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螳螂捕蝉
    ,!

    进入东华门之后,郑庸便带领着独笑穹和那十名暗卫,尽量绕开有可能设置了警哨之处,往福宁殿的方向一路奔行。

    因为有了这场风雪相助,他们的身形皆被越来越密集的雪花所遮挡,而他们跑动的声音,也皆被越来越猛烈的风声所掩盖。

    直到前面已依稀可见那座福宁殿顶端的轮廓时,他们这一行人也未被宫中的侍卫们发现。

    走在前面的郑庸逐渐放慢了脚步,最终,在福宁殿那道高高的宫墙外停了下来。

    说实话,如今这座福宁殿内的守卫情况具体如何,他这位前大内总管也是心中无数。

    所以他打算与独笑穹商量一下,让那十名暗卫原地待命,而他和这位赤阳教主先翻过宫墙,摸清楚里面的情况,并解决掉那些负责守门的大内侍卫,然后再放那十名暗卫进去。

    这样一来,他们便可以在被发现之前,尽可能地接近这座福宁殿的核心地带——裕帝冷衣清的寑殿。

    郑庸回转过头去,正看到独笑穹那高大的身影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然而,当他再向独笑穹的身后看去时,却发现那里竟是空无一人!

    郑庸顿时心中一惊,连忙低声问道:“独教主,其他的人呢?”

    “他们不会再跟来了,我们赶快进去吧!”

    独笑穹的声音听上去比这冬夜的风雪更多了几分渗人的寒意。话音未落,他便一个纵身,迅速消失在了那道宫墙之后。

    郑庸的小眼睛接连眨巴了几下,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由干巴巴地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地道:“如此正好,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说完,他也一个纵身,从那道宫墙上飞越而过,进入了福宁殿。

    这一次,改为独笑穹走在了前面。

    对于这位赤阳教主而言,这座福宁殿其实并不算十分陌生。因为早在二十多年以前,他就曾闯入过此处,意图刺杀当时的皇帝浩星潇启。

    虽然上一次几乎全军覆没,但独笑穹相信,这一次自己应该是胜券在握。

    只要他能够独自将寒冰给困住,而郑庸再拖住一部分大内侍卫,甚至包括那个侍卫统领朱墨,那公玉飒容他们就能够顺利地杀入裕帝冷衣清的寝殿。

    而寝殿内还有那个假扮宫人的天香教主凤嫣予以接应,想必不难一举斩下冷衣清的首级。

    就在这位赤阳教主正自信心满满之际,心头却陡地一阵狂跳,瞬间便感应到,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遇到了某种凶险!

    这一发现立刻令独笑穹悚然而惊!

    从公玉飒容他们此刻所处的位置来看,应该还未进入到福宁殿内,怎会这么快就被人给发觉了呢?

    难道对方已有所准备,早就设好了埋伏?

    一念及此,独笑穹当即转头瞪着郑庸,语气凶狠地问道:“今夜的行动,果真是如你先前所说的那般,都已安排无误了吗?”

    郑庸的小眼睛不由微微眨动了一下,随即便做出一副讶然之状,问道:“独教主何出此言?莫非是感到有哪里不对了吗?”

    “飒容他们尚在福宁殿外,就遇到了阻拦,显然对方是早有准备!”

    说话时,独笑穹的目光一直盯在郑庸的脸上,就是想彻底地看清楚,这老太监究竟是在做戏,还是真的对此一无所知。

    而郑庸在听了他的话之后,一双小眼睛又快速地眨巴了几下,急声追问道:“难道是被寒冰发现了那条密道?不知眼下的情形如何?令徒他们可还安好?”

    见这老太监确是有些慌了,独笑穹不禁冷哼了一声,道:“他们目前应该尚无危险,而且正在向这边靠近。想来那位侍卫统领朱墨仍是将主要的防卫力量放在了福宁殿内,因此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对付飒容他们。”

    “那我们还是暂且耐心等上片刻,待令徒他们赶到之后再动手为宜。到了那时,两路人马一前一后同时杀入那座寝殿,寒冰应该就不会像此刻这般沉得住气了!”

