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愿赌服输
    那位死不瞑目的土木堂主沉重的尸身很快便被人抬了下去,青石台阶上只留下了一滩猩红刺目的血迹。

    雪幽幽神色如常地端坐在那张红木宽椅之上,一双锐利的眼睛久久凝视着那个正若无其事负手而立的离别箭。

    在内心里,她并不愿意将面前的这个离别箭当作敌人。

    但无奈的是,彼此的立场不同,而且中间又隔着那么多的血海深仇,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战,注定会是一个你死我活的结局!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雪幽幽从椅中站起身来,语声沉缓地道:“接下来的这一场,便由本座会一会你这位离别箭吧!”

    寒冰的星眸中立时闪过了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轻轻点了点头,道:“那就请雪盟主赐教吧!”

    丝毫没有作势,雪幽幽已陡地腾身而起,人尚在半空之中,那柄原是悬于腰畔的长剑,便已被她握在了手里。

    此刻,旭日初升,霞光万丈,照在闪亮的剑身之上,映射出无数道刺目的光芒。

    就在众人都忍不住移开被刺痛的眼目之际,这柄犹如从阳光中幻化出来的长剑,已挟着万钧之势,凌空向寒冰疾刺而下!

    寒冰的反应本就比众人都快了一拍,雪幽幽的长剑刚一拔出,他便已飞快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随后,他就凭着超强的耳力,听风辨位,陡地一挥右臂,向身在半空中的雪幽幽射出了一枝离别箭。

    雪幽幽见状,立即将剑尖向前轻轻一点,正好点在了那枝无形的气箭之上。

    只听“啪”地一声大响,那枝离别箭不但没有被击落,反而突然间变化成了五枝,再次齐齐袭向了雪幽幽!

    可雪幽幽似乎对此早有防备,把手中的长剑倏地一抖,霎时舞出五朵剑花,分别截住了那五枝离别箭。

    在一连串的爆响之后,那五枝离别箭已悉数炸裂消散。

    而雪幽幽竟是停也未停,手中的那柄长剑犹如一道匹练一般,径直向寒冰的颈间斩落!

    已睁开双目的寒冰见势不妙,急忙闪身飞退,同时左手一挥,又向身形还未落地的雪幽幽射出了一枝离别箭。

    这一次,雪幽幽选择了避让。

    只见她在空中一个急速旋转,任由那枝离别箭从自己的身侧呼啸而过,而她手中的长剑随着这种急速的旋转,立即带动起一股强劲的气流,向犹在往后飞退的寒冰扫了过去!

    眼看那一剑挟着一缕劲风横扫向自己的腰间,寒冰的整个人突然猛地往后倒了下去,千钧一发之际,堪堪避过了这一腰斩之危。

    可就在这时,雪幽幽的人已经落在了寒冰的身前。

    她手中那把刚刚砍空的长剑,只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圈儿,便又迅疾地向躺倒在地上,应该已是避无可避的寒冰刺去!

    谁知,寒冰并未真的躺倒在雪地上,而只是凭着双膝的力量,让自己的整个身体与地面保持平行。

    看到雪幽幽一剑刺来,他马上双足使力,身体顿时平躺着向后飞退出数尺之遥。

    并且,就在双足点地的一瞬间,他的整个人已借力向上弹起,同时双手连连挥出。

    随着两声不分先后的尖厉箭啸声,又有两枝离别箭齐齐袭向了雪幽幽的前胸!

    雪幽幽当即将正向下疾刺的长剑反手一挑,一招“朝云暮雨”,巧妙地将那两枝离别箭分别拨打到两旁。

    随即,她的身体忽然疾速向前扑出,立时便将那两枝已偏离方向的离别箭甩在了自己的身后,任其再变化出多少枝离别箭,都没有了伤敌的效用。

    而与此同时,雪幽幽的那只左手已经并指为掌,猛地一掌推出,直奔寒冰的面门击去!

    此刻,寒冰的身形刚刚落地,根本来不及再向一旁躲闪。

    无奈之下,他只能暗自一咬牙,勉力将双手向前一推,打算硬接雪幽幽的这一掌。

    然而此时,他的内力正值旧力将竭而新力未生之际,哪里还接得住对方的雷霆一击?!

