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地牢被劫
    虽然知道独笑穹一向目高于顶,但雪幽幽仍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大摇大摆地闯进总舵之中。

    这便令事情变得颇为棘手起来。

    如果对方是偷偷潜入,忠义盟自然可以不讲江湖规矩,明枪暗箭齐施,将这位赤阳教主当场诛杀。

    可是现在,独笑穹摆出一副上门挑战的姿态,并公然向她这位忠义盟的盟主提出了单打独斗的要求,确实令雪幽幽感到有些进退两难。

    因为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绝非这位赤阳教主的对手。

    一旦她失手被擒,甚至是被杀,必然会引起忠义盟大乱,让独笑穹可以趁机救走公玉飒容。

    而更为重要的是,可能还会让那个吃里扒外的土木堂主的诡计因此得逞,趁机攫取盟主之位,继续替郑庸那奸宦为祸天下。

    可如果她直接拒绝独笑穹的挑战,明显就是有示弱之意,这就会让她这位盟主在所有忠义盟中人的面前大失颜面,也会让她好不容易逐步建立起来的威信就此丧失殆尽。

    就在雪幽幽犹豫不语的一瞬间,那位不久前特意从密道中赶过来传信的顺风堂主廖京东,却抢先开了口。

    “独笑穹,你今夜曾带人擅闯我大裕皇宫,意图行刺皇帝陛下,根本就是北戎所派来的刺客!还有何资格来向雪盟主挑战?!”

    一旁的万横江也随即接口道:“廖堂主说的不错!我忠义盟中人,皆是大裕子民,绝不会与北戎刺客讲什么江湖规矩!”

    有他们这两位极有分量的堂主站出来表态,其他忠义盟中人也纷纷跟着随声附和起来,立时便化解了雪幽幽的尴尬处境。

    她马上把握时机,冷笑了一声,道:“独笑穹,当初你与北戎大军一起犯我津门关,又先后两次闯我大裕皇宫,行刺皇帝陛下。

    你的所作所为,已不再算是一个江湖人物,而完全是充当了那位阴太后与戎帝宇文罡的走狗爪牙!似你这种人,我忠义盟必会见而诛之,绝不容情!”

    意识到自己的公然挑战之计难以得逞,独笑穹便也不再多说废话,当即飞身而起,向雪幽幽攻了过来。

    雪幽幽立刻挥剑迎了上去,而其他忠义盟的人也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兵刃,将独笑穹团团围住。

    一直跟在雪幽幽身旁的水泠洛本来也想加入战团,可是她眼角的余光却偶然间看到,那位土木堂主郭士勋正悄悄地后退。

    这小丫头立时留了一个心眼儿,特意闪到一个较暗的角落里,密切观察郭士勋的动向。

    只见这位土木堂主在悄然退出了战圈之后,趁着周围的人没注意,转身便向后堂奔去。

    水泠洛不由撇了撇嘴,暗骂这郭胖子就是个临阵退缩的鼠辈!

    可是忽然一转念,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想错了。

    郭士勋本就是一个冷血的凶手,而且这个郑庸安插在忠义盟中的内奸,一直野心勃勃地想夺取师祖的盟主之位。怎么看,他都不会在如此重要的能够表现自己的时刻,忽然生出逃走的念头。

    更何况,独笑穹很可能就是郭士勋故意设计引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借这位赤阳教主之手除去师祖。

    否则,他为何会深更半夜地去带人设下埋伏,抓捕独笑穹的徒弟公玉飒容呢?

    公玉飒容——

    一想到这个名字,水泠洛突然间明白过来,郭士勋究竟要去做什么——

    他一定是去杀公玉飒容了!

    这个内奸应该已经从郑庸那里了解到,独笑穹与公玉飒容之间能够互相感应。

    一旦公玉飒容死了,独笑穹必定会被彻底地激怒。

    到时候,这位赤阳教主在疯狂之下出手,首当其冲的便是正在与其交手的师祖。

    眼看郭士勋的背影已消失在黑暗中,水泠洛暗自一跺脚,当即提气纵身追了过去。

    可是她一路追赶到刑堂的地牢门口,也没有看到郭士勋的踪影。

    而更为奇怪的是,就连那些本应呆在地牢门口的守卫们,居然也不见了踪影!

    水泠洛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抽出腰畔的双剑,向那座地牢的大门摸了过去。

    她悄然推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铁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几具刑堂弟子的尸身。

    借着幽暗的灯光,她看到那些尸身的面孔均呈铁青之色,身上却没有明显的伤痕和血迹,初步判断,应该都是中毒而亡。

    水泠洛的一双秀眉不由皱了皱,这种手法,完全不像是郭士勋所为。再者说,这位土木堂主的身份摆在那里,根本没有必要杀害刑堂的弟子,便能够顺利地去把公玉飒容从地牢中提出来,然后寻机杀掉。

    莫非是有外敌潜进来了?

    一念及此,水泠洛更是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绕过了那些可能沾了剧毒的刑堂弟子的尸身,向地牢深处慢慢潜行过去。

    沿途又遇到了数具刑堂弟子的尸身,死状与门口的那些完全一致,看来凶手是同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使毒高手。

    突然间,水泠洛听到一阵低弱的呻吟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而且那声音听起来又非常熟悉。

    她连忙向声音传来之处赶了过去,却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而他的右胸口处,正在不停地向外淌着血。

    “辛杰——”

    水泠洛不由惊叫了一声,急步上前,蹲下身来,出手点了他伤口附近的几处穴道,控制住了血流。

    辛杰睁开眼睛,努力喘息了片刻,才用断断续续的声音道:“是……宫彦……还有另外一个……人……劫走了公玉……飒容……”

    水泠洛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你先别说话了,保存些气力,我这就去叫人来救你。”

    辛杰却摇了摇头,“我没有事……你去叫人……追公玉飒容……他们……”

    “好,你放心,辛杰,我一定不会让他们逃脱的!”

    水泠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匆匆出了地牢。

    面对着漫天的风雪,她不禁皱眉想了想。

    地牢中出了事,而那些埋伏在地牢外面的暗哨均未传出警讯,原因应该只有一个,他们都已经遇害了!

    而此刻,师祖和大部分忠义盟的人都在对付独笑穹,即便自己前去传信,恐怕师祖一时也无法分神,派人去追赶公玉飒容他们。

    既然如此,那就自己一个人去追吧!

    但具体应该往何处去追呢?

    公玉飒颜他们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后堂,想必不是从前面进来的。

    这家伙曾是左语松的亲随护卫,对总舵内的情况极为熟悉,自然也会知道后山上的那条小道。

    虽然那条小道已经被师父下令封闭,但对于他们这些会武之人来说,所谓的封闭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根本不能真正阻住通行。

    想清楚了这些,水泠洛暗自银牙一咬,向着后山的方向追赶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