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食言背信
    神态从容地走出了密道之后,郑庸环顾了一眼这间济世寺方丈所居的禅房,不禁得意地奸笑了一声。

    早已候在那里的靳明,连忙上前躬身行礼。

    “事情进展得如何?”郑庸漫声问了一句。

    靳明恭声禀报道:“一切皆如总管大人所料。我们扮成禁军,以捉拿北戎刺客为名,要求入寺进行搜查。

    那慧念方丈虽是见多识广,怎奈我们所持的都是由那位金副将提供的真正的禁军令牌,他自然看不出任何破绽,只能放我们入寺搜查。

    结果,我们很顺利地进入了浩星潇启的房内,并将他与那位正在给他诊病的花神医抓获。

    有了这两人为人质,慧念方丈自是不敢轻动,只好命寺中的僧人放弃抵抗,任由我们将他们全都点了穴道,并关入了前院的一间佛堂之中,不会再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了。”

    “做得好!”

    郑庸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我也该去见一见那位皇帝陛下了!”

    “总管大人,不知这处密道的出口又该如何处置?”靳明赶紧问了一句。

    “这出口自然是要给寒冰留着。他若不出现,岂不是太令人失望了吗?”

    郑庸一边得意洋洋地说着,一边迈步走出了这间方丈禅房。

    靳明连忙带着手下的人紧跟在这位总管大人的身后,向距此不远的浩星潇启的居处行去。

    到了那间正由另外十几名手下把守的禅房门外,郑庸对靳明吩咐了一句:“你带人守在这里。”

    然后,他便打开房门,径自走了进去。

    一进门,这奸宦便向正躺在病榻上的那位已退位的皇帝陛下躬身施了一礼,还满脸假笑地道:“数日不见,陛下可还别来无恙?”

    浩星潇启一看到郑庸,这位由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前大内总管,便挣扎着想坐起身来。

    旁边的花凤山见状,连忙将他小心地扶坐起来,让他斜倚在了床头。

    浩星潇启连喘了数下,随后便用手指着郑庸,怒声喝道:“郑庸!你答应过我,只要告诉你皇宫内各处机关的开启方法,便从此放过凤山。可你却不守信诺,又将他关在此处,究竟是何居心?!”

    郑庸眨巴着小眼睛,做出一副毕恭毕敬之状,道:“陛下但放宽心,老奴并无任何为难花神医的意思。此番虽是用了些手段,将他骗来此处,也不过就是想请陛下能够看在自己这唯一儿子的面子上,再帮我一个小忙而已。”

    “你——”

    浩星潇启咬牙切齿地看着郑庸,“你这食言背信的小人!枉我当初是那般地宠信于你,如今却遭你一再相迫,简直是岂有此理!”

    郑庸却是毫不在意地呵呵笑了一声,不紧不慢地答道:“陛下此言差矣!当初你宠信于我,不过就是要利用老奴,去替你办一些你这位圣主明君不好明言的事情罢了。而老奴也的确是尽心尽力,为陛下办好了那些事情,并未辜负陛下的宠信。

    可如今的情势,已是大异往昔。陛下在退位之后,不过就是一个寄居寺中的客人而已,而老奴则是成了一条被人不停追杀的丧家之犬,到处躲藏,居无定所。

    此情此境之下,你我之间再奢谈什么守信,岂不是太过可笑了吗?”

    说到这里,这奸宦脸上的假笑已变成了狞笑,“事到如今,老奴已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而陛下却还有心中放不下的人,怕是做不到像老奴一般,就此孤注一掷吧?”

    浩星潇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正扶着自己的花凤山,终是垂下了头去,闷声问道:“你还要我做什么?”

    早就料到这位皇帝陛下一定会像上一次一样,为了花凤山而很快妥协,郑庸不由得意地一笑,然后一字一句地道:“老奴想请陛下为我打开地府之门。”

    “什么?!你居然要盗取地府中的宝藏,简直是痴心妄想!”

    花凤山突然愤怒地大声说了一句,随即转头对浩星潇启道:“这些宝藏实是关系重大,父亲绝不可答应他!”

