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密钥之争
    ..,

    偷袭未成,还被郑庸卑鄙地利用世玉作为挡箭牌,蓝清鉴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主动权,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拖住郑庸,让这奸宦的下一步计划不能得逞。

    据他对目前形势的分析,凤嫣与郑庸只是临时搭伙,完全是各有各的目的。而且,貌似这两人已经开始出现冲突,不太可能再共同对敌。

    所以只要自己不向凤嫣出手,这位天香教主应该也不会帮助郑庸对付自己,更不会去伤害与他并无任何利害关系的浩星潇启父子。

    这样一来,自己便可将全部心思都用来对付郑庸,将这奸宦死死地拖在这里,一直到寒冰赶到的那一刻。

    蓝清鉴相信,一旦发现乾坤密钥丢失,寒冰定会火速赶来济世寺。到那时,情况便会逆转,郑庸的阴谋注定就会失败。

    心思一定,这位孤剑的精神也不由一振。

    只见他手中的利剑连闪,巧妙地避开世玉,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向郑庸的要害之处招呼,不给这奸宦留下任何的喘息之机。

    而此刻,郑庸的情形,完全可以用“狼狈不堪”四字来形容!

    说实话,即便对手是武功比蓝清鉴更高的寒冰,也不会让他变得如此手足无措。

    因为郑庸很清楚,寒冰实在是太在乎他的这些亲人了。

    当初,为了救出被囚宫中的舅父花凤山和兄弟世玉,这位隐族的少年竟甘冒性命之险,连饮下三杯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

    故而只要有世玉在手,寒冰根本就不敢向自己出手。

    可是面前的蓝清鉴则不然。

    这位孤剑的全家人都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如此的深仇大恨,用一个与其并无太大关系的冷世玉做人质,根本就起不到足够的威胁震慑作用。

    更何况,郑庸的武功本就比蓝清鉴稍逊了几分。如今手中又多了世玉,身法自然受到影响。

    虽然他不时可以拿世玉当作人肉盾牌来用,但却根本不可能发起有效的进攻,只能边战边逃,被对手逼得不断向地府内退去。

    原本,郑庸还寄希望于凤嫣刚刚洒在乾坤密钥附近的那些毒粉,或许可以帮到自己的忙,令蓝清鉴在不察之下踩到上面,就此中毒倒地。

    可是,当他看到蓝清鉴也和自己一样,刻意避开了那些毒粉时,便彻底地失望了。

    看来,方才他和凤嫣的一举一动,早就在这位孤剑的监视之下。甚至就连他和凤嫣之间的敌意,应该也被对方看在眼里,所以才会抓住这一时机,果断地向他出了手。

    事到如今,郑庸不得不承认,由于凤嫣这个变数的出现,就此引来了蓝清鉴这第二个变数,局势已经开始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一旦寒冰赶到,整个断箭计划就会彻底失败。

    而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既然凤嫣已经成为了一个导致原定计划失败的变数,那就只能在他的身上另做文章,最终让这位天香教主成为一个促使断箭行动成功的关键。

    在心中打定了主意之后,郑庸便开始有意地向这座地府的深处退去,试图将战火引向正在里面盗宝的凤嫣。

    谁知就在这时,这位天香教主却突然主动地现身了。

    只见他的脸上已一扫平日的阴冷,竟是笑意盈然地从某个角落里缓缓走了出来。而在他的手中,还握着的一只雕刻得极为精巧的檀木匣。

    他先是小心翼翼地将那只檀木匣揣入了自己的怀中,然后便不甚在意地看了一眼郑庸与蓝清鉴之间的拼斗,微微撇了撇嘴,转身向门外走去。

    “凤教主!”

    正被蓝清鉴逼得连连后退的郑庸突然情急地大喊了一声,“公玉飒容已经落在了忠义盟手中。你若还想得到他,便要用乾坤密钥去交换!”

    凤嫣闻言,不由停住了脚步。

    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奸诈的老太监,轻笑了一声,道:“虽然明知你是不安好心,但凤某还是要多谢郑总管的这番提醒!”

    话音未落,他已身形一闪,飞速向门外的那枚乾坤密钥扑了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他刚踏出大门之际,便陡然感觉到一缕疾风从自己的身后袭来!

    这位天香教主的反应倒是极快,身形停也未停地继续向前飘去,同时在陡地一反手间,已洒出了一大蓬毒粉,其目标竟然是正站在不远处的浩星潇启父子!

