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以武说话
    看着大堂下站着的那个身姿挺拔的黑衣人,雪幽幽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身影,实在是太像寒冰了!

    盯着黑衣人脸上的那张银色面具,雪幽幽心中的疑虑反而更深,甚至还隐隐地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惶恐与不安。

    “你就是离别箭?”她忍不住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那黑衣人当即痛快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在下确是离别箭。对于这一点,贵盟的万执法当可证实无误。”

    雪幽幽闻言,并没有去向正站在一旁的刑堂执法万横江进行核实,而是继续将目光锁定在面前的这个自称离别箭的黑衣人身上。

    一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她便知道,此人并不是寒冰。

    寒冰的声音听起来犹如泉流漱石,带有一种特殊的清越之音。

    而这黑衣人的声音听起来清朗温润,但却略显中气不足,不是大病初愈,便是身上有着严重的内伤。

    虽然确定此人不是寒冰,让雪幽幽稍稍放下了一颗心,但她仍是不可避免地感到左右为难。

    无论这个离别箭是凌弃羽,还是另外一个人,都与忠义盟有着解不开的血海深仇。

    而她这位忠义盟的盟主曾经当众立下过誓言,一定要让离别箭血债血偿!

    说实话,当初雪幽幽在忠义盟众人面前,语声铿锵地立下这一誓言之时,心中所想的却是,既然隐族人不再被大裕朝廷所迫害,那么专门为隐族人伸冤报仇的离别箭,应该也会就此消失,永不再现身。

    可此刻,离别箭就活生生地站在她这位盟主大人的面前,这一始料未及的局面,顿时令雪幽幽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她暗自吸了一口气,努力稳住心神,一边思索着应对之策,一边为了拖延时间而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痛痒的问题:“据本座所知,离别箭并非只有一人。那你究竟是谁?是凌弃羽,还是他的同伙?”

    那黑衣人摇了摇头,轻笑了一声,道:“雪盟主有所不知,虽然离别箭确实不只一人,可一旦成为了离别箭,那便只有这唯一的一个身份。所以说,无论是凌弃羽,还是其他人,他们所代表的都只有一个离别箭。”

    雪幽幽听了,立时眉头一拧,语声冷肃地道:“如此说来,你这个离别箭,便能够代表所有的离别箭,承担起他们与我忠义盟所结下的全部仇怨?”

    那黑衣人泰然自若地点了点头,道:“不错,今日在下此来,就是要代表所有的离别箭,为昔日与忠义盟所结下的全部仇怨,做一个最终的了断!”

    雪幽幽的神色不由微微一动,随即便淡淡地问了一句:“不知你想怎样了断?”

    “以雪盟主之英明睿智,当知如今再去纠结那些旧怨的是非对错,根本已是毫无意义。故而在下提议,你我双方不必再多做任何口舌之争,一切便以武说话。”

    听到离别箭这一明显带着挑衅之意的提议,雪幽幽陡地一挑眉,进一步追问道:“如何以武说话?”

    那黑衣人朗声答道:“简而言之,便是你我双方一共比试三场,每一场的赌注都是一条人命!”

    “每场都要一条人命?”

    雪幽幽略显诧异地问了一句,“你且说得清楚一些,究竟都是谁的性命?”

    “这却是不太好说了!因为输掉的究竟会是谁的性命,最终还要由获胜的一方决定。”

    那黑衣人不由带了些自矜之意地笑了一声,才又接着道:“如此一来,才会为这场单调的比试增添些惊险的趣味!”

    雪幽幽一听,忍不住心中有气,立即冷着声音反问道:“莫非在阁下的眼中,杀人竟只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黑衣人居然哈哈一笑,道:“对于江湖人而言,生死本就是寻常事。但若能将之当作一场豪赌,自是别有一番意趣!”

    雪幽幽久久地盯着这个看似狂放不羁的离别箭,心中着实拿不准,此人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

    只从他忽然独自一人闯入总舵之中,并且还公然向整个忠义盟提出挑战,便足以可见,此人的目的绝不简单。

    他方才提出的这一套比试办法,说白了,应该就是给忠义盟三次杀他的机会。而为了这三个机会,忠义盟也同样要以三条人命作为赌注。

    这一做法,实在是极为凶险,而且结果也难以预料。

    也许,最终只会白白地牺牲三条忠义盟人的性命,却还是无法杀掉离别箭。

    而且,身为盟主的雪幽幽当初曾经立下过誓言,不能杀掉离别箭,她便要以死谢罪!

    那样一来,对于忠义盟的打击,可谓是沉重已极!甚至比刚刚被那个赤阳教主独笑穹大杀四方的结果还要沉重!

    或者,还有另外一种结局,那便是忠义盟在这三场比试中有一场胜出,就此杀死了离别箭。

    但这也绝非雪幽幽想看到的一种结局。因为在她的内心里,从未真正将离别箭当作仇人看待,更不希望这位隐族人的英雄就此折在自己所率领的忠义盟的手中。

    可是,眼前的局面已非雪幽幽所能完全掌控。

    一向被视作死仇大敌的离别箭公开现身,忠义盟众人都已是群情汹汹。

    如此情境之下,她这位盟主大人实是没有太多的选择。

    如果拒绝离别箭的提议,那么接下来,在离别箭与忠义盟之间,势必会发生一场后果难料的混战,很可能还会造成更多的伤亡。

    故而思量再三,雪幽幽最终还是决定,接受离别箭的提议。目前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希望事态的发展不会糟糕到无法挽回的程度。

    “好!我忠义盟身为江湖第一大帮,从来不怕任何人的挑衅!无论你离别箭想如何比试,只要不失公平,忠义盟上下,绝不会退缩畏战!”

    那黑衣人闻言,当即郑重地一抱拳,朗声说道:“雪盟主一言九鼎,在下佩服!”

    雪幽幽只是不动声色地一摆手,沉声道:“你且说一说要如何比试吧!”

    那黑衣人看起来早已成竹在胸,不紧不慢地答道:“既然‘比试三场’的办法是在下提出来的,那么为了公平起见,这第一场比试的内容,便由忠义盟来定,如何?”

    见离别箭表现得如此慷慨大方,雪幽幽反倒更觉其中大有蹊跷。她的目光微微一转,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那位刑堂执法万横江。

    万横江得到这位盟主大人的示意,立即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步,肃然道:“盟主,属下愿作为第一个下场比试之人,向离别箭挑战!”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