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传输内力
    ..追魂一笑

    水泠洛细细打量了一眼面前这个对自己明显怀着敌意的少年,忽然若有所悟地问了一句:“莫非你就是那个天香教主凤嫣?”

    凤嫣缓缓点了点头,唇边隐隐露出一抹狞狠的笑意,道:“不错,我就是凤嫣!小丫头,既然这两人是忠义盟所要捉拿的要犯,那你只需将他们带回去就行。至于你所带回去的人是死是活,应该并无多大关系。而本教主想要的,只有公玉飒容的一颗项上人头!”

    “这怕是办不到!”

    水泠洛当即极不客气地拒绝了这个妖人,“据我所知,公玉飒容与天香教无冤无仇,你杀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再者说,他曾经救过我水泠洛的命,我也应该帮他一次,决不能眼看着他被你所杀。”

    “救命之恩,这倒也说得过去。”

    凤嫣无所谓地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各凭本事吧!”

    话音未落,他竟突然曲指一弹,一道细芒已经飞向了公玉飒容的咽喉!

    水泠洛早就在防着这个奸狡的天香教主,见其猝然对公玉飒容出手,她连忙把手中的追日剑轻轻一挥,只听“叮”地一声,已将凤嫣所弹出的那根摄魂针击落于地。

    随即,她便纵身一跃,径直向凤嫣飞扑了过去。

    凤嫣偷袭未成,又自知不是水泠洛的对手,如此情势之下,实不宜再多做恋战。可是他却仍在咬牙坚持着,丝毫没有任何退走的迹象。

    这其中的原因,当然有一部分是他不甘心就此放过公玉飒容。但最为主要的一点是,他也绝对不愿失去这样一个杀掉水泠洛,替自己的姐姐凤妃报仇的机会。

    于是,这狡滑的少年故意摆出一副死缠烂打、誓不罢休的模样,在与水泠洛激烈搏杀之际,还不时寻机向公玉飒容发射毒针。

    水泠洛的武功虽说是在凤嫣之上,但高出的也十分有限。故而在短时间内,她根本就无法将对手彻底地压制住。

    另外,她又随时都要防范凤嫣对公玉飒容的偷袭,很难做到专心对敌,以至于两人交手了数个回合,竟是没有占到丝毫的上风。

    这样一来,不免让身处战局之外,却又是挑起这场战局主因的公玉飒容,暗暗地替水泠洛捏了一把冷汗!

    方才,他听到水泠洛对凤嫣所说的那一番话,便知道这位善良的洛儿姑娘之所以追了上来,目的并非是要抓自己回去,而是想救自己一命。

    可是公玉飒容很清楚,今夜自己和兄长恐怕都已是难逃一死。

    他的兄长公玉飒颜刚被凤嫣斩断了左腿,而公玉飒容自己也有严重的腿伤,都无法再继续行走。

    即便此刻没有凤嫣这个敌人,他们也逃不过忠义盟的追杀。

    既然明知自己兄弟二人已是在劫难逃,公玉飒容决不愿再把水泠洛也牵连进来。

    虽然这位洛儿姑娘并不是忠义盟的人,但是身为裕人,她怎么也不应该放他们这两个北戎刺客逃走。

    更何况,那个天香教主凤嫣心机狡诈,且又手段狠毒,稍有不慎,洛儿姑娘可能就会伤在他的手中。

    一想到这些,公玉飒容便再也坐不住了。

    他接连挪动了几下受伤的左腿,想要努力站起身来,去相助水泠洛。

    可就在这时,被他抱在怀中的兄长公玉飒颜,突然用颤抖的声音开了口:“飒容……别急!你先……吸了我的……内力……再……去……”

    “不,大哥!我不要你的内力,更不会让你死!”

    公玉飒容继续不断地挣动着,打算先把自己的兄长放开,然后再站起身来。

    可公玉飒颜却死死地用双手抱住了他的腰,同时一脸急切地断续着说道:“飒容你先听……我说!凤嫣暂时……伤不了……洛儿姑娘。可是……忠义盟的人,随时都会……赶到。

    我们兄弟不能……都死在……这里,否则……师父他恐怕会……在一怒之下,与忠义盟的人拼个……同归于尽!”

    听到自己的兄长提起了师父,公玉飒容的心不禁猛地一颤,立时感应到自己的师父仍在前面与忠义盟的人浴血厮杀。

    一瞬间,无尽的愧疚与痛楚一起涌上了他的心头。

    为了救自己,身受重伤的师父正在被众多的敌人围攻,而自己的兄长也因此失去了一条腿!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兄长为自己而死。

    “可是大哥,我不能——”

    “你且听我说!”

    公玉飒颜立即打断了自己兄弟的话。

    他急促地喘息了两下之后,才继续用颤抖的声音道:“凤嫣的那把短刀上……有毒,我已经……没有……救了。但至少……我还可以把自己的内力……全都给你。飒容,你一定要给我……报仇!”

    一边说,他一边不停地摸索着,最终,拉住了公玉飒容的两只手。

    当他们兄弟二人的双手紧紧相握在一起时,公玉飒颜默默地一咬牙,开始运起嫁衣功,将内力源源不断地传输给自己的兄弟。

    公玉飒容强忍住泪水,竭力凝聚起心神,把兄长传过来的内力全部引向自己的丹田穴。

    随着丹田穴越来越充盈,一股令人陶然欲醉的暖意渐渐向他周身的经脉漫延,并慢慢向四肢百骸间扩散。

    公玉飒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越来越热,而与此同时,仍躺在自己怀中的兄长的身体,却变得越来越凉……

    突然,他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尖锐的疼痛令他瞬间清醒了过来,就此摆脱了那种让他欲罢不能的舒适暖意的诱惑。

    他猛地挣脱开了自己兄长的双手,开始大口地喘着粗气。

    “飒容……”

    听到这声微弱的呼唤,公玉飒容一脸痛色地垂下头去,正看到自己兄长那张惨白如纸的面孔和一双神光涣散的眼睛。

    “大哥——”

    公玉飒颜看到自己兄弟的泪水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但他此时已经感觉不到那些眼泪的热度,正犹如他再也感觉不到那些雪花的寒意。

    慢慢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的笑意,嘴唇蠕动了半晌,才轻声说道:“飒容,你还记得吗?大哥对你说过,这次来裕国,我并未存着与你争夺教主之位的心思。

    因为你是我的好兄弟,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我的人。然而我这个做大哥的,却一直都在误会你,也因此令你我兄弟之间一度失和。

    但你要知道,飒容,虽然大哥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却从未想过要害你!我……我……只是想……活下去……”

    “大哥!——”

    紧紧地抱着怀中已停止了呼吸的兄长,公玉飒容终是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