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孤剑营救
    致命的一剑突袭而来,郑庸的反应倒是极快,猛地向斜后方一闪身,同时右臂一伸,竟是将手中的世玉往身前一举,直接迎向了那道已近在眼前的利芒!

    眼看那道利芒就要沾到了世玉的身体,却陡地向后一撤,随即马上变招,又向躲在世玉身后的郑庸的颈侧狠狠地斩了下去。

    郑庸的手中抓着世玉,移动起来自然不太灵活,于是这奸宦就干脆无耻地将世玉当作了盾牌,挥舞着迎向那柄不断向他要害之处招呼的利剑。

    此刻,他已看清了那个出手袭击自己的人,竟是一个陌生的灰衣老者。

    可是当他与那老者交手了几招之后,便知道对方究竟是何人了。

    “孤剑蓝清鉴!原来你还没有死!”

    这奸宦看得没有错,来者正是一直隐姓埋名,藏身于花府的孤剑蓝清鉴。

    今日一早,化名清伯的蓝清鉴驾车护送花凤山来到了济世寺。

    将花凤山送到浩星潇启所居的禅房门外之后,蓝清鉴便去了济世寺为他临时安排的另一间禅房内歇息等待。

    虽然他能够理解花凤山身为人子所须尽的孝道,但对于那位已经退位的皇帝陛下浩星潇启,蓝清鉴却始终是难以释怀,根本连见都不愿见其一面。

    十多年前,郑庸为了捉拿定亲王萧天绝,杀害了蓝清鉴的全家。当时那奸宦所奉的,就是浩星潇启的谕旨。

    之后,四大神僧与忠义盟盟主雪平皓也是奉了这位皇帝陛下之命,闯入藏涧谷,杀害了湘君的父亲凌倨峰,也令湘君与哥哥凌弃羽从此失散,直至凌弃羽遇害,他们兄妹也未能再见上一面。

    而不久之前,浩星潇启又将花凤山和世玉囚在宫中,并以他们相挟,让侍卫统领朱墨去相府逼迫寒冰,饮下了这位皇帝陛下所赐的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

    一桩桩、一件件,这昏君曾经做下了数不清的恶事!

    蓝清鉴实是无法原谅浩星潇启从前的所作所为,故而便选择眼不见为净,远远地避了开去。

    虽然寒冰已经提醒过他,郑庸或许会寻机向花凤山下手,但蓝清鉴以为,此刻身在护国神寺之中,花凤山应该不会遇到任何的危险。

    正因如此,这位孤剑不免有了稍许的松懈,没有再过去浩星潇启那边查看花凤山的情况,而是一直独自呆在房内打坐练功。入夜之后,便直接熄灯歇下。

    当他突然被不寻常的动静从睡梦中惊醒,并且意识到情形不对时,却是为时已晚,后院已经被数十名身份不明的人给包围了。

    好在蓝清鉴的反应也不慢,趁着那些人正逐间搜查,将禅房内的僧人们全部驱赶出来的混乱之机,他迅速从后窗翻出,直接上了屋顶。

    居高临下,蓝清鉴这才将此刻所面临的形势完全看清楚,同时也推测出了发生这一变故的大致经过。

    郑庸的手下扮成禁军,骗开了寺门,劫持了浩星潇启和花凤山,并将他们作为人质,逼迫寺中的僧人就范。

    如今,包括慧念方丈在内的所有济世寺中的僧人,都被关在了前院的一间佛堂之内,由十余名郑庸的手下在外看守。

    而浩星潇启和花凤山,则是被困在了他们自己的那间禅房之中,也由十余人单独看守。

    另外,慧念方丈的禅房外面,也有数人把守,不知里面正在进行着什么事情。

    了解清楚了眼前的不利局面,蓝清鉴最终还是决定,先救出浩星潇启和花凤山。

    因为他知道,郑庸真正的目标就是他们父子二人,而那些寺中的僧人们应该并无太多的危险。

    于是,趁着夜色,再加上漫天风雪的掩护,蓝清鉴慢慢接近到了浩星潇启父子所在的那间禅房的附近。

    十余名敌人正分守四面,将那间禅房牢牢地看住了。

    若是硬闯,以他这位孤剑的本事,应该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可是闯进去之后,又该如何将那两个丝毫不会武功的人同时救走呢?

    就蓝清鉴的本心而言,他只愿意救一个花凤山。

    但是他也很清楚,如果自己将浩星潇启抛下,花凤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随自己一起走的,最终的结果便是一个也救不走。

    所以,硬闯的做法绝对不可行。那就只能先按兵不动,慢慢寻找合适的机会。

    可惜的是,当蓝清鉴所等的那个机会终于到来时,郑庸也到了。

    趁着负责看守的那些人都去迎接他们的总管大人之机,蓝清鉴迅速无声无息地跃到了这间禅房的屋顶。

    他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几片屋瓦,就能将禅房内的情形看个一清二楚了。

    当看到郑庸以花凤山相挟,欲逼迫浩星潇启打开通往地府的密道时,蓝清鉴一时间也是心急如焚。

    他知道,一旦浩星潇启父子进入了密道,自己便很难再将他们给救出来了。

    所以此刻,他唯一的选择,便是孤注一掷,从屋顶闯入,突袭郑庸,争取将其活擒。

    有了这奸宦作为人质,他的那些手下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任由自己带着浩星潇启父子离开。

    不过,蓝清鉴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武功只比郑庸高出一线,并无十足的把握,能够将这奸宦一举制服。

    一旦失手,不仅浩星潇启父子救不出来,就连自己的一条命也会给搭进去。

    本来一条性命也算不得什么,但自己若是死了,浩星潇启父子很可能也就此失去了任何活命的希望。

    然而思量再三,蓝清鉴也无法想出一条所谓的两全之策。

    无奈之下,这位孤剑终是心下一横,抛开了一切顾虑,打算放手一搏。

    可就在他又多掀下了几片屋瓦,准备展开对郑庸的袭击之际,却异变突生,那个神秘的天香教主凤嫣忽然到了。

    借着门前守卫举着的火把所发出的亮光,蓝清鉴清楚地看到,凤嫣手中抓着的那个男孩,竟然是世玉!

    情势已经变得越来越糟,说实话,就连他这位孤剑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为今之计,只能继续按兵不动,努力寻找一个最终不知是否会出现的机会,争取将浩星潇启父子和世玉一起解救出来。

    见禅房内的人先后都进入了密道,蓝清鉴也立即从屋顶进入了房内。

    随后,他便按照刚刚偷听到的浩星潇启所说的方法,触动机关,打开了密道,悄然跟在了郑庸等人的身后。

    看到凤嫣进入了地府,蓝清鉴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若不能抓住此刻郑庸落单的机会将其制服,一旦让所有人都进入到地府之中,那就再也没有把人救出去的希望了。

    于是,趁着郑庸被凤嫣在密钥上下毒的举动扰乱了心神之机,这位孤剑终于出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