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果然是你
    ,!

    方一发觉自己的背后有一道掌风袭来,独笑穹便知道自己上当了!

    因为这道无声无息的掌风中所蕴含的强大内力,让他当即意识到,寒冰原来一直都躲藏在暗处等着自己。

    只可惜这位赤阳教主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实是为时已晚。

    虽然他尚在半空中的身体竭力做出了翻转躲闪的动作,却也只堪堪避过了那道掌风的最凌厉之处,最终还是让掌风的边缘扫到了自己的右胯。

    顿时,一股柔中带刚的劲力,将他的整个人震得在空中接连翻了数转,才终于勉强稳住了身形,缓缓落到了方才那个假寒冰所在的位置——寝殿顶端。

    双脚方一踩实,独笑穹便感觉到右胯上传来一阵剧痛。

    而更加令他恼火的是,自己的整条右腿都暂时失灵了。

    但此刻,实是没有让他再继续恼火下去的时间,一条黑色的人影已经迅疾地向他飞扑了上来!

    见此情形,独笑穹立即气恨交加地暴喝了一声,右手一挥,一记赤阳掌已猝然袭向了那个正飞扑上来的人影。

    因是含愤出手,他的这记赤阳掌未能用上全力,但其威力已经极为惊人。

    一瞬间,似乎漫天的飞雪都被这一掌席卷其中,进而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雪的风暴,呼啸着向那个一身黑衣的高瘦人影冲了过去。

    此刻,那个高瘦的人影业已到了寝殿的上空,眼见对面的掌风袭来,他只是极为轻灵地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便让那阵狂暴的风雪从自己的脚下一掠而过。

    见自己的一掌落空,独笑穹却陡然间冷静了下来,没有再赌气一般地挥出下一掌。

    他挺身立于风雪之中,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紧紧地盯在那个已稳稳地落在自己对面的高瘦人影的脸上。

    “果然是你!”

    “确实是我!”

    寒冰笑着重复了不久前他们在赤阳山上的那番对话。

    听到他的这句回答,独笑穹的双眼顿时微微一眯,随即冷笑了一声,竟又十分奇怪地重复了一句:“果然是你!”

    寒冰马上便领会到独笑穹重复说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方才在说话时,寒冰没有再故意改变自己的声音,所以这位赤阳教主应该已经由此辨认出,他就是当初在津门关外北戎军的大营中与其交过手的那个离别箭。

    一对星眸调皮地眨了眨,寒冰依然含笑答道:“确实是我!”

    “在襄州城外荒岭上的那个离别箭,想必也是你?”独笑穹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寒冰点了点头,“不错。事实上,我与独教主已经三度交手。但前两次只是一触即走,都不如在赤阳山上的那一夜打得痛快!”

    对于那个险些让他这位赤阳教主从此江湖除名的夜晚,独笑穹绝对是没齿难忘。

    虽然明知道寒冰这小子故意提起这件事,就是想借此激起自己的怒气,进而扰乱自己的心绪,独笑穹却仍是忍不住地怒火中烧。

    他恶狠狠地盯着寒冰,重重地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那日在赤阳山上的情景,还会在今夜重演吗?”

    寒冰不由微微一笑,摇头道:“独教主忽然功力大增,想必是又吸取了不少自己弟子的内力。若单就内力而论,我应是已经逊你几分。所以今夜的这场争斗,实不敢说孰胜孰负!”

    “此刻你还敢这么说,想必是自以为自己的阴阳合力能够生生不息,而我的内力却在不断地消耗。一旦打得久了,你仍是有获胜的希望。”

    说到这里,独笑穹忽然极是得意地笑了一声,“可惜这一次,却不会再如你的意了!我刚刚吸取了足足十个一流高手的内力,此刻还未将其彻底炼化,转变为自己的内力。

    但随着你我接下来的这场厮杀,那些内力会渐渐被我吸收。而在交手的过程中所消耗的那些许内力,便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寒冰听了,却满不在乎地笑了笑,道:“既然独教主这么有信心,为何还要与我在此废话,故意拖延时间呢?”

