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慨然相助
    独自一人,在风雪中没命地奔逃了许久,公玉飒颜终于再也听不到从身后传来的那些追兵的声音。

    他又踉踉跄跄地向前奔跑了几步,才扶住了身旁的一棵树,停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边喘气,他一边犹在咬牙切齿地痛骂着郑庸那个狗太监!

    这奸宦不但利用了他们这些北戎刺客去闯宫,更还挖好了陷阱,让那个死胖子郭士勋摆了他们一道!

    而此刻,那些忠义盟的人还在对他穷追不舍,分明就是得到了郭士勋的授意,想将他杀了灭口,以免被他在盟主雪幽幽的面前,揭出其郑庸走狗的真实身份。

    如此看来,那些追兵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肯定还会继续追上来的。

    好在往前不远,就是翠微山。一旦进了山,他应该就彻底安全了。

    一念及此,公玉飒颜不敢再多做耽搁,努力迈动已是酸软无力的双腿,准备一口气逃进山里去。

    不料,向前才走了没几步,他便感到自己的右膝关节陡地一麻,随即一个立足不稳,竟直接跌坐在了雪地上!

    “混蛋”

    刚开口骂了一声,他便立刻闭上了嘴。因为他忽然间意识到,那个用暗器伤自己的人,并不是忠义盟的人!

    公玉飒颜知道,若是自己落到了忠义盟的人手里,肯定难逃一死。倒不如索性就表现得英雄一些,先痛快痛快嘴再说。

    可是现在,他感觉到自己的一条右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这分明是中毒的症兆。

    对于擅长用毒之人,此时公玉飒颜倒是能够想出一个,那就是天香教主凤嫣。

    如果袭击他的人,真是那个居心叵测的凤嫣,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凤教主,我公玉飒颜自认从未得罪过你,不知为何要对我下此毒手?”

    他的这句问话响过了良久之后,才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转了出来。

    待公玉飒颜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人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时,不由微微一怔。

    说实话,对于这位天香教主,他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所以一直误把凤嫣当作了一个女子。

    此刻,见到这少年虽然面目清秀,身材瘦小,但举手投足间,绝对不像是一个女子。而且看其一身的装扮,分明是一副太监的模样。

    公玉飒颜顿时感到有些疑惑与不解。

    如果这凤嫣本就是一个女子,扮成宫女潜伏于宫中数月之久,却并未被人发现,这倒也合情合理。

    但如果是女扮男装,或者干脆就是一名男子,这位天香教主又是如何瞒过了宫中那么多双眼睛,将假太监做得那么久,却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之处呢?

    莫非,此人竟真的是一个妖人?!

    那这个妖人几度派其手下想劫持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究竟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就在公玉飒颜的心中犹自惊疑不定之际,那个瘦小的少年已先用充满疑惑的口气开口问道:“你不是公玉飒容?”

    公玉飒颜一听,不禁更是迷惑不已,难道这凤嫣根本就不认识飒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是满心不解,他还是警惕地摇了摇头,道:“不,我是他的兄长,公玉飒颜。”

    那少年仍是满面怀疑地看着他,又追问了一句:“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公玉飒颜马上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反问道:“难道有人告诉过凤教主,我公玉飒颜一定会死在那座大裕的皇宫之中吗?”

    那少年的双眼微微一眯,忽然笑了笑,道:“难道也有人告诉过你,我凤嫣是一个女子吗?”

    公玉飒颜顿有所悟地摇头道:“看来是我们都被某人有意地误导了!”

    “这‘有意’二字,用得极好!”

    凤嫣语含讥讽地说了一句,然后便从怀中掏出了一粒药丸,抛向了公玉飒颜,“这是摄魂针的解药,服下立可见效。”

    公玉飒颜接过了那粒药丸,看也未看,便直接吞了下去。

    因为此刻他已经感觉到,不仅是自己的一条右腿,甚至是右半边身子都开始变得僵硬麻木。

    若不能尽快服下解药,恐怕整个人都会就此陷入一种无知无觉的状态中,再也醒不过来了。

    另外,公玉飒颜也已经完全看清楚了目前的情势,自己无论是武功,还是用毒,都绝对不是这个狡诈多疑的天香教主的对手。所以若想继续活命,就要做出一副对其俯首听命的模样,然后再寻机逃脱。

    果然,公玉飒颜的这一表现立即赢得了凤嫣的欢心,这少年居然极显亲近地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

    “公玉兄,令弟可是已经落在了忠义盟的手中?”

    听凤嫣如此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自己的兄弟,公玉飒颜的心中顿时转了几转,实在摸不透这少年的真正意图。

    犹豫了一瞬,他才点头道:“是的,就在方才,我们中了忠义盟的埋伏,飒容他没能逃得出来。”

    凤嫣微皱着眉头,语声清冷地道:“北戎刺客若是落到忠义盟的手中,下场恐怕比落到官府的手中还要惨。不知公玉兄可愿冒险去将令弟给救出来?”

    “我”

    公玉飒颜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艰难地点了点头,“我自是想把飒容他给救出来。只是凭我一人之力,根本无此可能,不过就是羊入虎口而已。”

    “那如果加上我呢?”

    凤嫣的声音依旧清冷,但语气间已隐隐透露出了一种热切,“忠义盟的人绝对料不到你还会回头去救令弟,故而我们成功的机会应该很大。”

    公玉飒颜也不禁被他说得意动,虽然知道可能会因此丢了性命,但如果能够救出自己的兄弟,确是值得冒险一试。

    否则的话,若是自己就这样逃回大戎,恐怕终究逃不过太后的毒手,还有师父……

    但出于谨慎,他还是忍不住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凤教主与我兄弟二人可算是素昧平生,却为何甘冒性命之险慨然相助?”

    凤嫣只是轻笑了一声,道:“你我虽然并不相识,却也算不上素昧平生,尤其是我与令弟之间,可说是渊源颇深。眼下救人要紧,待救出公玉飒容之后,我自会与你等细说。”

    听他故意说得如此含糊,公玉飒颜也知自己不可能再从这狡猾少年的口中追问出更多的东西来了。

    于是,他便重重地一抱拳,脸上尽是感激之色地道:“好,既然如此,在下便先行谢过凤教主的相助之恩了!”

    凤嫣又是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突然一掌拍在了公玉飒颜右大腿靠近腿根的部位。

    还未等公玉飒颜惊叫出声,便感觉到对方的掌上传来了一阵吸力。紧接着,他感到被其拍打的那处微微一疼,随即又是一阵轻松,想来那根摄魂针已被凤嫣拔了出来。

    公玉飒颜连忙从雪地上站起身来,向前走了两步,发现自己的右腿已能行动自如。

    然而此时,他的心中不但未感到丝毫的快慰,反而对凤嫣的手段更生出一种惊惧之意。

    原来这摄魂针上不仅沾有致命的剧毒,而且这根针本身也会顺着周身的经脉向上游走,一旦进入心脏,便是致命的凶器。

    而凤嫣先前只给了自己解药,却丝毫未提那根正在自己体内游走的摄魂针,此举分明就是存了一份试探之意。如果自己不同意与他一起去救飒容,最终还是会死在那根摄魂针之下。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吧!”

    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的凤嫣,忽然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便转身向忠义盟的方向行去。

    公玉飒颜马上紧跟在这位天香教主的身后,心中却在转着自己的念头

    这凤嫣心机狡诈,且又手段毒辣。他如此急于去救人,却又不说出用意何在,可见对自己的兄弟并未存着什么好心。

    哼,等救出了飒容之后,便抽冷子宰了这个居心叵测的妖人,以绝后患!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