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最大变数
    浩星潇启所居的这间禅房,从前曾经用来囚禁过定亲王萧天绝,而里面那间相对狭小的静室,便是通往地府的密道入口所在。

    作为前朝的皇帝陛下,浩星潇启曾经数次从这里进出过,自然知道该如何操纵那些机关。

    于是,按照他的解说,郑庸十分顺利地打开了那条密道的入口。

    由于入口狭小,仅容一人出入,花凤山扶持着病体虚弱的浩星潇启,着实是费了一番工夫,才进入了密道。

    郑庸和凤嫣也紧随其后,而那位天香教主的手中,仍然牢牢地挟着昏迷不醒的世玉。

    在浩星潇启的引领下,他们避过了密道中的各种机关,最终来到了地府的门前。

    看到面前那扇仿佛充满了神秘力量的地府之门,郑庸和凤嫣的脸上不觉都露出了一丝敬畏之色。

    郑庸从怀中掏出了他刚刚从皇宫中盗取的那对乾坤密钥,然而面对光滑如镜的漆黑色大门,这奸宦一时间也感到有些束手无策。

    他转头看向正闭目倚靠在花凤山身上喘息不停的浩星潇启,嘿然一笑,道:“已到了这最后一关,陛下难道还要有所保留吗?”

    浩星潇启闻言,微睁开无神的双目,用颤抖的声音道:“你马上就要达到目的了,现在该放凤山离开了吧?”

    郑庸顿时奸笑了一声,摇头道:“花神医一走,陛下恐怕是不会将那位小皇子的性命放在心上的。到时候,我还拿什么来胁迫陛下,替我打开这道地府之门呢?”

    花凤山也在一旁道:“父亲,事已至此,这奸宦是决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人的。大难临头之时,就让我这个做儿子的陪在你的身边吧!”

    “凤山——”

    浩星潇启的一双老眼中已是泪水涟涟,“你说的不错,到了最后,至少你我父子还能在一起!”

    花凤山微笑着点了点头,将这个曾经令他切齿痛恨,如今却又忍不住关心怜悯的老父亲那具已变得骨瘦如柴的身子,向自己的怀中搂得更紧了一些。

    见此情景,郑庸那双细小的眼睛中不禁冒出了一道恶毒的光芒。

    他忍不住阴冷地尖笑了一声,道:“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看到一副父慈子孝的感人画面,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

    你浩星潇启为了那个皇位,曾经抛妻弃子、谋害兄弟,做过那么多暴虐无道的事情,凭什么最终却还有一个好儿子侍候在身边?

    而我郑庸自幼饱受欺凌,被父兄残害,就连唯一的儿子也死在了寒冰之手!上天实在是太过不公!

    今日,我便要将这一切的结局全部改写!我要让你浩星潇启,还有那个冷衣清,都尝尝失去亲生之子的痛苦滋味!”

    “你这该死的老奴才!”

    浩星潇启直气得双目圆睁,用颤抖的手指着郑庸,怒声喝骂了起来,“今日我便是拼着与凤山一起死在这里,也决不告诉你如何开启这扇门!”

    郑庸听了,却是毫不在意地哈哈一笑,道:“想死可没有那么容易!你这老昏君若是痛快地说出开门的方法,我还会让花凤山能够再多活些时候。

    否则的话,我便要当着你的面,将你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给大卸八块,让你事后收尸都得不到一个全尸!”

    他一边恶狠狠地说着,一边迈开脚步,缓缓地向这父子二人逼近过来。

    “你……你……敢……”

    浩星潇启努力站直了身体,想护住自己的儿子,却被花凤山更紧地搂在了臂弯之中。

    “父亲,我们根本用不着跟这奸宦拼命!他最终一定会得到该有的报应!”

    听到花凤山的话,浩星潇启默默地点了点头,突然伸出一只枯瘦的手,反握住了自己儿子的手臂。

    这时,郑庸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他停下脚步,对着浩星潇启阴阴一笑,道:“请陛下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父子看到最终的结局。到时候,你们也可以给我做个见证,看我郑庸是如何替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的!”

    浩星潇启顿时冷笑了一声,不屑地看着郑庸,道:“我倒是真想看看你这老奴才的结局!”

