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别无选择
    盘膝坐在那块曾经与洛儿一起练剑的岩石上,寒冰微皱着剑眉,思索着该如何展开营救公玉飒容的行动。

    既然已经与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达成了交易,用公玉飒容的一条命,交换洛儿的一条命,寒冰自然不会做那种食言背信之人。更何况,那枚丢失的坤钥还要着落在公玉飒容的身上。

    可是就在方才,他用追魂功在忠义盟的总舵中探查了一番,结果却发现,情况实在是糟糕之极!

    忠义盟的人显然是已经杀红了眼,急于要把公玉飒容这个罪魁祸首杀掉泄愤。

    对于这一点,寒冰其实早有所料。

    但他所没有料到的是,他们居然打算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来处死公玉飒容。

    五马分尸,顾名思义,就是由五匹马,将人的头颅及四肢同时往五个不同的方向拉扯,直至脱离躯干。

    此刻,看到公玉飒容的头脚已经被分别绑缚在五匹高头大马之上,寒冰一时间也感到束手无策了!

    当初,他之所以答应独笑穹,会从忠义盟手中救出公玉飒容,完全是为了救洛儿和夺回乾坤密钥。而且,当时在他想来,这并非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无论公玉飒容是被继续关押在地牢之中,还是已经被绑赴刑场,寒冰都自认为有很大的机会,能够将其活着救出来。

    而他所凭借的,就是自己那一身出神入化的轻功,以及神秘莫测的追魂功。

    按照寒冰原定的计划,先用追魂功确定公玉飒容的具体方位,然后再故伎重施,冒充行云堂的杀手接近到他的身边。接下来,就可以趁人不备,除去公玉飒容身上的绑缚,并带着他一起逃走。

    至于逃走的路线,寒冰也已经想好,就是从后山上那处绝壁爬下去。

    那处绝壁高有百余丈,完全是直上直下的陡坡,而陡坡的下面,便是无底的深渊。

    崖壁的表面是光秃的山岩,上面几乎没有任何缝隙可供草木生长。

    故而,若想顺着那处陡峭的崖壁爬下去,几乎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绝无可能。

    就连独笑穹那样的绝世高手,也只能勉强做到独自一人慢慢地攀爬下去。

    而寒冰对自己的轻功却是有极大的信心。即便是再背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公玉飒容,他也有把握能够有惊无险地从那处绝壁上安然逃生。

    可如今,这一切的计划都已经成为了泡影!

    在忠义盟大堂外那一片极为宽敞的空地中央,公玉飒容正平躺在铺满厚厚积雪的地上。

    他的头颈及四肢都被几道结实的绳索牢牢捆住,而绳索的另一端,则分别系在五匹烈马的脖颈之上。

    那五匹烈马身上的缰绳,也已经分别握在了五个忠义盟刑堂弟子的手中。

    距离行刑地点十数丈之外,还聚集了众多忠义盟的人。他们全都整齐地分列于四周,将刑场层层地包围了起来,默默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在这种严阵以待的情势之下,寒冰完全没有得手的机会。

    即使他能够顺利地混入到观刑的人群里,却也无法做到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接近行刑地点,近到足以一举制住那五名负责行刑的刑堂弟子。

    而最为要命的一点是,他还要确保在整个行动过程中,不会惊吓到那五匹明显已经开始躁动不安的烈马。

    否则的话,只要其中任何一匹马受惊奔跑起来,都会立即要了公玉飒容的命。

    面对如此的困境,寒冰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无法按照最初的计划,单纯凭借武力,将公玉飒容从忠义盟的人手中硬抢出来。

    可是,如果不使用武力,又实在是别无他途。

    这都要怪公玉飒容的身份太过特殊。

    这位曾经的断剑阁副阁主,因为暗杀了忠义盟多名分舵主,从此便与忠义盟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而且,他这个北戎刺客也是大裕朝廷所明令通缉的钦犯。

    所以,无论是作为一个江湖人,还是作为皇长子,寒冰都没有任何立场去与忠义盟协商,要求他们将公玉飒容交出来。

    如果他对忠义盟的人说,此举是为了找回乾坤密钥。那么完全可以预见到的是,他根本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因为在整个忠义盟内,恐怕只有盟主雪幽幽一人知道,乾坤密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即便寒冰最终能够说服其他忠义盟的人相信,乾坤密钥对于大裕朝廷的重要性。恐怕他们也只会采取一种手段,那就是对公玉飒容用尽酷刑,逼他说出密钥的下落。而绝对不会同意,让寒冰将人好端端地带走。

    可如果寒冰向忠义盟的人言明,自己是为了救洛儿,才不得不用公玉飒容去与独笑穹做交换。那就等于在公开承认,他寒冰公子完全是为了一己私情而不顾江湖道义。

    如此一来,必然会让身为忠义盟盟主的雪幽幽左右为难,同时,也会激起其他那些人的怨气。

    毕竟洛儿并不是忠义盟中人,让忠义盟为了她而放过公玉飒容,实是无法令人信服,也无法对那些因公玉飒容而被杀害的忠义盟中人有所交待。

    更何况,寒冰还顶着一个皇长子的身份。

    若是让人传出,他为了自己所爱的女人,无视大裕律法,私纵朝廷钦犯。这就会让那位皇帝陛下在所有大裕子民的面前威信扫地,进而会影响到新政的顺利实施。

    所以无论如何,寒冰都不会选择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去营救公玉飒容。

    既然如此,那便只剩下了唯一的选择——用离别箭的身份,将公玉飒容救出来。

    而这一选择,对于寒冰而言,其实就是一条死路。

    因为无论是寒冰,还是离别箭,都不可能凭借武力,暗中将公玉飒容活着救出来。

    那么,离别箭所能做的,便是与忠义盟的人公开谈判,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换取公玉飒容的一条命。

    离别箭和公玉飒容,都是忠义盟不共戴天的仇人。

    不过,对于那些忠义盟中的当权人物而言,他们对离别箭的痛恨,应该远远超过了对公玉飒容的痛恨。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由于他们很多人的亲友都被离别箭所杀,而是源自他们内心里对离别箭所怀有的那种深深的惧怕。

    而这种惧怕,是公玉飒容无法带给他们的。

    因此,忠义盟的人,应该不会拒绝这种明显是对他们有利的交换。

    寒冰当然很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后果,可他实是已经别无选择。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洛儿死去。

    更何况,还有那枚乾坤密钥所牵涉到的无数人的身家性命。

    舅父花凤山和弟弟世玉,都是他的至亲之人,寒冰又如何能忍心,让他们就此困死在那座地府之中?

    而且,如果不能及时打开地府之门,取出其中的宝藏,大裕便没有足够的钱粮作为军资,出兵去援救重渊,同时还要为即将到来的那场与北戎之间的战争做好准备。

    到时候,不但身在重渊的舅舅浩星明睿和水宗主,以及许多的隐族人会因此牺牲,甚至包括师父萧天绝在内的大裕将士,也会面临战死沙场的危险。

    既然已经别无选择,那就只能坦然接受。

    寒冰微微一抿唇角,利落地从岩石上站起身来。

    他默默地伸手入怀,掏出了那张久已不用的银色面具。

    这几日以来,寒冰一直都将这张面具带在身上。

    他原本是打算,在杀了独笑穹之后,将其人头与这张面具一起埋在凌弃羽的坟前,以为祭奠。

    可谁知造化弄人,最终还果然是让他用到了这张面具,但却是为了将自己就此埋葬。

    不由带了些自嘲意味地笑了笑,寒冰将那张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然后,他便毫不犹豫地向山下忠义盟总舵的方向飞身而去。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