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甘拜下风
    看着已经清醒过来,但却一直神色木然地躺在雪地上的公玉飒容,寒冰的心里真可谓是百味杂陈。

    这一次,以离别箭的身份来闯忠义盟的总舵,他本就是打算拿自己的一条命,来换公玉飒容的一条命。

    为了洛儿和乾坤密钥,牺牲自己的一条性命也无所谓。

    可是,当寒冰看到公玉飒容时,却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恩师萧天绝。

    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宁愿以身犯险,独闯忠义盟总舵,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与自己这个死仇大敌做交易,为的全都是他的那位爱徒公玉飒容。

    将心比心,如果自己今日死在了忠义盟,对于恩师萧天绝而言,又将会是怎样一种沉重的打击?!

    想起一生饱受磨难,如今已是白发苍苍的恩师,寒冰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阵酸涩。

    其实他很清楚,应该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活着救出公玉飒容,而又不必牺牲掉自己的一条性命。

    但是,无论采取哪一种办法,都免不了要付出各种各样的代价。如果自己不愿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其他人很可能就会为此付出更多的代价。

    可能是天性中的骄傲使然,令寒冰无法做出那种让别人去替自己牺牲的事情来。

    所以最终,他还是选择以离别箭的面目,向忠义盟发出挑战。宁愿就此箭折人亡,也绝不退缩。

    公玉飒容必须要救,但如果直接以命易命,寒冰确是感到心有不甘。

    所以,他才会向忠义盟提出,进行三场比试。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通过前面的两场胜利,来为自己多争取到一些时间,去完成几件必须要由自己来完成的事情。

    不过寒冰知道,最终,他一定会输掉第三场的比试。

    因为,他完全可以猜测得到,自己将要在第三场面对的敌手,应该就是雪幽幽!

    这位忠义盟的盟主,曾经当众立下过誓言,如果不能让离别箭血债血偿,她本人便会以死谢罪。

    这也就意味着,离别箭不死,雪幽幽就要死。

    面对这种两难的局面,无论如何,寒冰都不能让这位洛儿的师祖,也是自己恩师的心上人,因为输给了自己而不得不自杀谢罪。

    那么唯一的选择,便是他输掉那场与雪幽幽的比试,同时也就是输掉自己的一条性命。

    既然已经想好了最终的结局,寒冰便再也无所畏惧,只希望在前两场比试中可以取得最大的胜果,能够让自己的死,少一些遗憾。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确实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万横江果然第一个站出来,向他这个离别箭发起了挑战。

    对于这位忠义盟刑堂执法所提出的那个极不公平的比试条件,寒冰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之前,他这位绝世高手确实没有把握,能够从忠义盟的手中将公玉飒容活着救出来。

    那是因为,他不但要同时制住五名刑堂弟子和五匹烈马,而且只要稍一遇阻耽搁,便要面对数百名忠义盟中人的围攻。

    而他自己却刚刚负了严重的内伤,已经严重到足以影响出手的劲力与速度。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无法保证公玉飒容的绝对安全。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近在公玉飒容身边的那五名刑堂弟子的阻挠,也没有了那数百名忠义盟中人的威胁。

    只剩下一个万横江和那五匹烈马,对于寒冰而言,救出公玉飒容,便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而且,既然他万横江能够厚颜无耻地提出一个在任何人看来,都算不上公平的比试条件,那么寒冰也决不会跟他客气,讲什么君子之道。

    在万横江让那五名负责行刑的刑堂弟子退下之后,那五匹失去控制的烈马,便不由变得愈发躁动不安起来。

    它们不停地用前蹄刨着地上的积雪,马身在左右晃动之间,竟渐渐将系住公玉飒容头脚的绳索拉得越来越直。

    见此情景,万横江的心中不禁暗自得意不已。

    从离别箭提出三场比试的那一刻起,他这位执法大人便在急速地转着念头,如何才能够利用这次机会,要了这个杀妹仇人的性命!

    只从刚才对方所射出的那一箭的威力来判断,万横江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离别箭的对手。

    但是为了报杀妹之仇,他早已暗自立下誓言,一定要亲手宰了离别箭。

    于是,在反复思量之后,终于被他想出了一个堪称绝妙的好主意!

