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五马分尸
    猛烈的风雪依然在不停地肆虐,似要趁这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将整个世界都完全吞噬。

    在忠义盟总舵那座气势雄伟的大堂前,数百名盟中弟子皆整齐地肃然默立于漫天风雪之中。

    不久前,正是在这片极为宽敞的空地上,他们曾与那位北戎的赤阳教主独笑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杀。

    数十名盟中弟子在此役中伤亡,而顺风堂主廖京东也因中了一记赤阳掌,至今昏迷未醒。

    不停飘落的洁白雪花掩盖住了地上鲜红的血迹,却掩不住忠义盟众人心中冲天的怒火与恨意!

    面对着群情汹汹,坐在大堂上的盟主雪幽幽的心情也是沉重至极。

    今夜的浴血一战,忠义盟实可谓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然而,造成这一结果的那个人,赤阳教主独笑穹却已安然脱逃。

    而最令雪幽幽感到忧心不已的是,洛儿也不见了踪影!

    之前,她一直忙于与独笑穹周旋,根本未留意到洛儿是何时不见的。

    直到在山脚附近捉到了那个昏迷不醒的公玉飒容,她这才意识到地牢已经被劫,同时也震惊地发现,洛儿失踪了!

    雪幽幽立即亲自带人,搜遍了整座后山,结果却只找到了四具死法各异的尸体,其中居然还包括那个曾经化名宫彦的公玉飒颜。

    而令人感到十分奇怪的一件事是,在其余的三具尸体之中,除了一具无头的尸体,剩下的那两具尸体竟都是忠义盟土木堂的属下。

    对于这一事实,那位土木堂主郭士勋倒也给出了一套合情合理的说辞——

    就当大家都在与独笑穹混战时,他忽然间想到,这也许是对方的一条诱敌之计。

    于是,他连忙赶到了地牢,却赫然发现,公玉飒容已经被其兄公玉飒颜和天香教主凤嫣救了出来。

    一见情况紧急,他这位土木堂主根本来不及多想,便匆忙召集了几名手下,寻着那三人所留下的足迹,一路追踪了下去。

    结果,他们终于在后山追上了公玉飒容等人。

    只不过,当时的情形已变得十分诡异,凤嫣杀了公玉飒颜,而他自己也被公玉飒容所杀。

    可就在郭士勋带领手下的人,动手捉拿准备继续逃走的公玉飒容之际,赤阳教主独笑穹却突然现身,出手杀了他的两名手下,然后带着公玉飒容逃走了。

    等到郭士勋他们随后追赶到山下时,却发现公玉飒容已经被捉到,而独笑穹也没了踪影。

    雪幽幽当然能够猜到,郭士勋并没有说出全部的真相。

    只是当时负责看守地牢的刑堂弟子几乎全部被杀,仅剩下一个重伤的辛杰,也因失血过多而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故而,除了接受郭士勋的这番说辞,实是已经别无他法可想。

    不过,据雪幽幽推测,这位吃里爬外的土木堂主虽然贼胆包天,但他应该并没有那个能力或是机会,伤害到对其已有所防范的洛儿。

    可洛儿她究竟又去了哪里呢?

    若是真如郭士勋所言,独笑穹曾经一度救走了公玉飒容,而最终,却又将他丢弃在了山脚下,独自一人逃走了。

    那便足以说明,这位身受重伤的赤阳教主,实是已经没有能力带着同样身受重伤,且又不良于行的爱徒,闯出忠义盟的包围圈。

    由此推之,他应该也没有那个能力将洛儿抓住,并无声无息地带走。

    但如果不是独笑穹,又有谁可以让洛儿就这样凭空消失呢?

    那便只有一个人——寒冰。

    今夜有北戎刺客闯宫,寒冰当然会一直守在裕帝冷衣清的身边。而独笑穹之前所受的内伤,想必就是拜这位少年高手所赐。

    之后,既然这位赤阳教主又跑来忠义盟中闹事,那寒冰应该也有可能紧跟着追过来。

    可如果寒冰真的来了,为何从始至终,都一直未见他现身?

    会不会洛儿是因为何事去找他了?

    ……

    被所有这些混乱的思绪所困扰,雪幽幽实是没有心情再去审问那个不知何时才会醒过来的公玉飒容。

    听刑堂执法万横江禀报完今夜忠义盟的伤亡情况,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地说道:“对于死者的亲属一定要好生抚恤,对于伤者更须好生救治。”

    “是!”

    万横江躬身应了一声之后,随即又沉声问了一句,“对于那个被抓回来的北戎刺客公玉飒容,又该做如何处置?”

    雪幽幽不禁微微一皱眉头,问道:“不知万执法对此可有何提议?”

    “此贼曾经杀害过多名我盟中的分舵主,实是与忠义盟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而今夜,又有数十名我盟中弟子被前来营救他的独笑穹等人杀伤。这笔账,自然也要记在他公玉飒容的头上!”

    说到这里,万横江猛地提高了声音,神色激昂地继续说道:“属下以为,对于如此罪恶滔天的贼人,该当处以本盟最严厉的刑罚——五马分尸,以儆效尤!”

    雪幽幽闻言,一时间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知道,万横江所言确实在理,对于像公玉飒容这种死仇大敌,绝不能姑息。否则,就会让忠义盟在整个江湖中自堕名头,甚至是成为笑柄。

    可是,像五马分尸这般残酷血腥的刑罚,实不是她所愿意见到的。

    而且,关于此事,浩星明睿也曾经托水心英劝说过雪幽幽。

    大裕新君登基,实施新政,其中便包括废除某些过于残酷的刑罚,诸如凌迟、腰斩等等。

    而忠义盟虽已不再奉朝廷号令行事,却仍属大裕皇帝治下的子民,自当遵守朝廷法度,不再滥用私刑,尤其是杜绝任何酷刑。

    雪幽幽当即便表示接受浩星明睿的劝说。

    事实上,她已经有所打算,准备在下一次的舵主聚会上提出,对盟规进行重新议定,并逐步废除一些过于残酷的刑罚。

    所以,此刻听到刑堂执法万横江的提议,要对公玉飒容实施五马分尸之刑,雪幽幽从内心里是十分不赞同的。

    过了半晌,她才徐徐地开口道:“万执法所言确实在理!对于这个北戎刺客公玉飒容,必须公开处以极刑,以向北人展示我忠义盟不可侵犯之威!

    只不过,这五马分尸之刑过于残酷,实是有违我忠义盟的侠义风范。本座以为,还是改作斩首示众为宜。”

    万横江一听,当即便表示反对道:“盟主此言差矣!这公玉飒容乃是赤阳教主独笑穹的亲传弟子,同时也是那个叛徒宫彦的亲兄弟。

    无论是公玉飒容本人,还是他的师父独笑穹和兄长宫彦,都曾杀害过无数我忠义盟中人。

    如此多的血海深仇,若不能从公玉飒容身上一并讨回,如何才能让那些被害的盟中弟子们安息瞑目?又如何才能让他们那些活着的亲人得以平息心中的怨气?”

    这位刑堂执法的话音方落,立于堂下的众人皆随声附和起来,就连一向支持雪幽幽的流水堂主管秀波,都暗暗地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这位盟主审时度势,不要再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以免引发众怒。

    暗自叹息了一声,雪幽幽不得不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无须再多做拖延。即刻将公玉飒容绑赴堂外,日出时分,当众对其施以五马分尸之刑!”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