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发神威
    公玉飒容始终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凤嫣与郭士勋之间的对话,一直等到这两人最终达成交易,准备联手对付自己。

    这明显是一个对他极为不利的局面,而他却只能听之任之。

    唯有这样,才能让凤嫣因为多了杀掉他的希望而继续留下来。与此同时,也给了他一个从凤嫣身上夺取摄魂针解药的机会。

    此刻,看到凤嫣和郭士勋一起向自己扑了上来,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数名忠义盟的高手,公玉飒容的双唇不由微微一抿,将目光最终锁定在了凤嫣的身上。

    近身相搏,凤嫣的摄魂针便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而且,为了避免波及到郭士勋等人,他也无法使用毒粉一类的东西,这便令这位天香教主的攻击性大大降低。

    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凤嫣与郭士勋等人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同伙,彼此提防,互不信任,因此完全谈不上配合默契。

    于是,双方刚一交手,便出现了一种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

    当郭士勋一剑刺向了公玉飒容的前心之际,身处公玉飒容背后位置的凤嫣本应上前夹攻,封死公玉飒容的右后路,令他避无可避。

    然而,凤嫣却偏偏纵身跃起,手中短刀凌空下挥,向公玉飒容的颈间斩去。可见这位天香教主仍在心心念念地要得到他的那颗项上人头。

    公玉飒容刚刚得到了自己兄长的内力,又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搏杀,已将吸取到的那部分内力渐渐炼化,使之成为自己的内力,可以收发由心,操控自如。

    骤然听到身后传来的刀风之声,他当即判断出了凤嫣的举动,头脑中也已想好了应对之策。

    只见他猛地一曲右膝,身形顿时向下一挫,同时避过了前方郭士勋的当胸一剑,以及凤嫣从上方袭来的短刀。

    随即,他又运力于那条受伤的左腿,将之打横一扫,迅疾地攻向了郭士勋的下盘。

    眼见公玉飒容一腿攻来,郭士勋急忙向后飞退,而这一退,居然极其夸张地退出去了足有数尺之遥!

    只因为,这位土木堂主自有他的一番鬼心思。

    郭士勋可不想一上来便施出全力攻敌,将公玉飒容逼得太狠,以致让对方将自己视为头号攻击目标,拼着一死也要向自己下毒手,而最终却便宜了那个心机狡诈的天香教主凤嫣。

    谁知,他的这种反应竟早已都在公玉飒容的算计之中!

    从方才郭士勋与凤嫣的那一番对话中,公玉飒容便判断出这貌合神离的两人在配合上一定会出现极大的破绽,而这很可能就会给自己提供一个极为难得的致胜之机。

    故而,在他扫出一腿,见郭士勋果然如自己所料,自顾自地退避之后,公玉飒容并未再趁势扑过去,继续攻击这位土木堂主。

    相反地,借着左腿这一扫之力,他的整个人也随之转了一个方向,竟是由正面对上了刚从空中落下来的凤嫣。

    凤嫣一见,立知大事不妙!

    双足还未站稳,这位天香教主便拼命地纵身向后飞退。

    只可惜这一次,他已没有了上一次的幸运!

    刚退出不足一丈之遥,凤嫣的耳畔便响起了一阵可怖的呼啸声。他不由惊恐地尖叫起来,那双依旧清澈如水的眼睛里瞬间映射出一道犹如地狱之火般的明亮光芒……

    郭士勋等人被凤嫣那种可怕之极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全都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却正好看到了那极其恐怖的一幕——

    只见那位天香教主的头颅被一道飞袭而至的闪光直接击中,当即脱颈而飞,抛到了半空之中。

    紧接着,这颗头颅又被一团烈焰包围起来,随着“嘭”地一声闷响,顷刻间便化作了一大片血雾,在风雪中弥漫开来……

    眼看着凤嫣被自己一掌毙命,公玉飒容不禁仰天惨笑了一声,只希望兄长的魂魄还未走远,能够看到自己已为他报了大仇!

