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 以命易命
    一边用内力控制着刚刚搜寻到的那根正在洛儿体内游走的摄魂针,以阻止其顺着血脉,最终刺入她的心脏,寒冰一边竭力思索着,该如何找到解药,将洛儿救醒过来。

    方才,他就已经注意到了不远处那具无头的尸体,并从其一身太监的服饰来判断,此人应该就是那位神秘的天香教主凤嫣。

    不,应该说是曾经的天香教主凤嫣,鉴于此刻其已经成为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然而,在翻遍了凤嫣的尸身之后,寒冰既没有找到任何解药,也没有找到那枚据说是被凤嫣夺走的坤钥。

    这一结果,实是令他感到失望至极,同时更觉心急如焚!

    可是在表面上,他又不得不努力保持着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以此威慑住那位正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赤阳教主独笑穹。

    听到独笑穹主动提出要与自己做一笔交易,寒冰的心中其实并未对此抱有任何的希望,而只把这当作是一种稳住对方的手段,以便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找到解救洛儿的办法。

    独笑穹自然也听得出寒冰话中的敷衍之意,但他根本就不在乎。

    因为这位赤阳教主相信,一旦让这少年知道了这笔交易的具体内容,他肯定就不会再显得如此淡定了!

    “这笔交易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以命易命,用洛儿姑娘的一条命,来交换公玉飒容的一条命!”

    果然,独笑穹的话音还未落,寒冰便已经猛地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沉声问道:“你有解药?”

    “不错,我有洛儿姑娘所中摄魂针的解药。”

    “公玉飒容仍在忠义盟的手中?”

    “不错。”

    听到独笑穹这两句不容置疑的回答,寒冰不禁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开口道:“洛儿中毒已深,仅有摄魂针的解药,并不能让她彻底脱离险境。

    而目前唯一能够救活她的花神医,却被关在了地府之中。如果救不出花神医,洛儿便没有醒过来的希望。独教主以为,这样的交易,还算得上是公平吗?”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形如何,但仅从凤嫣身上居然有乾坤密钥一事上来判断,独笑穹相信,寒冰所说的应该是真话。

    如此看来,郑庸那奸宦很可能是利用他们这些北戎刺客闯宫之机,从那位大裕皇帝陛下的寝殿中盗取了乾坤密钥。

    无论他盗取密钥的动机是什么,最终的结局恐怕都未能如那奸宦所愿。

    根据传闻,乾坤密钥可以打开那座传说中的地府之门。但地府中究竟有些什么,独笑穹对此便一无所知了。

    尽管已经隐隐地意识到,乾坤密钥或许会影响到戎国与裕国之间即将发生的那场战事,可为了自己的爱徒公玉飒容,独笑穹仍是决定,将这笔与寒冰之间的交易进行下去。

    他一直在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己说,这些外在的不确定因素,并不能真正影响到一场完全凭实力决定胜负的战争。

    “如果寒冰公子认为这笔交易不公平,那本座倒是可以再多加上一个筹码,也就是那枚被凤嫣夺走的乾坤密钥!”

    寒冰的星眸微微闪动了一下,语声平静地问道:“那枚密钥可是也在独教主的身上?”

    独笑穹不由哈哈一笑,反问道:“莫非在寒冰公子的眼中,本座只是一个没有头脑的武夫吗?如果摄魂针的解药与乾坤密钥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那你恐怕根本就不会再想与我做什么交易,而是直接上来抢夺了!”

    “可那枚乾坤密钥若不是在独教主的身上,又让我如何相信你一定会把它交给我呢?”

    寒冰一边冷静地说着话,一边抱着洛儿,从雪地上站起身来。

    独笑穹一动不动地看着寒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这才肃然开口道:“事关两条性命,而且还是你我最为重视之人的性命,本座实是无心与你寒冰公子打任何诳语。

    简而言之,那枚乾坤密钥的下落,只有我的弟子公玉飒容知道。如果你能够将他活着救出忠义盟,便会从他的口中得到那枚乾坤密钥的消息。”

    寒冰闻言,只缓缓地点了点头。

    独笑穹也不再多言,直接从怀中掏出了自凤嫣身上翻出来的那些东西,并将它们全都放在了雪地上。

    望着那位赤阳教主转身离去的背影,寒冰朗声说道:“下山之后,向南离此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无名孤坟。明日巳时正,请独教主于彼处相候!”

    独笑穹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又继续大步前行,很快便消失于风雪之中。

    未再去多看一眼那位远去的赤阳教主,寒冰将一直按在洛儿左胸上方的右手轻轻向上一提,便把那根摄魂针硬是从她的体内拔了出来!

    将那根带血的摄魂针随手抛掉之后,寒冰重又坐回到了雪地上。

    他用一只手紧紧地抱着洛儿,同时,用另一只手在独笑穹留下的那些东西上仔细地翻拣起来。

    按照湘君姐姐曾经教给他的辨识方法,不久之后,寒冰便找到了一种很小的药丸。

    将之放在鼻端闻了闻,他可以确定,这就是摄魂针的解药。

    小心翼翼地扶着昏迷不醒的洛儿坐了起来,寒冰先把那颗解药放在自己的嘴里,然后口对口地将之喂给了洛儿。

    然后,他又把洛儿转了一个身,同时,将自己的手掌抵在她的脊心大穴之上,用内力为她导气行血。

    片刻之后,寒冰感觉到,洛儿那原本冰凉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温度,就连呼吸也变得均匀有力了一些。

    可是,她依然没有醒过来。

    “洛儿……洛儿……”

    将她那柔软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中,寒冰不停地在洛儿的耳畔轻声呼唤着,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痛楚与歉疚。

    就这样,在漫天的风雪中坐了许久,寒冰才从悲伤中清醒过来。

    他抱着洛儿站起身来,迈步向山下走去。

    走到半山腰时,他忽然离开了那条通往山下的小径,顺着一个斜坡往下走,最终到达了一处遍布山岩乱石的地方。

    凭着洛儿当初的描述,寒冰终于找到了那个隐密的山洞。

    曾几何时,他们在这里立下誓言,终生相许。最终,却天各一方,从此分离。

    将怀中的洛儿轻轻地放在了一处平坦干燥的地方,寒冰久久凝视着她那张甜美如花的脸庞,星眸中写满了浓浓的依恋与不舍。

    “洛儿,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从此与你守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俯下身去,在洛儿柔嫩的唇瓣上印下了温柔的一吻之后,他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往洞外大步行去。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