    就在“呯”地一声闷响之后,寒冰的身体禁不住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双足却仍稳稳地站在那里,纹丝未动。

    可惜的是,他这种强自支撑出的假象,未能骗过雪幽幽的一双利目。

    只听她陡地发出一声清叱,手中长剑如闪电一般地向寒冰的前心疾刺而去!

    此刻,寒冰明显已是无力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柄闪着森冷寒光的长剑刺入自己的身体!

    “叮——”

    锋利的剑尖刚刚刺破外面的一层薄衫,便被什么东西给挡了下来,无法进入得更深。

    但剑尖上所传来的强大内力,还是将寒冰震得向后连退了两步。

    刚站稳身形,他便一个没忍住,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雪幽幽在一怔之后,缓缓地将长剑收了回去。

    胜负已分,她这位盟主大人实是没有再继续向寒冰出手的必要。

    寒冰努力站直了身躯,然后伸手入怀,从中取出了两件物事。

    乍一看到寒冰手中的那两柄十分特殊的短剑,雪幽幽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急声追问道:“你是从何处得到此物的?”

    寒冰急喘了两下,竭力平复胸腹间犹自不停涌动的气血,才开口答道:“洛儿姑娘被凤嫣的毒针所伤,而解药却在独笑穹的手里。”

    雪幽幽的目光中不禁透出一种怀疑之色,沉声问道:“这么说,你救公玉飒容,是为了向独笑穹换取解药?”

    寒冰摇了摇头,“并非完全如此。独笑穹早就把解药给了我,并且洛儿姑娘业已服下解药,暂时脱离了危险。”

    “那她目前在哪里?”

    “在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

    寒冰的唇边隐隐露出一抹狡猾的笑意,“而那个地方只有我知道。”

    雪幽幽闻言,双眼顿时微微一眯,“你要与本座谈条件?”

    “不错!”

    寒冰故意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雪幽幽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本座不明白的是,既然你的手中已经握有洛儿,为何不直接与我谈条件,却非要多此一举,立下这三场的赌约?”

    寒冰不由略带懊丧之意地叹息了一声,随即反问道:“如果我一开始便要求用洛儿姑娘来交换公玉飒容,雪盟主真的会同意吗?”

    雪幽幽沉默了一瞬,终是摇了摇头,“我不会同意。因为洛儿并非忠义盟弟子,身为盟主,我决不能徇私情,用公玉飒容这个忠义盟的大仇人,来交换洛儿的性命。”

    说到这里,她突然微微一顿,又用一种奇怪的语气接着说道:“可即便如此,你也可以用洛儿来与我交换其他的东西。又何必非要采取这种方式,最终还得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呢?”

    “因为洛儿姑娘与我是友非敌,我决不会用她来与雪盟主进行任何交换。即便我知道,雪盟主应该是愿意用自己的一条性命,来换回洛儿姑娘的。”

    寒冰一边语气淡然地说着,一边又将那两柄短剑揣回了自己的怀中。

    雪幽幽看了他一眼,半信半疑地问道:“那你还想与本座谈什么条件?”

    寒冰突然郑重地向她一抱拳道:“方才这一场比试,确是在下输了!故而我的这条命,业已归雪盟主所有。

    只不过,我还需要半天的时间,去处理一些旧日的恩怨。待办完了事情,在下便会回到此地,听凭雪盟主处置!”

    “原来是这样——”

    雪幽幽徐徐地说了一句,却突然顾左右而言他地道,“你的武功本还在我之上。可之前你应是已经负了严重的内伤,故而才会有今日的失手。这一场比试,本座实是胜之不武!”

    “雪盟主此言差矣!是在下目中无人,自以为身手不凡,想与忠义盟赌上一把。却万万没想到,雪盟主不但武艺精湛,剑法更是超群,几招之内,便将我击败。事已至此,在下实是无话可说,只能愿赌服输!”

    说完,寒冰再次向这位忠义盟的盟主重重地一抱拳,表现出一副心悦诚服之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