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艰难决定
    眼看就快到了山脚下,独笑穹却猛然停住了正在向前疾速飞纵的身形。

    他微皱着浓眉,望着前方不远处隐隐的火光,知道下山的路已经被忠义盟的人堵死了。

    实是没想到,雪幽幽的反应竟然如此之快!

    方才,在与雪幽幽等人混战之际,独笑穹便感应到,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不但没有顺利逃出忠义盟总舵,更还面临着极度的危险。

    一时之间,他也猜不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不免令独笑穹完全失去了与忠义盟的人继续缠斗下去的心思。

    于是,急于去营救爱徒的他,拼着硬挨了雪幽幽刺在左肩上的一剑,抓住机会竟一连施出了三记威力强大的赤阳掌,将那些由正面围攻自己的忠义盟的人打得纷纷飞跌出去。

    其中,那位胖乎乎的忠义盟顺风堂主廖京东,更是被打得重伤吐血,倒地不起。

    结果,总算是被独笑穹杀出了一条血路,闯出了忠义盟的包围圈,还一口气冲到了忠义盟的后山之上。

    然而,令这位赤阳教主没有想到的是,雪幽幽竟然已经看穿了他的打算,并没有紧跟着随后追来,而是直接带人堵住了下山的通道,同时这也是独笑穹唯一的逃生之路。

    此刻,如果他马上退回到山上去,也只能避过一时,最终还是会面临被忠义盟的人前后包抄的境况。

    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公玉飒容,身受重伤的独笑穹自知没有那个本事,能够闯过忠义盟的重重包围,得以全身而退。

    这实在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局面,也迫使他不得不做出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犹豫了一瞬之后,独笑穹从怀中掏出了自凤嫣身上搜出的那枚乾坤密钥。

    只见他猛地一咬牙,竟将那枚乾坤密钥直接插入了公玉飒容左腿的伤口之中,直至齐根而没!

    虽然犹是在昏睡之中,公玉飒容似乎也感觉到了那种剧烈的疼痛,不禁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呻吟。

    独笑穹暗自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爱徒从肩上缓缓地放了下来,让他平躺在雪地上。

    随后,他便毅然转身,又向山上飞奔而去。

    说实话,此刻这位赤阳教主的心中,真可谓是又急又悔!

    他方才若是同意了公玉飒容的恳求,用摄魂针的解药将水泠洛救活,或许就可以用这个小丫头作为挡箭牌,令忠义盟的人投鼠忌器,最终让他寻到可乘之机,带着自己的爱徒一起逃出去。

    可如今,在耽搁了这么久之后,也不知水泠洛是否还活着?更不知他手中的解药是否还能发挥出应有的效用?

    如果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便有机会用水泠洛的一条性命,去换取公玉飒容暂时不死。

    因为独笑穹很清楚,水泠洛并非忠义盟中人。

    虽然雪幽幽宁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下自己的这个徒孙。但是身为忠义盟盟主,她不能无视盟中所有人的反对,只为了水泠洛一人,纵放走与忠义盟结下深仇大恨的公玉飒容。

    更何况,他这位公玉飒容的师父,戎国赤阳教主独笑穹,刚刚又杀伤了许多忠义盟的人。

    这一笔笔血债,恐怕不是用水泠洛一条性命就可以一举抹杀的!

    故而独笑穹所能希望的,只是用水泠洛来为公玉飒容多争取一些时间,以便让他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将自己的爱徒给救出来。

    然而,当这位赤阳教主怀着这唯一的希望,返回到山上那处刚刚经历过多场搏命厮杀的地方时,却赫然发现,自己所要找寻的那位洛儿姑娘,此刻正躺在自己的宿敌——寒冰的怀抱中!

    乍然见到寒冰出现,独笑穹的心竟不由自主地接连狂跳了数下,瞬间便被一阵莫名的恐惧所笼罩。

    如果水泠洛已经死了,那么今夜别说是公玉飒容,恐怕就连他这位赤阳教主也再难逃离此地!

    慢慢地深吸了一口气,独笑穹努力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直到这时,他才看清楚,寒冰不是只简单地抱着水泠洛坐在雪地上,而是在为她运功驱毒。

    只见这少年的一只右手正缓缓地在水泠洛的左胸上方不停游动,应该是在搜寻那根已经深入她体内的摄魂针。

    面对眼前的这一幕,独笑穹竟一时间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他当然明白,此刻正是向寒冰下手的最佳时机。

    如果运气好的话,就可以将其一击毙命。即使运气再差,也可以伤到这少年几分。

    可如此一来,水泠洛应该是再无任何活命的机会。这也就意味着,他这位赤阳教主的爱徒公玉飒容,也从此失去了被救出来的机会。

    正当独笑穹还在为了出不出手之事而迟疑不决之际,坐在地上的寒冰却忽然开了口:“面对如此大好的机会,独教主却迟迟不出手,莫非是为了令徒公玉飒容吗?”

    再次听到这个令自己又恨又怕的清越声音,独笑穹不禁习惯性地一皱眉头。可谁知就在这时,他的脑际竟在陡然间灵光一闪,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暗自庆幸之余,独笑穹仍是忍不住责怪自己方才当真是糊涂之至!遇到如此好的机缘,却险些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而就此错过!

    在返回山上之前,他曾特意将那枚乾坤密钥藏入了公玉飒容的伤口之中,原本是打算要用密钥来与裕帝冷衣清做一笔交易,让大裕朝廷向忠义盟施压,迫使他们放出公玉飒容。

    可如今,既然寒冰这位皇长子就在自己的面前,独笑穹便完全可以将这少年视作大裕朝廷的代表,直接与他进行交易。又何必再舍近求远,冒着性命之险去闯那座大裕的皇宫,找冷衣清谈条件呢?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独笑穹不由得意地笑了一声,道:“不错,确是为了公玉飒容,本座打算与寒冰公子做一笔交易!”

    “那就不妨说出来听听吧!”

    寒冰语气漠然地回了一句,继续将大部分心神放在了搜寻那根正在洛儿体内游走的摄魂针上面。

    此刻,看到躺在自己怀中已经气若游丝的洛儿,他的一颗心便犹如刀割般疼痛不已!

    从济世寺出来之后,寒冰几乎是提聚起了自己全部的内力,一路飞奔地赶来了忠义盟。

    然而,当他冲入那座总舵的大门时,看到的却是遍地忠义盟中人的尸体,以及一片血腥狼藉。

    根本没有时间多问,他便直奔地牢,那处独笑穹最可能出现的地方。

    在那里,他发现了身受重伤的辛杰,由此也知道洛儿可能去了何处。

    可是,当他终于赶到这处忠义盟的后山上时,洛儿却已经遭了凤嫣的毒手!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