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浴血苦战
    “不好!有埋伏!”

    公玉飒颜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向来路上飞快地逃去。

    刚跑出没几步,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几声惨叫,想必是已有赤阳教的弟子丧生于那漫天飞来的箭矢之下。

    他不禁加快了脚下奔跑的速度,径直冲过了那扇寿康宫的大门。

    一屁股瘫坐在再安全不过的门后,公玉飒颜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似乎都已跳出了腔外!

    直至半晌之后,急剧的喘息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他竭力抑制住心中的恐惧,透过门缝向外张望,可是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他又尽力侧耳倾听,终于听到随着风声传过来的隐隐呼喝声。

    看来,对方已经停止放箭,开始短兵相接了。

    他想站起身来,可一双腿却仍在簌簌地发着抖,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

    狠狠地在自己不争气的腿上捶了一记,公玉飒颜的心中却在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郑庸。

    一定是这个狗太监所设下的阴谋!

    他故意将他们出卖给裕人,这样就会把那些大内侍卫都给吸引过来,而这狗太监便可趁机进入福宁殿,做他一直想做的某件事情。

    尽管公玉飒颜猜不到郑庸究竟想干什么,但他知道,那件事应该并不是刺杀冷衣清。

    因为公玉飒颜清楚得很,郑庸唯一的目的,就是杀掉寒冰。

    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这奸宦是绝对不会把他自己暴露在寒冰的面前,落得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

    而郑庸这一次居然亲自给他们带路,入宫行刺,这其中恐怕是有他不得不来的重要原因。而那个原因,肯定是与寒冰有关。

    至于他们这些人,不过都是被这奸宦用来掩人耳目的诱饵罢了。

    既然大家都被郑庸这狗太监给算计了,很可能师父也难以幸免。这一次,寒冰应该不会再错过除掉他这位赤阳教主的机会了。

    一旦师父被杀,这场刺杀便再无任何成功的希望。那自己与飒容又何苦冒着性命之险,在这里与那些大内侍卫们浪费时间呢?

    一想到这里,公玉飒颜只觉心中一定,腿上也忽然有了力气,立刻“噌”地一下,从地上站起身来。

    随即,他便从门后一蹿而出,直接向着犹自传来呼喝声的地方奔了过去。

    此时,公玉飒容带领着从方才那阵箭雨中幸存下来的几名赤阳教弟子,正与数十名大内侍卫在风雪中搏命厮杀。

    好在这些大内侍卫里面并无武功太过高强之人,反倒是被公玉飒容他们几人稍占了些许上风,边战边进,渐渐地往福宁殿的方向一路逼近。

    寿康宫本就与福宁殿相邻,中间不过就是隔了一条巷道而已。

    公玉飒容他们很快就穿过了那条宽阔的巷道,从福宁殿的北门杀了进去,一直冲向那位大裕皇帝陛下的寝殿。

    可是这时,又有一批大内侍卫围了上来。

    其实公玉飒容的心里很清楚,既然不幸提前暴露,这次刺杀行动已经注定会失败。尤其是,那个武功尚在自己师父之上的寒冰还未现身,一旦这少年出手,恐怕所有人都再也出不了这座皇宫了。

    但是此时,公玉飒容能够感应到,自己的师父就在不远处,甚至是已经置身于这座福宁殿中。所以他只能继续向前冲,争取尽快与师父会合。

    只见他猛地一剑挥出,直接将一名大内侍卫的头颅给劈了下来!

    那颗头颅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带着一大蓬喷溅而出的鲜血滚落在雪地上。

    见到如此凄厉的一幕,那十几名正围攻公玉飒容的大内侍卫都被他的神勇所震慑,气势立时一弱。

    而公玉飒容马上抓住这一机会,奋力杀开一条血路,向那位裕国皇帝冷衣清的寝殿不断逼近。

    可是越往前行,遇到的大内侍卫越多,公玉飒容和他身边的那几个赤阳教弟子已被重重包围起来,完全陷入了一场无休无止的苦战之中。

    此刻,浑身浴血的他,已经感觉不到那些鲜血究竟是来自于敌人,还是来自于自己了。

    眼前所见到的,只有不断交错的刀剑,耳中所听到的,也只有翻卷的锋刃砍入人体时所发出的钝响声,还有……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当听出其中的一声惨叫,就响自身边的一名赤阳教弟子时,公玉飒容的一颗心顿时又往下沉了沉。

