而他早已暗暗做出了决定,来到裕国之后,自己时刻都要跟在兄弟公玉飒容的身边,既可以互相保护,又可以帮助他完成刺杀行动。

    至于争夺教主之位和传输内力的问题,公玉飒颜也已想得极为明白。

    只要飒容他坚决不同意,师父也无法逼迫他吸取自己这位兄长的内力。

    而一旦自己的兄弟登上了教主之位,必会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在朝中站稳脚跟,攫取更大的权力。到时候,兄弟二人联手,说不定就连这天下最终都会姓了公玉。

    正是由于心中有了这一份笃定,在独笑穹强行带走了他的全部手下之后,公玉飒颜虽然感到惊惧愤怒,却仍是没有放弃希望。只要知道自己的兄弟还在身边,他便有了继续前进的勇气。

    而此刻,走在这条阴冷幽暗的密道之中,他确实需要这种勇气来支撑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飒容——”

    他忍不住低唤了一声,想进一步确定一下,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前方那个高大的身影闻声慢下了脚步,转回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道:“大哥,放心吧,马上就要到了。出去之后,你就紧跟在我后面,不会有事的。”

    公玉飒颜的心立时便定了下来,也回了他一个微笑,赶紧加快脚步,跟上了自己的兄弟。

    果然,又前行了不远,他们便到达了这条密道的出口。

    那个在前面带路的郑庸的手下一伸手,按下了某处的机关,随着“咔”地一声轻响,出口处的挡板便自动移开,露出了一个仅供一人进出的洞口。

    公玉飒容一马当先,第一个顺着立在洞口的竹梯爬了出去。

    公玉飒颜本打算紧随其后,但陡地一转念,便又改了主意。

    他挥了挥手,让那十名赤阳教弟子走在自己的前面。

    然后,他转头看向那个郑庸的手下,笑着问了一句:“仁兄不上去吗?”

    那人摇了摇头,道:“总管大人吩咐过,在下只负责给诸位带路,然后守住出口,待你们得手之后,再带你们从此处离开。”

    “如此就有劳仁兄了!”

    公玉飒颜含笑点了点头,便开始往竹梯上登去。

    也许是竹梯上面有些滑,只见他似是一个没留神,竟然失足从梯子上摔跌了下来!

    旁边的那人见状,连忙上前扶了他一把。

    可谁知就在这时,陡地寒光一闪,一柄雪亮的匕首已刺入了那人的下腹之中!

    那人当即惨叫了一声,紧接着,胸前又挨了重重的一掌。

    随着“喀”、“喀”几下肋骨的断裂声,他的整个人立时被打得飞跌了出去。

    见那人趴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声息,公玉飒颜的口中不禁发出了一声冷笑。

    他可不相信,郑庸会打什么好主意!

    上一次,这奸宦设计暗害他这位总司大人未成,自然担心有朝一日会被他寻到机会报复回来。

    所以,这奸宦肯定会趁他身在裕国,孤立无援之际,想方设法地将他置于死地。

    这奸宦让人多此一举地守住密道口,目的很可能就是想彻底断了他的退路,借大内侍卫之手除去他。

    “大哥——”

    洞口外忽然传来了兄弟公玉飒容的低唤声。

    公玉飒颜连忙答应了一声,迅速地抬起一只脚,将手中那把带血的匕首随意地在自己的靴底抹了两下,便将它重新收入了怀中。

    随后,他的双手又攀上竹梯,准备立刻出去与公玉飒容会合。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心却突地一跳,发觉又开始能够感应到自己手下的那十名暗卫了。

    不对!不是十名,而是九名!

    怎么回事?为何这么快就少了一个?难道师父那一路已被宫中的侍卫发现,双方交上了手?

    公玉飒颜正自心惊之际,陡然间竟感应到,又少了一个暗卫!

    看来情况不妙,师父他们一定是遭遇到了强敌。

    “大哥——”

    上面再次传来公玉飒容焦急的低唤声。

    公玉飒颜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放弃了转身逃走的想法,决定还是与自己的兄弟呆在一起。

    如果侥幸得手,自然是最好。即便是一击不中,应该也有机会再从密道中逃走。

    于是,他迅速爬上竹梯,出了洞口,发现自己已置身于一间空荡荡的大殿之内。

    虽然四周一片黑暗,他还是能够模糊地看到,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

    “大哥你也感应到了?”公玉飒容惶急地问了一句。

    公玉飒颜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我手下的暗卫已经死了两个,不,此时已是三个了!”

    “师父他们一定是遇到了强敌,我们得尽快赶去支援——”

    “不!”

    公玉飒颜当即摇头打断了自己兄弟的话,“师父他们一定是在故意吸引敌方的人手,以便给我们制造更多的机会。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完成‘刺冷’计划,不能让师父失望,更不能让皇帝陛下失望!”

    他的这番话说得极是冠冕堂皇,且又义正辞严,令公玉飒容也不得不服从。

    “好,大哥,我听你的!我们这就冲进福宁殿,杀了冷衣清!”

    公玉飒容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打开了那扇紧闭的殿门。

    一阵夹着大片雪花的寒风扑面而来,令他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但他仍是毫不迟疑地迈开大步,走到已铺了一层积雪的庭院中。

    而公玉飒颜和那十名赤阳教弟子也紧随其后,一路跟着他,穿过了这处宽敞的庭院,又穿过了一道道宫门,一路走出了这座空无一人的寿康宫。

    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风雪声,四周仍是一片沉寂。

    也许是太安静了,以至于他们踏在雪地上所发出的“沙沙”声,都变得清晰可闻,竟给人一种行走于梦幻之中的奇特感觉。

    可就在这时,接连几下动人心魄的弓弦声骤然响起,彻底打破了他们的这场梦幻之旅!

    紧接着,又是尖厉刺耳的箭啸声。

    伴随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一大蓬密密麻麻的箭雨便劈头盖脸地向他们洒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