    浩星潇启却只是脸色灰败地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奇怪的是,郑庸居然也未再出言逼迫,而是意态悠闲地在一旁的椅中坐了下来。

    随后,他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喝了起来。

    禅房中一时间陷入了一阵沉默。

    然而不久之后,一个清冷的声音便打破了这种沉默。

    “郑总管,你摆出如此大的阵仗,莫非是信不过凤某吗?”

    郑庸闻言,不由呵呵一笑,当即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高声向门外道:“凤教主误会了!那些阵仗乃是为了对付寺中的僧人,绝非为教主而设。教主还是快请进来吧!”

    他的话音还未落,一个瘦小的身影便已出现在了房中。

    只见此人长得眉清目秀,看年龄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身上竟是穿着一套宫中太监的服饰。

    “凤教主姗姗来迟,郑某可是已经恭候多时了!”

    郑庸满面笑容地站起身来,一双小眼睛却盯向了这位凤教主手中所提着的那个一身锦衣的男孩。

    凤嫣微微撇了一下嘴,冷冷地道:“郑总管走的是密道捷径,而凤某却是要闯过宫中重重的守卫。那位禁军大统领宋青锋还在后面紧追不舍,若不是我用金方河阻了他一下,恐怕还真是难以脱身了!”

    “金方河?”

    郑庸的眉头立时皱了起来,“凤教主将他如何了?”

    凤嫣只是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我被宋青锋那厮追得紧了,只好选择走最近的东华门出宫,却在那里撞到了金方河。

    这位金副将声称,他是你的手下,如今已经彻底暴露了,所以想与我一起来找你。可我又怎会带上这么一个累赘?于是就给他下了点儿失心散,让他留下来与宋青锋拼命去了。”

    郑庸一听,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恼意。

    失心散,顾名思义,乃是一种令人神志失常的毒药,若不能及时服下解药,整个人便会从此形如疯狂,再无恢复正常的可能。

    这金方河在禁军中的地位不低,本来还可以有别的用处,却被凤嫣这妖人如此轻易地给牺牲了!

    但事已至此,以郑庸奸诈的心性,自然不会再去为一个已失去价值的死人,去跟这位目前对自己还大有用处的天香教主多做计较。

    “既然如此,凤教主也是多有辛苦了!不妨就把这冷世玉交给我来看管吧!”

    一边说,郑庸一边迅速地伸出手来,向凤嫣手中那个犹自昏迷不醒的男孩抓了过去。

    凤嫣立刻轻轻地向旁一闪,避过了郑庸的那只魔爪。

    他那双看上去清澈见底的眼睛眨了眨,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个纯稚的笑容。

    当初,就是凭着这种天真无邪的表情,让他这位一身邪功的天香教主,生生骗过了那位侍卫统领朱墨的一双锐目。

    “郑总管未免也太过心急了吧?在没有拿到那颗定魂珠之前,我们之间的交易便不算完成。而这位小皇子,还是由本座再多辛苦一些时候吧!”

    一抓落空之后,郑庸便也没有进一步上前抢夺,只是“嘿嘿”干笑了一声,道:“凤教主想必是误会了!郑某并无任何破坏交易之意。只是在打开地府之门的事情上,刚刚遇到了一些小麻烦,须得借用这位小皇子,来打通一下关节而已。”

    凤嫣瞟了一眼浩星潇启父子,不由莞尔一笑,道:“这有何难?反正只要留下这位小皇子的一口气在,你我之间的交易便算是有效。不如就让我先取了他的一双眼睛,正好可以做一味药引子。”

    看到这个不男不女的妖人果真把手伸向了世玉的眼睛,花凤山终是沉不住气了,连忙出声阻止道:“住手!你不能伤害这个无辜的孩子!”

    凤嫣果然闻声住了手,但两根纤细的手指仍分别按在世玉的双眼之上,摆出一副随时都会痛下杀手的架式。

    花凤山转头看向浩星潇启,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与无奈。

    浩星潇启只能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伸手示意花凤山将自己扶下了床榻。

    他神色漠然地对郑庸道:“想来,你是一个也不会放过的,那我们就都随你一同下去吧!”

    郑庸的脸上挂着一抹奸笑,又装模作样地向浩星潇启施了一礼,“如此便有劳陛下了!”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