    那就是在比试过程中,利用离别箭最想得到的公玉飒容,将其彻底逼入死局。

    事实上,这绝对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

    原因是,比试的一方只有离别箭一人,而另一方,则是万横江和五匹烈马,还有,公玉飒容。

    因为在这场比试中,公玉飒容只会成为一个离别箭必须要时刻加以保护的累赘,而在无形之中,他也就成了万横江一个最大的帮手。

    所以,在比试过程中,这位刑堂执法甚至都不必向离别箭出手,就可以通过惊动那五匹烈马中的任何一匹,来要了公玉飒容的命。

    而公玉飒容一死,离别箭就算是输掉了这场比试,同时也输掉了他自己的一条性命。

    正是由于已经成竹在胸,所以刚一来到刑场之上,万横江便十分大方地命令那五名负责行刑的刑堂弟子离开了。

    而接下来,他所要做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

    只需向那五匹烈马中的一匹随意击出一掌,便会令其负痛奔跑,而其它的马自然也会随之而动……

    可就在这位志得意满的刑堂执法,已将自己的一只铁掌挥至半空之际,对面的寒冰却突然抢先一步,倏地一挥右手。

    随着一道尖厉的箭啸声响起,一枝离别箭已笔直地飞向了公玉飒容!

    万横江见状,顿时愣在了那里!

    可就在他这一愣之间,那枝原本射向公玉飒容小腹位置的离别箭,竟猛地一顿,随即便在空中炸裂开来。

    紧接着,那枝炸裂开的离别箭竟一下化作了五枝,分别往五个不同的方向飞射而去。

    就在包括万横江在内的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那五道捆住公玉飒容头脚的绳索,已经忽然间全部断裂开来!

    而绳索另一端所系的那五匹烈马,也都被尖厉的箭啸声所惊,各自扬蹄向前狂奔起来,眨眼便冲入了四周围观的人群之中,一时间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混乱。

    如今,刑场的正中央,只剩下一个公玉飒容,犹自四仰八叉地躺在雪地上。

    此刻,他的脸上早已不见了木然,正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那个刚刚救了自己的黑衣人。

    事实上,感到难以置信的并不只公玉飒容一人。

    刚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万横江,也正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已稳稳地站在公玉飒容身边的离别箭。

    从其微微抖动着的身体便可看出,这位刑堂执法的内心简直是崩溃已极!

    一招未出,他就已经败了!

    明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个完美计划,为何竟会败得如此不容置疑,却又莫名其妙?!

    本来,一切都在按照他的预期发展,那个狂妄自负的离别箭想也未想,便同意了他的提议,令自己陷入了一种极为被动的不利局面。

    可为何会在陡然之间,情势竟急转直下,让离别箭就那么轻轻松松地翻盘了呢?

    直到此刻,万横江也未完全想明白,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

    这一场比试,他实在是输得极不甘心!

    然而,现实已经摆在眼前,众目睽睽之下,他万横江再是不甘心,再是蛮横无礼,却也做不出当众耍赖,拒不认输的事情来。

    当然,他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直接向离别箭出手,凭武力将其一举击杀。

    可万横江绝对不是一个头脑冲动的浑人,否则,他也不可能在忠义盟这个天下第一大帮之中,混到刑堂执法这一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

    所以,他的心里很清楚,如果此刻自己不低头认输,而是选择继续交手,那么离别箭很可能会抓住这一机会,杀掉自己,以绝后患。

    人若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更别提报仇雪恨了。

    不,他万横江才不会做这种飞蛾扑火的傻事!他要留着自己的一条性命,寻找另一次机会,杀掉离别箭!

    想清楚了这些之后,这位刑堂执法瞬间便挺直了略显颓然的身体,向寒冰重重地一抱拳,道:“万某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这一场,是阁下赢了,公玉飒容的一条命也归你所有了!”

    寒冰闻言,只是无声地笑了笑,“那就有劳万执法,命人将公玉飒容解开绑缚,送到一个暖和些的地方,好生加以照看。待我赢了接下来的那两场比试之后,再安安稳稳地带他离开。”

    对于对方话语中所露出的那种明显的嚣张之意,万横江很明智地选择了一种极为恰当的态度忍气吞声。

    他先是瞥了一眼犹自躺在雪地上,已被冻得口唇发青的公玉飒容,然后便对寒冰默默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