    随后,他便伸手指了指那扇漆黑大门前方三尺处的地面,“就在那里!先要将乾坤密钥合而为一,然后再插入地面上的那个小孔,地府之门便会自行开启。”

    郑庸立时恍然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两枚密钥,试了几下,才将它们最终合而为一。

    他走上前去,低头细看,果然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个极为不易察觉的小孔。

    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将那枚将近半尺长的乾坤密钥插入了那个小孔之中,仅剩下寸许长的一截仍露在地面上。

    随着“咔”地一声轻响,那扇漆黑的大门瞬间便无声无息地沉入了地面。

    看着骤然呈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郑庸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贪婪之色。

    旋即,他又转头看向了那位一直沉默不语的凤嫣,却见这位年轻的天香教主虽仍是容色冰冷,但一双黑亮的眸中也正闪烁着一种激动的光芒。

    郑庸顿时呵呵一笑,伸手示意道:“凤教主,请!”

    凤嫣闻言,马上向前迈出了一步,可随即又停了下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郑庸,徐徐地问道:“郑总管如此费尽心机地取到乾坤密钥,打开了这座地府之门,难道只是为了让凤某一尝所愿吗?”

    郑庸却立即十分干脆地摇了摇头,道:“并非如此!凤教主想要的是那颗定魂珠,而我想要的,却是一件能够要了寒冰性命的东西!”

    “哦?难道这地府中竟有这样无敌的宝物?”

    凤嫣微微挑了挑眉,“那郑总管何不与我一起入内寻宝呢?”

    “因为那件东西我已经寻到了。至于地府里面的那些奇珍异宝,实是非我所需,凤教主如果喜欢,尽可随意取之。”

    听郑庸这般一说,凤嫣的唇边不由掠过了一丝冷笑。

    只见他突然随手一弹,一大蓬粉末状的东西便在这位天香教主的身前猛地炸开!

    郑庸见势不妙,赶紧向后飞退出数尺有余,才堪堪躲过了这蓬毒粉的袭击。

    他不禁恼怒交加地瞪着犹自冷笑不已的凤嫣,尖声喝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还请郑总管见谅!”

    话音未落,这位天香教主便将手中的世玉随意地向郑庸一抛,然后轻轻一个纵身,已进入了那座充满了奇珍异宝的地府之中。

    郑庸连忙抬手接过了世玉,然后便将他挟在了自己的肋下。

    他面色阴沉地盯了一眼凤嫣的背影,心中实是已经恼怒之极!

    这奸宦原本的打算是,将凤嫣与花凤山和世玉一起,都关入这座地府之中,但要把浩星潇启留在外面。

    这也是他所能想到的一个最为万全之策。

    其实打从一开始,郑庸就对这位天香教主有所怀疑。

    虽然凤嫣曾经声称,他夺取乾坤密钥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进入地府,去寻找一颗所谓的定魂珠。但是在郑庸看来,这位天香教主的贪心,应该远不止此。

    面对数不尽的奇珍异宝,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不动心?

    如果这位浑身是毒的天香教主的确起了占有密钥,夺取宝藏之心,那将会给断箭行动带来无法预料的麻烦。

    为防止这个居心叵测的凤嫣成为自己全盘计划中最大的一个变数,郑庸早就为他安排好了最终的结局——活生生地被困死在那座地府之中。

    这样做,既可以一劳永逸地除去凤嫣这个潜在的敌人,又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紧张情势,逼迫寒冰早些就范。

    可以想象的是,一旦寒冰从浩星潇启的口中得知,地府中关着的不仅是花凤山和世玉这两个对他至关重要之人,还有一个曾经眼也不眨就毒死数位未成年皇子的天香教主。

    他的心必定会更加生乱,也会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拿到密钥,趁凤嫣还没有为了生存而对那两人下毒手之前,进入地府,将自己的亲人解救出来。

    如此一来,任他有着绝世的武功,也不得不被自己牵着鼻子走,心甘情愿地一步一步走进自己早已为他布置好的陷阱之中。

    可惜这一切的精心布置,却被凤嫣的一蓬毒粉给毁于一旦!

    看到那枚乾坤密钥周围数尺之内都已被毒粉所覆盖,郑庸这才明白过来,凤嫣方才那一蓬毒粉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那枚乾坤密钥。

    这样一来,他根本不敢冒险去接近那枚密钥,自然便无法关闭地府之门,进而实现自己那个一劳永逸的计划。

    最终,凤嫣果然成了他那个堪称完美的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气急败坏之余,郑庸一时间也想不出合适的应对之策,只能先将身后的浩星潇启父子都尽快赶进地府之中。

    可就在他怒气冲冲地一转身间,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一道利芒倏然而至,径直向自己的颈侧刺了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