    方才的那一掌,实是已经拼尽了公玉飒容的全力。此刻,见到兄长的大仇得报,积蓄于胸中的那股支撑他战斗下去的冲天恨意也随之一消,整个人立刻颓然地摔跌在了雪地上。

    郭士勋等人亲眼目睹了那恐怖的一幕,早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僵在了当场。

    可随后,却被他们看到,刚刚还大发神威的公玉飒容竟突然倒了下去!

    这顿时又令他们的心中生出了一种又惊又喜的感觉。

    郭士勋马上向自己的两个手下一挥手,示意他们上前去查看情况。

    那两人虽是心中多少有些惧怕,却又不敢违背堂主之命,只好提心吊胆地磨蹭着,一步一步向那个倒下后便一动不动的公玉飒容接近。

    待他们终于走到了公玉飒容的身旁,却见这个北戎刺客正大睁着双眼静静地躺在那里,对于他们的到来仿若视而不见。

    那两人不由吓得同时都往后退了两步,手中的兵刃抖了抖,却迟迟不敢冲上去向那个明显已经放弃了抵抗的人下手。

    郭士勋见状,不禁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喝道:“杀了他!”

    那两人得了命令,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再次逼近到公玉飒容的跟前。

    然而,就当他们举起手中的兵刃,准备向公玉飒容的身上砍落之际,却见他那双原本不知看向何处的眼睛忽然转动了一下,用一种带了些悲悯的目光盯着他们。

    那两人微微怔了一下,刚要继续挥动手中的兵刃,却突然被一道炙热如火焰般的掌风瞬间掀起!

    眼看着自己的两名手下如纸人一般在空中翻腾了数转,最终直挺挺地跌落于地,郭士勋的心不禁陡地一沉,知道他们已经没有救了。

    而最为可怕的是,恐怕他自己也已经没有救了!

    因为,他已经清楚地看到,向自己的那两个手下出手之人,并不是仍躺在地上的公玉飒容,而是一个不知何时凭空出现的高大身影。

    独笑穹!赤阳教主独笑穹终于赶来了!

    郭士勋的脚步开始悄悄地向后退,口中却喊道:“快拦住他们!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

    可是,他的那几名手下早已被吓得心胆俱裂,哪里还有勇气上前动手?!

    他们全都紧紧地盯着那个随时会扑过来的高大身影,同时,脚下也在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只不过,那个高大的身影却根本未看向他们,而是矮下身去,将躺在雪地上的公玉飒容扶了起来。

    “飒容,我们走!”

    公玉飒容却突然用恳求的声音开口道:“师父,洛儿姑娘中了摄魂针,解药在凤嫣的身上!”

    独笑穹闻言,不禁一皱眉头,猛地一拉公玉飒容的手腕,便要强行带他离开。

    公玉飒容连忙情急地道:“师父,凤嫣的身上还有乾坤密钥!”

    这一招果然见效!

    独笑穹已经跃起的身形立时一顿,先是扫了一眼正向后退去的郭士勋等人,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地上躺着的那几个人。

    当他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公玉飒颜的尸身时,眸光微微一沉,随即便转头看向远处那具无头的尸身。

    突然,他放开了公玉飒容的手,飞身来到应是属于凤嫣的那具无头尸身的旁边,迅速从其怀中摸出了那枚乾坤密钥。

    “师父,求求你,救救洛儿姑娘——”

    公玉飒容一边继续恳求着,一边吃力地向这边走了过来。

    独笑穹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伸手从凤嫣的怀中又掏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刚想用内力将这些东西悉数毁去,却忽然一转念,又将它们都揣入了自己的怀中。

    紧接着,他便倏地一指点在了已经摇摇晃晃走过来的公玉飒容的昏睡穴上。

    上前接住爱徒颓然倒下的身体之后,独笑穹便将他往自己的肩上一抗,纵身向下山的方向飞跃而去。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