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里应外合
    “阁下是在等我吗?”

    一个极为清越的声音将靳明的思绪猛地给打断了。

    他不禁吃惊地看着那个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高颀少年,紧张地偷偷咽下了一口唾液,才勉强用一种稍显镇定的声音开口道:“寒冰公子,在下靳明,的确是一直在此等候公子现身。”

    寒冰微微一挑眉,问道:“是郑庸派你来的?”

    靳明连忙摇了摇头,“不,不是那奸宦,是我自己想等在这里,好与公子做一笔交易——,不,不是交易,是想请公子帮在下一个忙。当然,作为回报,我也愿意帮公子一个忙。”

    “哦?”

    寒冰不由颇感兴趣地笑了笑,“你能帮我什么忙?”

    “寒冰公子若是信我,我便助你解决掉寺中那些郑庸的手下,如何?”

    听到靳明这一诚意十足的提议,寒冰竟是丝毫没有犹豫,当即便点头表示同意。

    其实,方才从密道出来之前,他就已经用追魂功将寺中的情形探查了一遍。

    虽然结果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毕竟没有比他想象中更糟。

    舅父、世玉、浩星潇启和郑庸,都被关在了地府之中,而清伯却独自一人守在地府的门外,正对着一把乾钥一筹莫展。

    出了地府,禅房外有二十余人分四周把守,应该都是郑庸的手下。这些人很可能并不知道地府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都还若无其事地守在那里。

    事实上,情况最为严重的乃是前院的佛堂。包括慧念方丈在内的所有济世寺的僧人们都被人点了穴道,并且还绑在了一起,关在佛堂之内。

    而佛堂的外面,已被人放置了大量的木柴,另外还有十余名郑庸的手下在四周看守。

    寒冰虽然受了严重的内伤,但以他目前的能力而言,逐一解决掉佛堂外面的守卫,并将慧念方丈等人安全解救出来,应该并非一件十分困难之事。

    但是既然对方已经做好了放火的准备,便很难保证在救人的过程中不被人趁机放火,令这座护国神寺再次遭受一场祝融之灾。

    正是出于这样的顾虑,所以此刻听到靳明愿意相助自己,寒冰当然是求之不得。

    如果有了靳明之助,便可以做到速战速决,干净利落地解决掉那些郑庸的手下,不给他们留下任何纵火的机会。

    尽管他对这位前三江帮主只是略有耳闻,更是没想到其一直在为郑庸做事,但是从靳明的举止神态上来看,寒冰认为此人还是可以相信的。

    结果就是两人一拍即合,在稍作商量之后,便马上展开了行动。

    佛堂外,谭义看到靳明去而复返,立即迎上前去,疑惑地问道:“靳兄又有何事?”

    靳明一脸肃然地道:“总管大人有令,为免夜长梦多,先将那些僧人们全部杀死,然后再放火烧寺!”

    谭义不由愣了愣,没想到那位总管大人这么快就改了主意。但他知道靳明乃是郑庸的心腹,其所说的话应该不会有误。

    于是,他便未再多问,转身大声命令道:“先杀人,再放火,马上动手!”

    那些守卫们当即齐齐应了一声,打开了佛堂的门,一窝蜂地冲了进去。

    谁知第一个冲进去的人脚跟还未站定,就被人突然掐住了咽喉,“喀”地一声轻响,脖子也随之被拧断了。

    紧随其后的两人还未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便同时被人如法炮制地拧断了脖子。

    后面进来的人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可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就先后都被利剑割断了咽喉。

    谭义等在外面,见自己的手下冲进去之后,却迟迟没有传出那些僧人们的惨叫声,而且佛堂内的光亮也越来越弱,似乎是他们带进去的火把已逐个熄灭了。

    他正自大感惊疑不定之际,一旁的靳明已用同样是惊疑不定的语气低声问了一句:“情形有些不对啊,谭兄!怎么回事?”

    谭义转头看了靳明一眼,随即便将自己手中的火把递给了他,“靳兄,你守在外面,我先进去看看。”

    “好,谭兄可要当心些!”

    靳明一边说,一边伸手接过了火把,而另一只手则抽出了悬在腰畔的长剑。

    谭义见状,并不以为意,也伸手拔出了自己的剑,迈步向佛堂的大门走去。

    可他刚走出去两步,便突然听到“扑”地一声闷响,随后又感到背心一凉,垂头一看,竟看到一段滴血的剑尖从自己的胸前冒了出来……

    他勉强回过头去,却看到身后的靳明正一脸漠然地看着自己。

    靳明将手中的长剑用力向后一抽,谭义那具死不瞑目的尸身也随之瘫倒在地上,涌流而出的鲜血瞬间将周围的雪染红了一大片。

    佛堂内,事先从屋顶潜入的寒冰,在将那些闯入的守卫们全部解决掉之后,便为慧念方丈等人解开了被封的穴道和身上的绑缚。

    简短地向慧念方丈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他们便马上赶到后院的那间禅房外面,将守在那里的郑庸手下也都一一解决掉了。

    这一次,还是寒冰与靳明里应外合,一起出的手,并没有让济世寺的僧人们参与。

    因为他们两人彼此都心照不宣,那些郑庸的手下一个也不能放过。否则的话,一旦这里所发生的事情被传了出去,很可能会就此触动郑庸埋藏在其他各处的引线,造成更多的危害。

    而靳明更是害怕自己的这一背叛行为被人知晓之后,会因此殃及到自己尚不知被囚禁在何处的妹妹。

    虽然寒冰曾向他坦言,无法保证能够找到他的妹妹,更无法保证能够将其安全地救回,但靳明还是相信这少年一定会尽力,自己的妹妹仍有活着的希望。

    清理完所有的障碍之后,寒冰便由密道进去,见到了仍守在地府门口的清伯。

    原来,清伯并不知道地府只能从外面用乾坤密钥开启,所以他才一直守在地府的门外,以防郑庸从里面逃出来。

    如今知道了这一事实,这位孤剑不禁更是心急如焚。

    那另一枚坤钥已被凤嫣夺走,又该到何处去寻找这位天香教主,夺回密钥,救出被关在地府里面的人呢?

    寒冰虽然也在担心舅父与世玉的安危,但他仍是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清伯,您可曾听凤嫣说过,他为何要夺取乾坤密钥吗?”

    清伯皱眉细思了一下,摇头道:“凤嫣未曾说过什么。不过我倒是听见郑庸说起什么定魂珠。后来,他又告诉凤嫣说,公玉飒容被忠义盟抓了,可以用乾坤密钥——”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顿,突然提高了声音,激动地道:“对了!凤嫣应该是想用乾坤密钥去交换公玉飒容!他一定是去了忠义盟!”

    “忠义盟!”

    寒冰的面色陡地一变,“如果公玉飒容落在了忠义盟的手中,去救他的就不仅只有一个凤嫣,应该还有独笑穹!”

    清伯当即断然地点头道:“不错!我们现在就去忠义盟,杀独笑穹,夺回密钥!”

    “不,清伯,您还是留在济世寺。如今我们的手里还有一枚乾钥,必须要守好它,以防凤嫣,或者是其他觊觎它的人再来趁机抢夺。”

    话音未落,寒冰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完全不给清伯任何表示反对的机会。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