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行险一搏
    交手才不过数个回合,寒冰便感觉到,独笑穹的掌风已变得越来越暴烈,每从自己的身边掠过时,都会产生一种异常炙热的气流,就连那些正在四处飞舞的雪花都会被瞬间融化得无影无踪。

    但寒冰并没有丝毫的退让,仍是忍受着犹如烈焰焚身一般的痛苦,凭借着灵活的身法,死死地缠住了独笑穹。

    一晃又是十几个回合过去,独笑穹的身形渐趋迟缓,但掌上的劲力却是只增未减。

    此刻,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右胯上的伤口一直在不停地淌着血。而且,随着身体的每一次展转腾挪,伤口被撕扯得越来越大,疼痛也在不断地加剧。

    他索性不再移动,而是凭借着无比雄厚的内力,用双掌在自己身体的周围布下了一道道气墙。

    见这位赤阳教主完全放弃了进攻,只一味地采取守势,寒冰反倒是有了一种无计可施之感。

    面对这种几乎是无懈可击的防守,再灵活的身法,再精妙的招式,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除非是冒着被击破护体神功的危险,强行闯过那一道道气墙,否则他根本伤不了独笑穹分毫。

    而最令寒冰感到不安的是,独笑穹采取这种只守不攻的打法的真正用意。

    按理说,这位赤阳教主应该能够感应到,自己的弟子公玉飒容他们那一路人马在从密道出来以后,便受到了大内侍卫的围攻。此刻这些人即便不是已经全军覆没,也是正在狼狈而逃,绝对没有任何机会再去执行那个所谓的“刺冷”计划。

    而郑庸虽然已经闯入了寝殿,但仅凭他一人,根本不可能突破身手并不在他之下的朱墨及其众多大内侍卫所布下的防护网,进而沾到那位皇帝陛下的半点边儿。

    所以说,他们这些人唯一的希望,就是独笑穹能够在解决了寒冰这个对手之后,赶去支援郑庸,然后两人联手,一起完成刺杀行动。

    但是从目前这位赤阳教主的做法来看,他明明只是在拖延时间,根本没有迅速杀掉寒冰,继而再去刺杀冷衣清的意思。

    这却是为什么呢?

    独笑穹应该不会想不到,一旦郑庸寡不敌众,很可能便会趁乱逃走。到那时,朱墨就能腾出手来,带领那些大内侍卫设下重重包围,让他这个北戎刺客再也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面对这种明显可以预见到的危险,这位赤阳教主却表现得过于淡定,既不主动进攻,又不伺机逃走,难道他是在等待什么?

    在他的那些同伙中,公玉飒容他们已经彻底失败,绝无可能再杀个回马枪。

    那就只剩下郑庸——

    不对,还有凤嫣!

    这个始终没有露面,就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天香教主,怀着某种神秘莫测的目的,一直潜藏于大裕的皇宫之中。

    一想到这个人,寒冰的心陡地狂跳了一下,忽然间意识到自己究竟疏忽了什么——世玉!

    一定是世玉!

    直到此时,寒冰才终于想明白了郑庸的阴谋所在——

    利用今夜的刺杀行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向福宁殿,而早已潜藏在毓秀宫内的凤嫣,便可趁机劫走世玉。然后,郑庸就能够用世玉来引自己上钩,让自己最终落入这奸宦所设下的陷阱之中。

    其实从一开始,寒冰便清楚地知道,郑庸的目标就是自己。

    从前,他一直以为,郑庸是因为自己杀了赵展,破坏了这奸宦的某项计划,才对自己生出了强烈的痛恨之意。

    直至从沈青萝的口中得知,赵展竟然是郑庸的亲生之子,寒冰这才真正明白了,郑庸对自己所怀有的那种切齿之恨。

    所以,寒冰从不曾怀疑过,郑庸所施下的一切诡计——无论是散布流言、嫁祸离别箭,还是帮助北戎刺客,其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要干掉自己这个杀子的大仇人。

    而对于郑庸究竟会如何出手,寒冰确实做过许多种设想,其中当然也包括这奸宦可能会用自己的至亲之人相威胁,将自己逼入陷阱。

    因此,为了防患于未然,他将洛儿一直带在自己的身边,又夜夜守卫在皇宫中。

    但由于有了北戎刺客的参与,寒冰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的目标就是自己的父亲冷衣清。