    独笑穹只是哼了一声,没有答他的话。

    “莫非独教主到现在还以为,郑庸那奸宦会帮你去刺杀我大裕的皇帝陛下吗?”

    听出寒冰这句问话中的讥讽之意,独笑穹终是忍不棕了一句嘴:“既然明知我是在拖延时间,而你却并不急着出手,想必是直到此刻也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胜过本座的办法吧?”

    寒冰却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我只是在等待方才的那一掌在独教主身上发挥出真正的效用!”

    独笑穹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面色一变。

    此刻,这位赤阳教主才发觉到,自己的右胯上正慢慢地裂开了一个越来越长的口子,而鲜血已经开始一滴滴从那里不断地向外涌出……

    他连忙出手点了伤口附近的几处穴道,但由于伤口过大,一时间并不能完全止住血流。

    他不禁有些惊恐地喝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招数?!”

    “离别箭!”

    寒冰语声清冷地答了一句,“有了阴阳合力,离别箭的速度便可以提高数倍以上,快到让人在感觉不到任何痛楚的情况下,留下一个足够严重的伤口。既然效果已经达到,那么接下来,便让我真正见识一下独教主那个所谓嫁衣功的威力吧!”

    话音未落,他的人已经扑到了独笑穹的面前!

    这其实是寒冰目前所想出的,唯一能够对付独笑穹的办法——缠斗。

    因为他很清楚,确如独笑穹所言,自己的内力已无法再与这位赤阳教主相抗衡。

    好在他方才在偷袭之下,伤到了独笑穹的右胯,令其行动变得大为迟缓。

    这样一来,他便可凭借灵活的身法,与独笑穹近身相搏,令其赤阳掌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而时间一久,独笑穹的伤口会流出越来越多的血,终有支持不住的一刻。

    身为一名绝世高手,独笑穹的眼力自然也不差,当即便看出了寒冰的这一意图。

    不过奇怪的是,这位赤阳教主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与不安。

    因为在动手之前,他便感应到,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这确是立刻让他大放宽心。

    而且,独笑穹更是预料到,过不了多久,寒冰应该就会急着结束这场厮杀,放自己离开。

    而这一切的关键,就在郑庸的身上。

    当然了,郑庸确实不太可能独自冒险去刺杀冷衣清,但他也决不会就此逃走。

    这老太监此来,一定是怀有某种特殊的目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帮手天香教主凤嫣。到时候,他们这两人所制造出的混乱,必定会让寒冰措手不及!

    正是由于心中有了这一份笃定,独笑穹虽然已被寒冰的一番近身缠斗逼得左支右绌,但他却依然咬牙坚持着,还不时地寻机展开凌厉的反击。

    事实上,对于郑庸会趁乱施展诡计的可能性,寒冰也不是没有想到。

    根据他的判断,独笑穹既然已经功力大增,以其骄傲的个性,应该不会愿意与郑庸联手对付自己。而以郑庸的奸狡,更不会冒性命之险与自己进行正面的交锋。

    所以,这奸宦一直躲藏在暗处不露面,肯定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方才,寒冰之所以一直拖延着没有向独笑穹出手,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能够进一步探查到郑庸的动向。

    结果,他发现下方的郑庸终于动了,而其目标,居然就是那座寝殿!

    这一情形确是大出寒冰的意料之外!

    难道这奸宦竟真的彻底投靠了北人,一门心思地去执行戎帝宇文罡的那个所谓的“刺冷”计划?

    虽然一时间想不明白郑庸此举的真实意图,寒冰却并没有打算不顾一切地冲下去拦住他。

    因为在他想来,寝殿中虽然住着那位皇帝陛下,但其安危尚不需自己来操心。

    毕竟还有朱墨带着众多的大内侍卫守在那里,而且去追敌的宋青锋应该也会很快回转。有这两人联手对敌,当不会让郑庸占到任何便宜。

    不过,想虽是这么想,可不知为何,寒冰的心中却总是感到一种隐隐的不妥。

    然而此刻,面对功力已在自己之上的独笑穹,他实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分神多想,只能把那种莫名的担忧暂时抛在一旁,专心对付起这位足以给自己带来致命威胁的赤阳教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