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提防之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那座大裕的皇宫逃出来之后,独笑穹立刻寻了一个隐蔽之处躲藏起来,开始运功疗伤。

    寒冰最后所施出的那一招“倒悬天龙”,居高临下,占尽优势,其威力之大,竟是远远超出了独笑穹的预想。

    结果,一场硬碰硬的比拼之下,这位赤阳教主的内腑受到了重创。

    而最为糟糕的一点是,之前他所强行吸取的那十名暗卫的内力,也因这次重创而产生了反噬之效,令他即刻面临着走火入魔之危。

    嫁衣功虽然本就是建立在吸取他人内力的基础之上,但凡事都会有一定的限度。

    功力强者在吸取功力弱者的内力之后,必须用自身的内力将刚刚吸取到的外力尽快炼化,令其最终转变成自身的内力。

    这原本就是一个极耗时间的过程,故而即便是已将嫁衣功练至化境的独笑穹,也不敢靠频繁吸取他人的内力来提高自己的功力。否则一个不慎,便会出现反噬,最终导致走火入魔。

    然而这一次,为完成“刺冷”计划,更是为了将寒冰这个对手彻底解决掉,这位赤阳教主决定铤而走险,居然一口气吸取了十名一流高手的内力。

    他所打的主意便是,利用与寒冰交手的机会,将自己刚刚吸取到的内力先全部释放出去,然后再通过自身内力的控制,慢慢将一部分释放出去的内力逐渐收回。

    这样一去一回,至少其中一半的内力会被成功转化为他自身的内力。

    说白了,独笑穹就是要利用寒冰的力量,来帮助自己炼化那些刚刚吸取到的内力。

    此举看似极为取巧,其实却是一种极其愚蠢的冒险行为。

    一来,那些被他强夺而来的内力,因为一时间无法被全部吸收,会有将近一半都白白被浪费掉。

    二来,他的对手寒冰,本就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随时都可能利用他内力运转不灵活的弱点,施出致命的杀招。

    但是,虽然明知道此举会给他自身带来不可预估的危险,独笑穹却已经别无选择。

    因为对于他而言,今夜如果再次输给寒冰,那就意味着一场彻底的失败。

    嫁衣功从此输给了离别箭,而他这位赤阳教主也从此失去了战胜寒冰的希望。

    甚至于,他们这些前来执行“刺冷”计划的人,都可能要因此葬身于那座大裕的皇宫之中。

    所以,他绝对不能失败!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造化弄人,每每事与愿违。

    当他因一时失察而被寒冰偷袭得手之后,独笑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败了!

    正如当年在津门关外,寒冰对他所说过的那句话,强取豪夺得来的东西,终不能成为长久的依靠。

    那十名一流高手的内力合起来,的确是威力强大,但独笑穹却无法将之完全驾驭。

    结果便被寒冰寻到了他的这一破绽之处,石破天惊地凌空一击,直接震散了他的护体神功,令他一时间失去了对那些外来内力的控制能力。

    躲在那间临时寻到的无人居住的旧屋之中,独笑穹足足花了半个时辰的工夫,才勉强将体内四处乱窜的内力压制住,总算是堪堪躲过了一场走火入魔之危。

    就在他稍稍松了一口气之后,却立刻感应到,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又落入了险境。

    忠义盟,对于如今身受重伤的独笑穹来说,再不是当年那个可以来去自如的地方。

    但此刻自己的爱徒正陷身其中,他实是做不到不管不顾地掉头而去。

    于是,他马上离开了那处旧屋,悄然翻越城墙,来到了景阳城的南郊。

    虽然早就料到忠义盟会有所防备,但当他看到那座总舵内到处灯火通明,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式时,独笑穹的心中不免还是感到了一阵懊恼与沮丧。

    偷偷摸进去救人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而以一己之力硬闯的后果,不是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就是加速忠义盟的人对公玉飒容痛下杀手。

    就在这位赤阳教主感到一筹莫展之际,却忽然感应到,有人也在不断地向忠义盟接近。

    既然能够被他提前感应到,说明那人也练了嫁衣功。

    独笑穹马上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公玉飒颜!

    因为以他对自己这位亲传大弟子的了解,就算是他们这些前来执行“刺冷”计划的人中只剩下一个幸存者,也必定是这个惯会投机取巧、不择手段的小人!

    但是对于公玉飒颜为何要来忠义盟,独笑穹一时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按理说,这家伙既已逃出了景阳城,就应该片刻不停地往北逃,一直跑回到大戎才对。

    而他却出现在了南郊,直奔忠义盟而来,实是让人猜不透其目的何在。

    不过,独笑穹很快便知道了答案。

    因为他已经发觉,公玉飒颜并非独自一人,还有另外一人与其同行。并且,从那人颇为诡异的呼吸声中,独笑穹基本可以判定,来者应该就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凤嫣。

    早就听说这位天香教主对公玉飒容存有非分之想,独笑穹本已暗自打定主意,在完成“刺冷”计划之后,就顺手将这个胆敢觊觎自己爱徒的妖人给除去。

    如今看来,传闻果然不虚。这凤嫣与公平飒颜一同出现在此处,目的应该就是公玉飒容。

    忍不住在心中冷哼了一声,独笑穹立即现身将那两人拦了下来。

    “师父!”

    乍然见到自己的师父,公玉飒颜可谓是又惊又喜。

    以他那点可怜的嫁衣功力,独笑穹如果不想让他感应到,就是整个人站在他的身后,他都会一无所觉。

    所以一直以来,他根本不知道独笑穹究竟去了何处,还以为像公玉飒容之前所说的那样,自己的师父仍在城内的某处运功疗伤。

    如今师父突然出现,救出飒容的机会自然大增,而身旁那个居心叵测的凤嫣所能构成的威胁,也同时骤减。

    独笑穹却没有理睬这个忽然间对自己变得如此热情的大弟子,而是把一双鹰目紧紧地盯在了凤嫣的脸上。

    凤嫣虽在暗自吃惊,但面上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上前一步,抱拳行礼道:“凤嫣见过独教主!”

    独笑穹微微点了点头,根本不屑与这妖人多说废话,当即便直截了当地道:“忠义盟已有埋伏。我们兵分两路,我负责在前面引敌,而你们就趁机潜进去救人。”

    “是,师父!”

    公玉飒颜当即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声。

    凤嫣却不禁挑了挑眉,问道:“独教主可确知公玉飒容被关在何处吗?”

    “他们兄弟之间可以互相感应,此事尚无需你我操心!”

    独笑穹冷淡地答了一句,便不再多言,直接向忠义盟总舵的大门行了过去。

    “互相感应?”

    凤嫣那双清澈的丹凤眼微微一眯,轻轻地念叨了一句,“原来还如此有意思!”

    公玉飒颜本就对这个心机狡诈的妖人存着提防之心,故而一直没有将嫁衣功的秘密告诉他。

    方才听到独笑穹只是用兄弟之间可以互相感应的话来敷衍凤嫣,公玉飒颜便知道,师父其实也对这位天香教主心存疑忌。

    所以,他更不会再对此多加解释,只是冲着凤嫣故作神秘地笑了笑,便转身向忠义盟后山的方向行去。

    可惜公玉飒颜并没有看到,身后的凤嫣又盯着他看了片刻,而在这位天香教主的眼中,正闪烁着一种极为可怖的阴狠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