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节外生枝
    ,精彩小说免费!

    一路追踪着前方的那三个人影,郭士勋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出手机会。

    暗自心焦之余,他不禁大叹自己的时运不济,为何所有的计划都要不断地节外生枝?!

    当初杀吴远时,居然会被郭有忠碰巧看到;

    后来杀郭有忠时,又弄巧成拙地被寒冰找出破绽;

    今夜设下埋伏抓捕公玉飒容,偏偏公玉飒颜也跟来凑热闹,最终还让这个狡猾的家伙给跑了;

    谁知公玉飒颜这一跑,后果还十分严重。因为这家伙竟然把那个一身是毒的天香教主凤嫣给找了来,然后这两人又合伙救出了公玉飒容。

    如此一来,事情便完全脱离了他这位土木堂主的掌控!

    方才,一见独笑穹出现,郭士勋本是窃喜不已,感到事情正往自己所预期的方向顺利发展。

    接下来,他唯一所要做的,就是杀了公玉飒容,令那位赤阳教主在狂怒之下,对雪幽幽痛下狠手,就此替自己除去这个心腹之患。

    然而,当他兴冲冲地赶到地牢,准备寻机对公玉飒容下毒手时,却赫然发现,公玉飒容已被公玉飒颜和凤嫣给救了出来!

    一开始时,郭士勋并不知道那个身形瘦小的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还以为是某个赤阳教的弟子。

    直到他发现,附近几处暗哨的人已经全部中毒身亡之后,才猛然间意识到,一定是那位传说中浑身是毒的天香教主凤嫣到了!

    尽管有了几分惧怕之意,可郭士勋决不甘心让自己好不容易设计捉到的公玉飒容就此逃走。

    于是,他紧紧跟在了那三人的身后,因畏于凤嫣身上的毒,迟迟不敢上前截下他们。

    此刻,已经到了忠义盟的后山上,一旦让公玉飒容他们下了山,出了忠义盟的地界,独笑穹应该马上就会感应到。

    到时候,这位赤阳教主很可能会立即抽身而退,不再与忠义盟的众人做无谓的争斗,而雪幽幽就可以继续安然无恙地做她的盟主。

    可是他郭士勋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久,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这种结果,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忽然间,一阵猛烈的山风刮过,将一大片飞雪吹到了郭士勋的脸上。

    他不禁猛地打了一个冷战,脑际却随之灵光一闪,不由暗骂自己糊涂!

    在这种风雪交加的环境中,凤嫣的那些毒药根本就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

    而这位天香教主的年纪如此之轻,除了用毒,武功想来也不过就是稀松平常。

    至于那个公玉飒颜的身手,更是完全上不了台面。当初这家伙之所以被左语松选为亲随护卫,凭的并不是什么真功夫,而是他那张能言善辩的嘴。

    在他们这三人中,功夫最厉害的,应该就是公玉飒容。可是他如今浑身是伤,尤其是那条伤腿,走路都极为困难,一直要公玉飒颜搀扶着,才能勉强行进,显然也是不足为患。

    再者说,自己根本不用将这三人全都打败,只要将凤嫣和公玉飒颜逼退片刻,然后抓住机会一举杀了公玉飒容,就算是万事大吉。

    一想清楚了这些,郭士勋便未做任何耽搁,直接一剑向走在后面的凤嫣飞刺了过去!

    情况确如郭士勋所料,这位天香教主的武功极是一般,又是在这种风雪之夜,无论耳力和目力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此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已有敌人临近。

    待到凤嫣感觉到情况不对,进而心生警兆之时,郭士勋的剑距他的后心已不足一尺之遥!

    想也未想,他便向前一扑,随即又向左侧急滚,堪堪避过了郭士勋接连刺过来的两剑。

    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猛地一扬,一大蓬白雾便向随后追至的郭士勋洒了过去。

    郭士勋见状,本能地向斜后方飘退出一丈有余。

    可随即,他便马上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上当了!

    凤嫣所抛出的,根本不是什么毒药,而是地上的雪。

    而正是趁他这一退之机,那个狡诈的少年便得以回过手来,指间轻轻一弹,一根摄魂针已无声无息地向他的眉心疾射而至!

    郭士勋正自懊恼不已之际,忽然看到眼前有一道极细微的寒光闪烁。

    他登时心生警兆,当即向右侧一偏头,紧接着便感到自己的左颊微微一麻,顿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左颊上的发麻之处,没有摸到任何血迹,郭士勋的心中不由略微一松,看来自己并没有中毒。

    不过他现在已不敢再去轻易招惹那个浑身都是毒物的凤嫣,而是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走在前面的公玉飒容身上。

    好在凤嫣因为躲闪他方才的那两剑已经滚到了一旁,可以说是将前面的路给让了出来,此刻已没有人再能拦着他这位土木堂主向公玉飒容下手了。

    只不过,目前他与走在前面的公玉兄弟二人之间的距离的确是有些远,而凤嫣又随时可能再次攻上来。

    于是来不及再多想,郭士勋只猛地一抖腕,手中的那柄长剑便“嗖”地一声,径直向公玉飒容的后颈上袭去!

    骤然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声异响,公玉飒容立知不对,可是在风雪中走了这么久之后,他的双腿已有些麻木,行动也变得大为迟缓。虽然有心闪躲,可他的整个身体却已不受支配。

    “大哥——”

    他刚要开口呼叫,没想到身边的公玉飒颜却猛地用力推了他一把,让他直接摔跌了出去。

    公玉飒容跌坐在雪地上,正自愣神之际,却忽然感到某种温热的东西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他伸手一摸,顿时感到手上一片粘稠,同时鼻端也闻到了一丝血腥气。

    “大哥!”公玉飒容不禁惶急地叫了一声。

    公玉飒颜捂着自己右臂上被长剑划出的伤口,龇着牙,猛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骂了一句:“狗娘养的郭胖子,老子早晚要跟你算这笔账!”

    一边骂着,他一边赶紧跑过去,将自己的兄弟从地上扶了起来。

    然后,他们两人便继续头也不回地向前奔逃。

    其实此刻,郭士勋也正在暗自骂个不停,公玉飒颜这个搅屎棍,又坏了自己的大事!

    狠狠地一跺脚,他准备继续追上去,索性将那兄弟二人一起干掉。

    可谁知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又有一道微芒直奔自己而来!

    他当即向后猛地一闪,眼见一根飞针从自己的眼前掠过。

    随即,他又感到头上一震,自己的发髻上居然已被插入了一根飞针!

    郭士勋顿时又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自己刚刚从鬼门关里转了一圈!

    凤嫣这个心狠手辣的小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要人命的东西?

    不行,自己不能就这么耗在这里,做这位天香教主的活靶子,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把自己的一条性命给搭了进去。

    结果,这位土木堂主竟是一声未吭,便突然转身而逃,迅速消失在风雪之中。

    看到那个偷袭自己的人突然调头跑掉,凤嫣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知道自己这些人的行踪已经暴露,忠义盟的人应该很快就会追上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前方那两个正相互扶持着艰难前行的身影,不由暗自一咬牙,缓缓抽出了那把随身的短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