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困兽之斗
    乍然听到公玉飒容悲痛欲绝的哭声,水泠洛的心不由猛地一沉,知道这位来自北戎的汉子此刻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甚至是彻底放弃了逃走的机会。

    这样一来,就连水泠洛自己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了。

    事实上,从一开始,她便一直处于一种极度的矛盾之中。

    身为大裕子民,她自然不应该放公玉飒容这个意欲行刺皇帝陛下的北戎刺客逃走。

    然而,一想到这个人曾经不记旧怨,及时提醒自己和自己的师父水心英,躲过了他那位师父独笑穹的毒手,水泠洛又觉得多少对公玉飒容有所亏欠,实在不忍心看到他就此死于非命。

    方才,在追赶郭士勋时,她还可以对自己说,阻止这个郑庸的手下杀害公玉飒容,完全是为了师祖的安危着想,担心独笑穹在狂怒之下对师祖下毒手。

    但在内心里,水泠洛其实很清楚,那就是在自欺欺人。

    她可以暂时从郭士勋的手中救下公玉飒容的一条性命,但在那之后呢?

    难道她还要将活着的公玉飒容带回忠义盟,让他面临更加残酷的刑罚吗?

    正是出于这种十分矛盾的心情,当水泠洛看到凤嫣击退了郭士勋之后,她的心中立时便萌生了退意,没有打算向凤嫣出手,继而将公玉飒容他们一起都给抓回去。

    可就在她已经转身离开,在风雪中继续追踪刚刚逃走的郭士勋之际,却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从自己身后很远的地方隐隐传了过来。

    水泠洛当即便感到情况不妙,很可能是公玉飒容他们又遇到了大麻烦。

    她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终是抑制不住那份恻隐之心,想去帮他们一个忙。

    结果,她却吃惊地看到,原本是与公玉飒容他们一伙的凤嫣,不知为何,竟转而向那兄弟二人下了杀手。

    想也未想,水泠洛已出手截住了凤嫣砍向公玉飒容的短刀,接着便与这位居心叵测的天香教主战在了一处。

    此刻,她心中所想的,只是如何阻止凤嫣伤害公玉飒容,却丝毫不知,她自己才是凤嫣最想杀死的人!

    公玉飒容的哭声,令水泠洛的心不由微微一乱,而正是趁着她这一乱之机,凤嫣手中的短刀已如毒蛇一般,向她疾刺过来!

    水泠洛连忙收敛起心神,立即施出一招“迷花倚石”。

    只见她左手中的追日剑将已袭至自己胸前大穴的短刀猛地拨打到一边,而与此同时,右手中的奔月剑也挟着一缕劲风,刺向了凤嫣的小腹!

    不料,正是借着那柄追日剑的拨打之力,凤嫣的那把短刀竟突然间脱手而飞,径直向公玉飒容的背心疾射了过去!

    但凤嫣自己也被那股大力带得一个踉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右侧一倾,再也无力向后闪避开那柄刺向自己的奔月剑。

    眼看自己的短剑已经刺入了凤嫣的左腹寸许,水泠洛却迅速抽剑后撤,随即扭身抖腕,那柄奔月剑便带着一串血珠,向凤嫣刚刚甩出的那把短刀疾追了上去。

    不过电光火石之间,短剑已经追上了短刀,二者立时在空中交汇在了一起。

    随着“叮”地一声脆响,只见几点微弱的火星向四处崩溅,短剑和短刀已同时掉落在了雪地上。

    可就在这时,水泠洛眼角的余光却陡地发现,一道几乎微不可察的细芒正径直向自己的前心袭来!

    危机之下,她连忙向右侧猛地一闪身,可惜仍是迟了一瞬,那根摄魂针已经射入了她的左肩!

    水泠洛登时感到左臂一麻,左手中的那柄追日剑也随即掉落于地。

    紧接着,她便感到一阵窒息胸闷,似乎整个心脏都在一瞬间被冻结起来。

    她拼命地张口吸气,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也开始肿胀麻痹,无法呼吸。

    身体无意识地晃了晃,水泠洛终于失去了全部知觉,颓然倒在了冰冷的雪地上。

    “哈哈!”

