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梅花飞针
    ,!

    眼见那个如鬼魅般的黑影从寝殿顶上一跃而下,径直向自己这边飞扑了过来,公玉飒颜赶紧拽着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转身没命地往寿康宫的方向奔逃。

    身后的喊杀声似乎越来越远,但公玉飒颜仍是丝毫不敢慢下来,因为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个黑影却是在越追越近。

    当他们兄弟二人终于逃进了寿康宫的大门时,那个黑影离他们仅不过十几丈之遥!

    公玉飒容对自己的兄长低声说了一句:“大哥,你快去开启密道!”

    “那你呢?”公玉飒颜转头盯了他一眼。

    “我先缠住他一会儿,然后再与你会合!”

    公玉飒容一边说,一边开始慢下了脚步。

    “可那是寒冰!你难道不要命了吗?!”

    公玉飒颜固执地拽着自己兄弟的手不放。

    公玉飒容却镇定地道:“不,那人不是寒冰!如果真是寒冰的话,他早就追上我们了。”

    公玉飒颜不由愣了愣,随即又急声道:“即便不是寒冰,他的武功也绝对在你我之上!”

    “不错,所以我们决不能让他赶到前面,堵住密道的入口!”

    听到自己兄弟的这一句提醒,公玉飒颜立时便明白过来。

    他连忙松开了公玉飒容的手,飞快地向藏有密道入口的那间大殿奔去,同时口中喊了一句:“你可要快些赶过来,不可恋战!”

    见自己兄长的身影穿过了几道宫门,最终消失在黑暗之中,公玉飒容这才慢慢地转过身来,五指用力,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那把长剑。

    冰凉的剑柄上立刻传来一种粘腻湿滑的感觉,不知已有多少人的鲜血沾在了上面。

    望着那个已向自己扑了上来的黑色身影,公玉飒容突然大吼一声,将手中这把染血的长剑猛地砍向了对方。

    那人见状,当即身形一顿,同时右臂也向前一挥。

    “锵”地一声脆响,两只长剑在半空中碰到了一处。

    这时,公玉飒容才算完全看清楚了对方的脸。

    果然不是寒冰!

    “来者何人?”他喝问了一句。

    对方闻言,收剑后退了一步,一张年轻英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禁军大统领宋青锋!”

    公玉飒容的一颗心又陡地一沉!

    竟然是他!那个在津门关与他们大戎铁骑对峙数月之久,却一直无缘见到其真面目的北境军少帅宋青锋!

    据传,这宋青锋乃是一位勇冠三军的猛将,手中一杆亮银枪,在两军阵前可谓是所向披靡。而且,他还曾在一招之内,便将那位大名鼎鼎的刀魔严继武挑于马下。

    由此可见,这位禁军大统领的功夫虽然尚在寒冰之下,却已远远超过普通的一流高手,足以登堂入室了。

    而最为麻烦的一点是,宋青锋的内力雄浑,臂力更是惊人,招式多以刚猛见长。这就让同样也是走刚猛路子的公玉飒容毫无优势可言,只能与其硬碰硬。

    暗自狠狠地一咬牙,公玉飒容知道,这一次,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他突然朗笑了一声,道:“好!能够与宋大统领成为对手,我公玉飒容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宋青锋没有答言,只是再次淡淡地一笑。

    公玉飒容也不再多话,长剑一挥,一招“穿花拂柳”,攻向了宋青锋的左腰肋处。

    果然,宋青锋仗着自己力大剑沉,根本不闪不避,直接举剑一格,便将公玉飒容的剑给挡开了。

    这一个回合,看似简单轻松,但公玉飒容所承受的压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双剑相交的那一瞬间,他手中的那柄长剑竟险些被对方雄厚的内力给震得脱手而飞!

    然而,他并未因此感到任何的惊慌,而是借机向后退了一步,随即又挥剑刺向了宋青锋的左膝。

    在公玉飒容想来,既然宋青锋擅长马战,很可能其下盘的功夫便会相对弱一些。而且,从方才他追上来的速度判断,轻身功夫也非这位禁军大统领的强项。

    也许自己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将他更久地拖在这里,这样就会让自己的兄长能够多一些逃走的时间。