    他此时已将全部心神皆用于对敌厮杀,手中的长剑一直在不停地重复着砍杀的动作,根本无法再分心,用嫁衣神功去对自己的同伴进行感应。

    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师父就在不远处,但他并不能清楚地感应到独笑穹的准确位置。

    那座裕帝的寝殿已经近在眼前,公玉飒容甚至还能够隐约地看到,那个依然端坐于殿顶之上的黑色身影。

    寒冰——

    这位年少的绝世高手应该并未把他们这几个所谓的北戎刺客放在眼里,他所在等的,应该是自己的师父独笑穹。

    一种绝望的情绪,瞬间袭上了公玉飒容的心头!

    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恐怕支持不到与师父会合的时候了,而师父他,恐怕也失去了从寒冰手中逃脱的机会了。

    此刻,唯一能够令公玉飒容略感安慰的是,自己的兄长没有跟上来,应该是已经顺着密道逃走了。

    他刚想用嫁衣神功感应一下公玉飒颜的具体位置,结果在一疏神间,竟被人从身后砍了一刀,立时在他的左肩背上留下了一道半尺多长的血口子。

    脚下猛地一个踉跄,他的人不禁向前冲出了几步,却见两柄明晃晃的长剑直奔自己的胸口刺了过来。

    他连忙将右手中的剑向上用力一撩,把那两柄想要自己命的长剑给拨打到了一旁。

    可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又有一缕锐风从自己的背后袭来!

    他只好勉力转身接招,但已经虚浮无力的双腿却行动迟缓。

    结果,他的一只左脚在雪地上一滑,整个人竟突然间跌坐在了地上!

    这样一来,虽是无巧不巧地避过了背后袭来的那一剑,可公玉飒容却再也没有力气站起身来迎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围攻自己的那些大内侍卫们刀剑并举,一齐向自己的身上招呼下来——

    他不由苦笑一声,微合上双眼,等待利刃加身的那一刻。

    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在他的耳畔不断地响起,可那些预期中的利刃,却一直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

    公玉飒容陡地睁开双眼,正看到一把向自己当头落下的长剑忽然改了方向,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划了一个大圈,一瞬间竟将其他的那些刀剑都撞得偏离了方向。

    正是在这宝贵的一瞬间,他已被人猛地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他的整个人便不由自主地被那人拉着向前狂奔。

    当他的心神稍定之后,终于看清楚了那个拉着自己狂奔的人,正是自己的兄长公玉飒颜,而他们此刻狂奔的方向,却是与那座寝殿背道而驰。

    公玉飒容不禁焦急地喊了一声:“大哥,师父还在——”

    “师父当然还在!”

    公玉飒颜突然厉声打断了他的话,“所以寒冰才没有动。你以为一旦寒冰出手,师父还能存在多久?!”

    公玉飒容猛地一用力,硬是挣脱了兄长的手,奔跑的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可是我们不能就这样抛下师父,否则——”

    “否则怎样?!”

    公玉飒颜再次厉声打断了自己兄弟的话,“不抛下他,我们就得跟他一起死!再者说,凭师父的武功,独自逃走的机会应该很大。可若是再带上一个受伤的你,你认为你们逃走的机会还存在吗?”

    公玉飒容不禁窒了窒,却仍是站在那里,“但那些教中的兄弟们呢?难道我们也要丢下他们不管吗?”

    “你真觉得自己能够救得了他们吗?!”

    公玉飒颜直气得跺脚大喊了一声。

    他刚想再劝说自己这个脑袋不开窍的兄弟两句,谁知就在一抬眼间,却看到那个一直坐在福宁殿顶的人影,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

    他立时面色大变地道:“不好.冰要出手了!”

    “师父!”公玉飒容不禁惶急地呼喊了一声。

    公玉飒颜却再次拉住了他的手,大叫道:“不是师父.冰是冲着我们来了!”

    公玉飒容闻言猛地一回头,果然看到那个人影已经从福宁殿顶纵身而下,正冲着他们的这个方向飞扑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