    见到自己声东击西的狡计最终得逞,凤嫣忍不住狂笑了一声,“姐姐,你看到了吗?我不但给你寻到了公玉飒容,还杀了水泠洛这死丫头给你报仇!”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捂着犹在淌血的左腹,艰难地举步向公玉飒容走去。

    走了十几步之后,他忽然吃力地俯下身去,从雪地上拾起了自己那把被水泠洛刚刚击落的短刀。

    然后,他重又直起身形,继续一步一步向公玉飒容逼近……

    而此刻,公玉飒容已经停止了痛哭,正双目喷火地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凤嫣。

    面对着他那种疯狂嗜血的目光,凤嫣依然旁若无人地抛动着手中那把沾满鲜血的短刀,显示出这位天香教主根本就未将这个似乎仍想做困兽之斗的家伙放在眼里。

    在凤嫣想来,公玉飒容所凭的,不过就是一股冲天的恨意而已。

    从他目前虽是满脸愤怒,却仍旧枯坐于地的这一事实来判断,这家伙应该是再也无法站起来了。失去了行动能力,就相当于失去了大部分的攻击性,最终只能任由自己对其进行宰割。

    一念及此,凤嫣那张原本清秀的脸上不禁闪过了一抹狞笑。

    随即,他便猛地一挥手中的短刀,再次向公玉飒容的颈间砍了下去!

    眼看那把闪着幽蓝色光芒的短刀在空中划过了一条弧线,即将降临到公玉飒容挺直的脖颈之际,却忽然听到他的口中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大吼,同时,一道炙热暴烈的掌风也向凤嫣迎面扑了过去!

    大惊失色之下,凤嫣连忙向斜后方飞退,却仍是被那道掌风的边缘扫过了右颊。

    “啊!——”

    这位天香教主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同时用手捂住被烧得皮翻肉卷的右脸,鼻端竟还闻到了一阵焦糊的味道。

    这时,公玉飒容已经挣扎着从雪地上站了起来。

    但他的伤腿仍是无法移动,只能站在原地,向仍在捂脸呻吟的凤嫣又发出了一记威力强大的赤阳掌。

    凤嫣虽是已经疼得几近发疯,但心中那股求生的意志让他仍留有一丝灵智,对周围的环境也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

    故而,当公玉飒容的第二记赤阳掌袭来之际,凤嫣不但及时地向一旁避了开去,更还趁机弹出了一根摄魂针。

    公玉飒容看到前方细芒一闪,便知道一定是这狡诈的少年欲再度偷袭自己。他不禁冷哼了一声,只随意地一挥手,就把那根倏然而至的摄魂针击飞出去。

    而凤嫣却利用这一瞬间,又向后飞退了两丈多远,脱离了赤阳掌的攻击范围。

    不过,这位也受了重伤的天香教主却并未借机逃走,因为他实在是不甘心!

    虽然不明白对手为何会在突然之间功力大增,但凤嫣相信,公玉飒容的伤腿已令其发挥不出应有的攻击性,只要自己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然后用毒药暗器向其展开进攻,就能够稳占上风。

    公玉飒容自然也看得出凤嫣的诡计,但此时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凭借着刚刚吸取到的自己兄长的内力,发挥出赤阳掌的最大威力,暂时保持着不败的守势。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这种局面不可能持续太久。因为这里毕竟是忠义盟的地盘,追捕自己的人迟早都会赶到。

    再者说,洛儿姑娘刚中了凤嫣的毒针,目前生死不明。所以他也不允许自己再与凤嫣多耗费时间,只能速战速决,一定要从这妖人的手中抢到解药,尽快给洛儿姑娘服下。

    可就在公玉飒容暗自转动心思,准备以身诱敌,宁可先挨上一记对方的有毒暗器,也要把凤嫣引近一些,以便将其一击毙命之际,却忽然间心中一凛,立生警兆。

    他猛地回头一看,竟赫然发现,有数条黑色的人影正冲破漫天的风雪,快速地向自己这边逼近过来……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