    打定了主意之后,公玉飒容的一颗心也随之定了下来,继续沉着应战。

    而宋青锋凭着方才的那一招而稍占上风之后,立即右臂一扬,手中长剑高举,打算趁势再来一招“力劈华山”,将公玉飒容的攻势彻底压制住。

    可没想到的是,他的左腿刚向前迈进了一步,对方却正好一剑刺向了自己的左膝。

    此刻的情况便是,如果他的这一剑继续劈下去,绝对可以直接要了公玉飒容的性命,但代价就是会被对方的长剑伤了左膝。

    既然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公玉飒容很快拿下,宋青锋自然不愿行这等险招。

    于是他只能选择先行避让,左腿向后急撤,同时身体也随之向左侧一转,令公玉飒容的那一剑落空。

    但这样一来,他自己正准备施出的那一招“力劈华山”,也不得不就此放弃。

    见宋青锋果然被自己这种拼命的打法给暂时逼退,公玉飒容不但没有见好即收,反而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只见他的手腕一抖,长剑瞬间挽出三朵剑花,虚虚实实地向宋青锋的下盘攻去。

    不过这一次,宋青锋却没有再退,而是把手中的长剑重重劈下,直接将公玉飒容所攻出的那三朵剑花全部击了一个粉碎!

    而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也已并指为掌,陡地向前推出,闪电般地向公玉飒容的面门击去。

    骤然感到一阵劲风扑面而来,公玉飒容连忙右足用力一蹬,身体左旋,及时避过了那足以令自己脑浆崩裂的一掌。同时,他右手的长剑也顺势横扫向宋青锋的双腿。

    可惜这一次,他仍是没有能够把宋青锋逼退。

    而且相反地,宋青锋却是不退反进,身形突然十分诡异地晃了一晃,竟在倏忽之间,已转到了他的身后!

    公玉飒容立知大事不妙!

    这时他可是什么也顾不得了,只能拼命地将身体向前一扑,随即又向旁边一个急滚,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宋青锋击向他后心的一掌。

    可还未等公玉飒容彻底反应过来,他的左大腿根处,便被宋青锋的长剑从后面给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忍不住闷吭了一声,公玉飒容用手死死地摁住不断向外喷血的伤口,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刻,他的心里清楚得很,自己恐怕是连一招都支撑不过去了。

    宋青锋自然不会给对手留下任何喘息之机,就在方才的一剑得手之后,他又将手中的长剑猛地一挥。

    只见那泛着青光的剑身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劈开了漫天的风雪,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圆弧之后,直接向公玉飒容的颈间斩了下去!

    公玉飒容知道,此时自己若是立即身形下挫,应该还可以勉强躲过这一场断头之厄。

    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伤腿已根本支撑不住整个身体的重量,曲膝躲闪的结果,势必会让自己直接跌坐在地上,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既然难免一死,男子汉大丈夫,便应该堂堂正正地站着死!

    于是他没有再做任何闪避,只是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等待利剑临头的那一刻。

    然而,就在公玉飒容神情悲壮地准备引颈就戮之际,那柄带着劲风斩向他头颅的长剑,却忽然间改变了方向,竟是向着宋青锋自己的胸前挥了下去。

    只听“叮”地一声轻响,一根袭向他心脏位置的梅花针,已被宋青锋手中的长剑给击飞出去。

    可是紧接着,一只闪着寒光的匕首又向着他的小腹疾射过来。

    而此时,他的招式已经用老,长剑来不及再度挥出。不得已之下,宋青锋只能选择闪身后退,瞬间拉开了与公玉飒容之间的距离。

    正是利用他这一退之机,公玉飒容已转身而逃!

    “啪”地一声,那只落空的匕首掉在了雪地上。

    同时,宋青锋的人也随后向公玉飒容追了上去。

    但就在这时,随着一声微不可闻的细响,又一根梅花针向他袭来。

    当他再次闪身避过之后,发现公玉飒容已经穿过了两道宫门。

    宋青锋的剑眉猛地一皱,立即再次飞身追赶上去。

    而不出所料地,这时又有一根梅花针飞射了过来。

    于是,这位统领大人只能再度停下来,将那根梅花针击落。

    然后,他便看到公玉飒颜那个狡猾的家伙,从其所躲藏的那扇宫门后面现身出来,追着他的兄弟公玉飒容,一溜烟地狂奔而去。

    宋青锋自然能够猜到,那兄弟二人是想顺着密道逃走。但他却没有再继续追下去,而是毫不犹豫地返身向福宁殿奔去。

    当初寒冰与他设下这个诱敌之计,所针对的便是独笑穹,而不是这两个根本成不了气候的公玉兄弟。

    如今计划完成,他这位统领大人的下一个任务,依然还是要保护皇帝陛下的安全。

    福宁殿,才是真正的战场,而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才是真正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