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刑场救人
    见万横江果然依照自己的暗示,向离别箭提出了挑战,雪幽幽的心中却不由感到一阵忐忑不安。

    既然已经别无选择,而只能接受离别箭的提议,以忠义盟的三条人命为赌注,来换取三个向离别箭出手的机会。那么,身为盟主,雪幽幽自然要完全站在忠义盟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

    而她所要考虑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充分利用好这三次比试的机会,争取用最小的代价,以获得最大的收益。也就是说,尽量少牺牲忠义盟的人,还要能够达到杀掉离别箭的目的。

    作为忠义盟盟主,并且还是盟中的第一高手,雪幽幽本人实不宜第一个向离别箭发起挑战。

    因为一旦她不慎落败,对整个忠义盟的士气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其他人很可能会就此失去继续挑战的勇气,从而让离别箭轻易获胜。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应该先派一个武功虽在她之下,但却在其他忠义盟弟子之上的人,与离别箭交手过招,以便进一步摸清楚离别箭的武功路数,甚至是找到他的致命弱点。

    这样一来,即便第一个挑战者不幸失败,也会为雪幽幽赢得更多战胜离别箭的机会。

    因此,雪幽幽选择让万横江率先出面挑战离别箭,确实是经过了一番仔细斟酌的。

    首先,万横江的武功着实不低,在整个忠义盟中,绝对是属一属二。

    另外,万横江的亲妹妹万飞卿就是死于离别箭之手,而这位刑堂执法一直心心念念地要为自己的妹妹报仇雪恨。今日能有这样一个亲自向离别箭出手的机会,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所以,雪幽幽倒也乐得做一个顺水人情,既满足了万横江的夙愿,又能够试出离别箭的实力。

    虽说从任何方面而言,自己的这一选择都无不妥之处,但雪幽幽还是忍不住暗自为万横江捏了一把汗。

    如果面前的这个离别箭,就是当初杀死左语松及其六名亲随护卫之人,那么他的武功绝对是在万横江之上。而接下来这场比试的结果,恐怕就要以万横江的一条性命为代价。

    虽然这位经常对自己直言顶撞的刑堂执法确实非常惹厌,但每到关键时刻,他却总是能够及时站出来,为她这位盟主大人分忧解难。

    雪幽幽也因此可以确定,这位万执法并不是郑庸安插在忠义盟中的奸细,只因其性情太过酷厉,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甚至是令人生畏。

    所以,尽管她这位盟主大人对万横江并无任何好感可言,可内心里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刑堂执法一职最为合适的人选。

    故而一想到万横江可能面临的凶险,雪幽幽不免有些犹豫起来。可此时她已是骑虎难下,别无他法。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雪幽幽不得不点头道:“也好,这第一场比试,便由万执法出场。”

    随后,她又忍不住温声叮嘱了一句:“只不过刀剑无眼,万执法可千万要多加小心!”

    万横江当即沉声应道:“多谢盟主挂怀,属下定当尽力而为!”

    然后,他便转头看向了那个黑衣人,双目中毫不掩饰地闪烁着一种恨毒的光芒,“这一战我若获胜,要的自然是你离别箭的一颗项上人头。想必阁下所要的,也是万某的脑袋?”

    那黑衣人闻言,却摇了摇头,道:“万执法这颗六阳魁首的份量虽是不轻,可惜在下却并不感兴趣。我所想要的,是那个公玉飒容的一条性命。”

    “公玉飒容?”

    万横江不禁怔了怔,随即便若有所悟地道:“原来如此!你今日来我忠义盟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个公玉飒容!”

    听到他的这一惊人之语,那黑衣人居然完全没有否认,而是语声平静地答道:“确是如此!只因赤阳教主独笑穹那里有我所想要的东西,必须要用他的爱徒公玉飒容来交换。因此我才会找到忠义盟,打算从你们的手中带走公玉飒容。

    只不过离别箭与忠义盟一向是敌非友,谈交易实不可行。故而我才提出比试之法,就是要用杀掉我的三次机会,向你们交换公玉飒容的一条性命。

    实情便是如此,不知万执法在得知真相之后,可还愿意继续进行这场比试?”

    万横江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端坐于堂上的盟主雪幽幽。

    雪幽幽完全没有想到,离别箭竟会甘冒性命之险,来营救那个北戎刺客公玉飒容。

    他居然打算与北戎赤阳教主独笑穹,这个大裕的仇敌做交易,那么无论他是否曾经是隐族人的英雄,如今都已彻底成为了忠义盟的敌人!

    对于敌人,自然没有任何客气可言!

    雪幽幽的唇角微微一抿,目光坚定地对万横江点了点头。

    万横江当即便对那黑衣人道:“既然雪盟主已经接受了阁下的提议,同意进行这三场比试,那便绝不会再反悔。

    至于你提出这三场比试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其实根本无关紧要。因为我忠义盟的目的已经很明确,那就是要杀了你这离别箭,为所有被你杀害的盟中兄弟报仇雪恨!”

    “好,既然话已全部说开,那便无须再客气了!这第一场究竟要比试些什么,就请万执法不吝赐教吧!”

    听那黑衣人说得爽脆利落,万横江当然也不愿再多耽搁时间,让这个大仇人离别箭得以再多活上哪怕一时半刻!

    于是,他马上开口答道:“既然阁下是为公玉飒容而来,那么我们这场比试就拿公玉飒容来赌输赢。”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那黑衣人的双目在面具后面闪动着隐隐的光芒,“万执法是打算让我直接从刑场上救下公玉飒容吗?”

    “不错。”

    万横江的唇角边不由泛起了一丝冷笑,“想必你方才业已看得十分清楚,那五名负责执刑的刑堂弟子正在等待我发出行刑的指令。

    只要看到我的右手挥落,他们便会驱赶开那五匹烈马,而公玉飒容就会被当场五马分尸。

    不过这一次,既然只是你我之间的较量,那五名刑堂弟子便自然不能参与其中。

    所以,只要你能够在我将那五匹烈马驱赶开之前,救下公玉飒容,那么这一场比试就算是你赢了。而公玉飒容的一条性命,也就此归你所有。”

    这一提议听起来冠冕堂皇,实则却有取巧之嫌,根本算不上公平。

    因为如此一来,离别箭的对手就不只有万横江一人,还要加上那五匹随时会受惊飞奔的烈马。

    然而,面对这一颇不公平的提议,那黑衣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好,如此就一言为定罢!”

    万横江的双目中顿时闪过了一道利芒,神色冰冷地伸手示意道:“那便请阁下与我一起,去刑场上走一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