    已追至他身后的蓝清鉴一见,立即收剑后撤,护在了浩星潇启父子的身前。

    只见他将手中的长剑疾挥,接连舞出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光幕,剑风所至,将那些毒粉全都向两旁驱散开去。

    花凤山自然识得这些毒粉的厉害,连忙扶着浩星潇启向后退去,不知不觉间,竟已退到了距离那扇地府之门不远的位置。

    此刻,包括蓝清鉴在内,所有人的注意力皆放在了那个凤嫣的身上,竟然谁也没有察觉到,不知何时,郑庸已经悄无声息地摸到了他们的身后!

    方才,他所告诉凤嫣的那番话,与其说是在提醒这位天香教主去救公玉飒容,还不如说是在提醒蓝清鉴,赶快去争夺那枚乾坤密钥。

    因为这奸宦很清楚,在进入地府之前,凤嫣突然将毒粉洒在了密钥之上。此举不仅是为了以防万一而采取的自保之策,同时也显示出这位天香教主已存了占有密钥之心。

    一旦让这妖人出了地府,他必定会取出密钥,迅速离开。

    那便意味着,地府之门会立即关闭,而郑庸、世玉,还有蓝清鉴,都会被关在里面,再也无法出去。

    正是意识到情况危急,郑庸才不顾一切地出言提醒。

    而蓝清鉴也别无选择,只能暂时放过这奸宦,转而去阻止凤嫣拿到密钥。

    而郑庸在得到这个宝贵的喘息之机以后,立即放下了手中的世玉,随后便偷偷地摸到了众人的身后。

    这奸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突然一伸双手,同时抓住了浩星潇启父子的后襟,继而稍一用力,就把他们都拖入了地府之中。

    接下来,他便准备对付那位孤剑了。

    只要能杀掉蓝清鉴,哪怕是让凤嫣暂时得到乾坤密钥也无妨。

    反正以这位天香教主的身手,根本就逃不出他郑庸的手掌心,更何况,外面还有他的那些手下所布下的天罗地网。

    可惜的是,这奸宦所打的主意虽妙,怎奈那位天香教主却并不愿与他密切配合。

    眼见他的一记玄阴指已经袭向了蓝清鉴的后心,本来已经抽出随身的短刀,从正面攻向了蓝清鉴的凤嫣,却突然间向后飞退,直接退出了战圈。

    而与此同时,他还把手中的短刀也重新收回了腰间,完全是一副袖手旁观的架式。

    蓝清鉴虽然一直在与凤嫣交锋,但是对于自己身后发生的一切,并非毫不知情。

    所以一见凤嫣后撤,他也立即抓住机会向旁一闪身,避过了郑庸的那记玄阴指,同时迅疾地反手一剑,向此刻已没有世玉做盾牌的郑庸刺去。

    形势陡变,郑庸在大惊之下,连忙向后飞退,想抓住身后的花凤山替自己挡剑。

    可就在此时,一直在伺机而动的凤嫣却瞄准了这个空当,再次飞扑向了那枚乾坤密钥。

    当他俯身将密钥从锁孔中拔出的一瞬间,蓝清鉴的剑也到了,直奔他的眉心要害!

    头都来不及抬起,凤嫣便想也未想地顺手把那枚密钥向自己的面前一挡。

    只听“叮”地一声脆响,蓝清鉴的剑尖正击在了那枚密钥之上。

    紧接着,又是“啪”地一声轻响。

    原来,那枚密钥在一震之下,突然从中间裂了开来,其中的乾钥竟从凤嫣的手中脱落,直接掉在了地上。

    凤嫣在一怔之下,只觉眼前寒光一闪,那柄利剑又向他的前胸刺来。

    此刻,他再也顾不得去捡那枚掉落的乾钥,连忙飘身后退,同时左手一扬,将一蓬毒粉向蓝清鉴劈头盖脸地洒了过去。

    蓝清鉴见势不妙,当即双足使力,整个人向一旁急闪出去,避过了那蓬毒粉的袭击。

    就当他想再度扑向凤嫣时,却见这妖人双手连挥,又是两大蓬毒粉向自己洒了过来。

    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继续闪避。

    当那两蓬飘散在空中的毒粉全部落尽之后,前方已经失去了凤嫣的踪影。

    但是此时,蓝清鉴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追赶凤嫣的事情了。

    因为他刚刚回过头去,却赫然发现,不知何时,那扇漆黑的地府之门已经紧紧地关闭上了。

    而浩星潇启父子、世玉,还有郑庸,都未出现在门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