    郑庸一边说着,一边微眯着眼睛,看向不远处那个正一动不动地盘膝高坐于寝殿顶上的黑色身影。

    独笑穹沉默着没有说话。

    此刻,他正一面在感应公玉飒容那边的情况,一面也在考虑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如果依郑庸所言,采取以静制动的策略,暂时隐而不发,待寒冰最终沉不住气率先出手,那自己的胜算的确会多上几分。

    但是以飒容他们目前的情形来看,恐怕未必能够坚持到那一刻。

    除非是有人马上过去支援他们,或者是直接把那些正围攻他们的大内侍卫给引开。

    郑庸应该是有这个能力去救飒容他们,但以这老太监奸狡的个性,决不可能会冒着性命之险,去做这种对他并无任何好处的事情。

    所以,目前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采取围魏救赵的策略,让郑庸去闯冷衣清的寝殿。

    那些大内侍卫们一见他们的皇帝陛下遇险,必定会全力赶来救援,而飒容他们那边的压力自然就会因此减轻。

    如果郑庸真的能够趁机杀了冷衣清,那“刺冷”计划就算是顺利完成,飒容他们便无需再继续拼命,可以就此安全撤离。

    反正只要冷衣清死了,不管是谁杀的,作为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自己都有办法最终将功劳归于飒容一人。

    至于那些很可能要对此提出异议的人,自己也会让他们彻底开不了口。

    想到这里,独笑穹马上转头对身边的郑庸道:“郑总管,寒冰由我一个人来对付足矣,你还是去协助那位天香教主,将那座寝殿内的大内侍卫们都尽快解决掉。”

    郑庸一听,那双狡猾的小眼睛转了转,竟是犹豫着没有动弹。

    这奸宦清楚得很,寒冰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应该是已经察觉到隐身于暗处的他和独笑穹。此刻,这少年肯定就是在等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也就是在等他们自行暴露于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

    而独笑穹之所以让他去闯寝殿,目的就是让他成为寒冰攻击的目标,然后他这位赤阳教主就可以来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对寒冰展开偷袭。

    这种充当诱饵的蠢事,他郑庸才不会去做!

    于是,这奸宦缓缓地摇了摇头,还信口编着谎言道:“独教主有所不知,天香教主乃是一位使毒高手。此刻,那座寝殿之中怕是已经布满了奇毒,我等还是不要轻易闯入。”

    独笑穹一听,凶横的双眉立时便竖了起来,“若是谁都进不了寝殿,如何才能杀得了冷衣清?!”

    郑庸却呵呵笑了一声,不紧不慢地道:“还请独教主稍安勿躁!凤嫣在里面解决掉那些大内侍卫之后,自然就能轻易地摘下冷衣清的人头。而我等只要在此拖桩冰,为凤嫣争取时间即可。”

    独笑穹紧紧地盯着郑庸,目光中充满了怀疑之色。

    此时,这位赤阳教主的心中已生出了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自己很可能是被这老太监给利用了!

    他忍不住怒哼了一声,满脸厉色地道:“本座才不信你的这番鬼话!那朱墨乃是堂堂的侍卫统领,绝非寻常之辈可比,又岂会被一个小小的天香教主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使毒手段给随意放倒?郑庸,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话音未落,他的人已经逼近到了郑庸的面前,浑身都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见自己的拖延之计已被独笑穹识破,而这位赤阳教主的一双鹰目之中更是凶光毕露,郑庸那张干枯的老脸上不由闪过了一抹惧怕之色,同时脚下也开始悄悄地向后退去。

    说实话,独笑穹此刻的确是有一种冲动,想将这奸狡的老太监立毙掌下!

    他的一双手掌接连提起放下了数次,最后还是缓缓地垂了下去。

    大敌当前,实不该先来一场窝里斗,以致自乱阵脚,不战而败。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独笑穹终是将凌厉的目光从郑庸的身上转开。

    可就在这时,他才陡地发现,那个始终端坐于寝殿顶上的寒冰,居然不见了!

    独笑穹马上便猜到,寒冰一定是去追赶公玉飒容他们了。

    就在方才,这位赤阳教主已经清楚地感应到,公玉飒容他们那一路几乎是折损殆尽,剩下的寥寥数人已经放弃进攻,正在向后撤退。

    而居高临下的寒冰,应该也发现了这一情况。故而他才会亲自出手拦截,明显是一副打算赶尽杀绝的架式。

    既然知道公玉飒容他们处境险恶,独笑穹自是不会再袖手旁观,让自己的爱徒伤在寒冰的手中。

    于是,他想也未想,便当即飞身而起,往寝殿后面那个寒冰刚刚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当他的人已在半空之中,准备直接飞越过那座寝殿,从背后偷袭寒冰之时,倏忽之间,一道无声无息的掌风却突然从斜刺里奇袭而至,准确无误地击向了这位赤阳教主的脊心大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