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自投罗网
    当看清楚那个站在最前面的人,居然就是忠义盟土木堂主郭士勋时,公玉飒颜不由懊恼地闭上了眼睛,暗骂自己被猪油蒙了心,简直是愚蠢之至!

    既然已经猜到郑庸打算出卖自己这些人,更是已经料到这奸宦会让人在密道上做文章,为何自己还会鬼使神差地选择走这条早就由郑庸安排好的密道,跑到忠义盟的地盘上来自投罗网呢?!

    可如今才醒悟过来,实是已经悔之晚矣!

    公玉飒颜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目,又慢慢地从雪地上站起身来,走过去将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也扶了起来。

    那些忠义盟的人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明显是在等待他们的那位领头之人——郭士勋下达行动的指令。

    而郭士勋却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兄弟二人,一言未发。

    其实,此刻这位堂主大人心中的震惊,丝毫不亚于那已落入重围之中的兄弟二人。

    本来,按照那位总管大人郑庸的设计,这些北戎刺客无论能否得手,最终独笑穹都会尽力掩护公玉飒容逃走,并且还会将公玉飒颜留给那些大内侍卫解决。

    故而郭士勋所要做的,就是带人守在这条密道的出口处,一举将公玉飒容生擒活捉。

    这样一来,他这位土木堂主便成了捉拿北戎刺客的大功臣,在盟中的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也就更加有实力寻机扳倒雪幽幽,夺取盟主之位。

    而此举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如果独笑穹能够逃出皇宫,必然会设法搭救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当然还有那位天香教主凤嫣,也一直在心心念念地想得到公玉飒容。

    到时候,或许就可以借这两位教主之手,直接除去雪幽幽。

    反正只要忠义盟中一乱起来,他这位土木堂主便可以趁机浑水摸鱼,制造各种事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如今,不知是何处出了差错,事情竟没有按照当初的预想发展,公玉兄弟二人居然一起都逃了出来。

    这样的话,形势便非常地不妙了!

    虽然公玉飒容也曾作为北人密谍,在大裕潜伏多时,但此人并未在忠义盟中呆过,更是从未见过郭士勋,当然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但公玉飒颜则不然。作为左语松的亲随护卫,他本就与郭士勋彼此相熟。

    而尤为可怕的是,他很可能早就从郑庸那里了解到郭士勋的底细。

    出于报复心理,这家伙肯定会在雪幽幽的面前,毫不犹豫地咬出将他们兄弟出卖给忠义盟的郭士勋。

    而以雪幽幽那女人的精明与专横,多半会选择相信公玉飒颜的话,进而命令刑堂对他这个被指在为郑庸效命,并且还勾结北戎刺客的土木堂主,进行拘押和刑讯……

    一想到这些,郭士勋忍不住猛地打了一个寒战。大冷的天,他那颗肥胖的大脑袋上却冒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心下暗自一横,他已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必须将公玉飒颜马上除去。即便因此活捉不到公玉飒容,也不能让公玉飒颜这家伙有任何开口的机会!

    “弟兄们,上!绝不能放过这些狗娘养的北戎刺客!”

    随着一声震天的大吼,郭士勋已率先向公玉兄弟二人冲了过去。

    那些围在四周的忠义盟的人中,本就有几个是郭士勋的亲信。此刻听到他这位堂主大人的号令,他们立即也跟着大喊起来,同时挥动手中的兵刃,紧随其后地冲了上去。

    见此情景,公玉飒容连忙语声急促地对自己的兄长说了一句:“大哥,我挡住他们,你快从密道中逃走!”

    其实,公玉飒颜也一直在琢磨逃跑的事情。

    在他看来,直接逃入密道确实是一个最容易,也最简单的脱身办法。

    但这条密道另一端的出口,却是在城内。一旦逃入城内,再想出城,恐怕是难如登天,最终仍是逃不过被人瓮中捉鳖的命运。

    所以说,由密道逃生,此法绝不可行。

    那便只剩下一条路,向外突围。

    目前他们所在的这片竹林并不大,出了竹林之后,又该往何处逃呢?

    往北,是景阳城,往南,是忠义盟总舵,都相当于是自投罗网。

    往西,是一片荒野,而往东,则是山深林密。

    对,只能往东逃,才有可能趁着雪夜隐藏起踪迹,躲过忠义盟的搜索,然后再寻找逃回大戎的出路。

    虽然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公玉飒颜却一直犹豫着,没有立即付诸行动。

    因为在他方才的那番算计之中,并不包括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

    公玉飒容的腿伤极为严重,走路都非常吃力,更别提亡命出逃了。

    然而,在两人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劫难之后,公玉飒颜实是再也做不出舍弃这个亲兄弟,独自逃命的事情了。

    但他也很清楚,如果自己留下来,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跟自己的兄弟一起死。

    就在公玉飒颜尚在犹豫不决之际,忽然听到公玉飒容说让自己先逃,一瞬间,保命的念头终是占据了上风。

    “飒容,不要抵抗,让他们活捉你。我会回来救你的!”

    他低声向自己的兄弟叮嘱了一句之后,便迅速转身,开始向东突围。

    而公玉飒容也随之发出一声大喝,挥剑迎上了已经冲过来的郭士勋。

    看到对手伤痕累累,显然已是强弩之末,郭士勋却丝毫不敢大意。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武功的确是在公玉飒颜之上,但这个公玉飒容的武功,却是比其兄长要高出许多。

    而此刻,为了掩护自己的兄长逃走,这位曾经的断剑阁副阁主犹在做困兽之斗,完全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式。

    越是这种时候,便越是凶险异常。

    而他郭士勋还想擒敌立功,夺取那个梦寐以求的盟主之位,实是没有必要在这里与这个根本不要命的家伙拼个同归于尽。

    见公玉飒容一剑向自己挥来,郭士勋不进反退,闪身避了开去。

    随后,他便恬不知耻地躲到了其他忠义盟人的背后,口中虽在呼喝喊叫,人却一直在不落痕迹地往后退。

    待他退到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安全的距离之后,举止四顾,却发现公玉飒颜已经不见了踪影。

    郭士勋的心中不禁大为恼火,不能亲眼看到公玉飒颜死掉,总是令人极不放心。如果这家伙被其他人捉到,仍是会对自己构成极大的威胁。

    但事已至此,再恼火也无济于事,还是先抓住眼前的这个机会为上。

    于是,他当即大喊了一声:“弟兄们,抓活的!一定要活捉这个北戎刺客!”

    此时,公玉飒容也知道自己的兄长已经成功逃脱了,而且他还记着兄长临走前所留下的话,放弃抵抗,保住性命,等待救援。

    故而,当他听到郭士勋表达了要活捉自己的意思时,便索性将手中的长剑往地上一扔,主动缴械投降了。

    那些忠义盟的人见状,果然全都停止了进攻。

    这样一来,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郭士勋当即命人把公玉飒容给绑了。

    然后,他便将自己的那几名亲信叫到一旁,吩咐他们立即带人去追公玉飒颜,追上之后,不留活口,直接把脑袋带回来就行。

    待那几名亲信带着十几个人离开之后,郭士勋便带着剩下的人,押着公玉飒容,趾高气扬地返回了忠义盟总舵。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