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离别(二)
    “你……你……胡说!”

    乍然听到寒冰在众人面前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自己,郭士勋忍不住跳了起来,用一只略带颤抖的手指着他,开始口不择言地叫嚣起来。

    “你根本就是与独笑穹狼狈为奸!否则为何会明目张胆地替这北戎刺客出头,与我忠义盟作对?!你对本堂主的那些污蔑之词,分明就是为了报复我抓了公玉飒容!”

    面对这种根本不值一驳的指控,寒冰只是不屑地笑了笑,继续朗声说道:“这位郭堂主,一直以来都是郑庸的心腹走狗,替那奸宦做了不少助纣为虐之事!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一共有三件:

    第一件,就是挖通一条连接景阳城内外的密道,由此放北戎刺客入城。

    第二件,就是嫁祸离别箭,故意在京城中制造混乱,以便掩护北戎刺客入宫行刺。

    而第三件,就是利用密道,活捉在刺杀失败之后急欲逃走的公玉飒容,就此将他的师父独笑穹引来忠义盟。

    然后,便可借那位赤阳教主之手,除去雪盟主,从而为他这位土木堂主铺平道路,最终攫取忠义盟盟主之位!”

    发现在场的众人似乎都已被离别箭的话说动,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自己,郭士勋不禁愈加惊惶起来,竟突然开口道:“离别箭,你休再胡说!我知道……知道……你是谁!”

    “哦?”

    听到这句明显带有威胁之意的话,寒冰的星眸中顿时射出了一道利芒,语声平静地道:“那你就不妨说出来罢!我究竟是谁?”

    “你……你……”

    郭士勋张了张嘴,却只嗫嚅着吐出了这两个字,便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只因他猛然间意识到,现在说出这个离别箭就是寒冰,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对自己不利。

    首先,他并不能完全确定,这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就是寒冰。

    事实上,郭士勋从未见过寒冰,故而他所得出的判断,皆来自于郑庸一人的说法。

    但是郭士勋知道,雪幽幽认识寒冰,万横江曾与寒冰碰过面,而在场的众人之中,也有一些人是见过寒冰的。

    然而奇怪的是,所有这些人都没有对此提出过质疑,指出这个离别箭很可能就是寒冰。

    对于这其中的关节所在,郭士勋实是有些想不明白,因而便也对自己先前的那个判断产生了些许的怀疑。

    而最主要的一点是,他这位土木堂主并没有任何实据,可以证明自己的说法,同时更没有那个实力,去强迫离别箭摘下脸上的面具。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就那么空口白牙地当众指认离别箭就是寒冰,不但收不到预期的效果,相反,还会给人一种做贼心虚,乃至狗急跳墙的感觉。

    更何况,即便最终能够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个离别箭就是寒冰,可结果也不会给他目前的处境带来任何的帮助。

    因为众所周知,寒冰与独笑穹是死对头,这一点本就毋庸置疑。所以,根本不会有任何人相信,这位大裕的皇长子居然与独笑穹合起伙来,污蔑他这个小小的忠义盟土木堂主。

    如此一来,反倒会让这个离别箭的话更有可信度,就此坐实了他郭士勋便是那个冒充离别箭,杀害两名忠义盟弟兄的凶手!

    在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之后,郭士勋终是色厉内荏地喊道:“你……你就是那个杀害左副盟主的凶手!是我忠义盟不共戴天之敌!在我忠义盟中,没有人会相信你这个仇人的挑拨离间之语!”

    早就料到,这位心机狡诈的土木堂主根本没有那个胆量说出真相,寒冰不由得意地哈哈一笑,道:“无论有没有人相信,反正我信了!所以这第二场比试,我这个真离别箭就要会一会你这个假离别箭!”

    “不!”

    郭士勋几乎是声嘶力竭地狂叫了一声,同时胡乱地摇动着他那颗大胖脑袋,“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

    “郭堂主!”

    已经忍了许久的雪幽幽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回头看着郭士勋,厉声喝道,“你乃是我忠义盟的一堂之主,岂可如此信口雌黄、胡言乱语?!”

    郭士勋登时被吓得一呆,过了半晌,才面色惨白地开口辩解道:“我没有胡言乱语!这个离别箭本就身份可疑,而他所提出的三场比试,更是居心叵测。这一切,明显就是他和独笑穹一起策划的一场阴谋!”

    雪幽幽不禁冷哼了一声,“今日离别箭上门挑战,我忠义盟慨然应战。双方约定比试三场,所有人当时都并无异议。

    如今这二场,轮到你对战离别箭,而你却忽然声称,这是一个阴谋。究竟用心何在?!

    难道说,方才万执法是故意输给离别箭的?或者,根本就是你郭士勋贪生怕死、临阵退缩?!”

    说完,她便又将头转了回去,根本不屑再去看这位土木堂主一眼。

    “我……我的意思是说……”

    郭士勋一边慌乱地寻找着借口,一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的那几个心腹手下。

    谁知他却赫然发现,那些人都不约而同地垂下头去,回避开他的目光,显然是没有为他这位堂主大人舍生取义的想法。

    而与此同时,他还看到,周围的那些忠义盟中人都在用一种极其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

    见此情景,这位明显是已经众叛亲离的堂主大人,顿时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绝望之中!

    没有机会了!自己再也不可能坐上那个盟主之位了!

    既然如此,那便只能孤注一掷!

    至少杀了此人,对那位总管大人也算是有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应该能够就此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一念及此,郭士勋不由暗自一咬牙,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张极为小巧的弩弓,一按机簧,一枝乌黑的小箭便从中飞出,径直向着正背对他而坐的雪幽幽的后颈射去!

    随后,他的整个人便猛地腾身而起,向着那座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堂内飞速退去。

    因为这位土木堂主十分清楚,从那座大堂的后门出去不远,便是土木堂所在。而在土木堂内,有一条他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逃生密道。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他的这番算计虽精,怎奈他的对手更精!

    就在那枝乌黑的小箭将要射入雪幽幽的后颈之际,这位忠义盟盟主似是背后长了眼睛,忽然不落痕迹地微微一偏头,竟然毫不费力地就躲过了这一致命突袭。

    而极有默契的是,远在石阶之下的寒冰,也随手一挥,一枝离别箭已呼啸着射入了犹自身在半空之中的郭士勋的咽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