    当然,他也考虑过世玉的安全。只不过在他想来,有那么多大内侍卫守在毓秀宫内,郑庸完全没有得手的机会。

    而且,方才郑庸独闯寝殿之举,又让寒冰一时间受到了迷惑,暂时把毓秀宫和世玉抛到了脑后。

    可是现在,他终于想到被自己所忽略的一个人——凤嫣。

    这位天香教主既然可以与郑庸联手,帮助北戎刺客,当然也可以与郑庸一起劫持世玉。

    福宁殿内的宫人虽然都被打发走了,但毓秀宫内的宫人还在。

    那些大内侍卫所防范的是从外部闯入的敌人,根本料想不到,就在他们的身后,世玉的身边,正潜藏着一个假扮成宫人的最可怕的敌人!

    凤嫣擅长用毒,令人防不胜防,那些大内侍卫很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之下中毒。

    这样一来,这位天香教主就可以趁福宁殿这边一片混乱之机,无声无息地劫走世玉……

    虽然这一切目前都只是推想,但寒冰还是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世玉已经不在毓秀宫里了!

    此刻所感受到的心急如焚,丝毫不亚于方才那种烈焰焚身般的痛苦,寒冰几乎被深深的自责与悔恨压得透不过气来。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就此放开独笑穹,转而去追赶凤嫣。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离开,便没有人能够压制住这位赤阳教主,而那位皇帝陛下的安危依然可虑。

    于是,他猛地一咬牙,当即下定了决心,就算是拼着两败俱伤,也要行险一搏。这样才能速战速决,以争取时间去尽快把世玉给救回来!

    忽然间,寒冰的身形向后急速飘退,转瞬便与独笑穹拉开了三丈左右的距离。

    随即,只见他的双手连挥,迎面向独笑穹发射出四枝离别箭。

    紧接着,便是一个飞纵,他的身体腾空而起,已到了独笑穹的右侧,又接连向这位赤阳教主发射出四枝离别箭。

    然后,他又踏空而行,眨眼间整个人便转到了独笑穹的身后,再次四箭连发。

    随着一个漂亮的空翻,他重又落在了殿顶之上。而与此同时,又有四枝无声无息的离别箭,袭向了独笑穹的左侧。

    整整十六枝离别箭,从四面八方接连发出,足以将独笑穹所布下的层层气墙,击出几道清晰可见的缝隙。

    就在这位赤阳教主运足功力,设法修复那几道暴露出来的缝隙之际,寒冰忽又腾空而起。

    只见他的整个身体也似一枝利箭一般,向空中直射而出,足足跃起了二十丈有余!

    便是以独笑穹的目力,在这样一个漆黑的雪夜,一瞬间也失去了寒冰的踪影,仿佛这少年已穿透天际,消失于茫茫的夜空之中。

    独笑穹当然知道,寒冰并没有消失,更没有离开。

    这个心机诡诈的少年,正是利用了自己分神去填补那十六枝离别箭所造成的缝隙之机,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范围,令自己暂时失去了对他的追踪。

    而接下来的每时每刻,这少年都会突然出现在周围的任何一处,在自己猝不及防之下,攻出一记致命的杀招!

    事到如今,布出再多的气墙都已无用,因为根本不可能同时将自己周身防得毫无破绽。

    独笑穹相信,只要自己露出任何一丝破绽,那少年的离别箭都会乘隙而入,对自己行致命的一击。

    于是,这位身经百战的赤阳教主马上当机立断,不再空耗内力,盲目地发出赤阳掌。

    他骤然停止了一切行动,静静地垂手站在那里,双目微合,集中全部心神,运足耳力搜寻着寒冰的位置。

    这一刻,在独笑穹的耳中,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沉寂。

    呼啸的风雪声,隐隐的厮杀声,转眼间都已消失不见……

    突然,他陡地双目暴睁,口中发出一声断喝,同时将一双手掌向自己的头顶上方猛地一推,准确无误地击向了那个仿若一条倒悬的天龙一般,凌空扑下的黑色身影!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犹如一道惊雷划破了漆黑的天际,令整座雄伟的大殿都为之一阵晃动!

    强大的气流将殿顶的琉璃瓦几乎全都掀了起来,那些破碎的瓦片在半空中飞舞盘旋,随后便像雪片般地向下掉落,接连摔在下面的玉石台阶之上,传来一连串的脆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